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3章 再破其二

然后一点面子也不给就挂断了电话。
彭云枫在接受了市纪委两次问话,又重新回到办公室上班了。上次有关他被双规的说法原来只是传闻,估计是有人故意恶意散播来毁他名声。
付先先的性格就是你不让她说,她偏要说,就直接一鼓儿脑地说出了心中的想法,末了,还一脸狡黠地看着夏想:“怎么样,我也有阴险的一面,是不是?”
付先锋愣了一会儿,笑了一声:“你是怕给省里留下不好的印象吧?照我说,范睿恒有时办事不太靠谱,他为人又最没有原则立场,你越软弱,他越欺负你,还不如和他较较真,我也支持你……”
更让众人不解的是,夏市长既没有提及对徐子棋的问题如何处置,又没有就彭云枫两次问话找皮不休讨个说法,而是若无其事地忙起了政府事务,而且一忙就忙得天昏地暗,什么事情都顾不上了。
夏市长连秘书都没有了,在市委大院的人看来,确实有点很丢面子,但夏市长一点也觉得什么,一不找人替代徐子棋,二不提议市委召开问题专门研究徐子棋和彭云枫的问题,似乎是放手不管或是避而不谈的态度,就让不少人都琢磨不透夏市长到底是演的哪一出?
付先锋冲别人拿架子摆姿态,但就是对付先先没有一点办法。
付先先见夏想有点走神,就不高兴了,轻轻推了夏想一把:“你跟我在一起,想别的女人,是不是太过分了?”
金银http://www.hetushu.com茉莉?夏想脑中一下闪现出姐妹花绝美的容颜,以及金茉莉的梨花带雨和银茉莉的冷绝,他心中一阵恍惚:“为什么要回来?”
人生就是赌博,赌桌上,赌的是金钱。官场上,赌的是前程。商场上,赌的是命运。有时候输赢靠运气,有时候则是靠立场,如果站对了队伍,你是庄家,你就输赢通吃了。
但夏想微一沉吟,出乎付先锋的意外,拒绝了他的提议,而是说道:“先谢谢付主任的好心,不过照我说,还是放行了好,毕竟是已经放出风声的事情,不能失信于人,而且为了天泽的发展大计,还是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你能有什么办法,别捣乱了。”话虽如此,但也不得不承认付先先还真是和他心有灵犀一点通,夏想嘿嘿一笑,“先说正事,你找我来,有什么大事?”
付先锋到底是人精,不管他是出于什么角度考虑问题,此时再次压下京天高铁确实是一着妙棋,可以借机向省委施加压力,凸显他在天泽的重要性。
“……”也就是付先先直来直去,还没有替别人办成事情,先讲条件,夏想拿她没办法,就点头,“好,答应你。”
夏想无语,还真被她说中了,他只好打马虎眼:“没有了,我在想彭云枫的问题。徐子棋的问题好解决,彭云枫的就比较麻烦了。”
不过有心人发现,出事之后,皮不休只往夏市长的办公和图书室去了一趟,然后就再也没有露过面,倒是裴一风向夏市长的办公室跑得勤快了不少。不少人都以为此时应该有刘一九出面了,因为刘一九办案最有一套,夏市长又最信任他,不料市局方面,除了裴一风之外,历飞和刘一九都一次也没有露过面,而且还各忙各的……
夏想才不会听付先锋的挑拨离间,他自有自己的分寸,付先锋是想利用他来挑起事端,反过来,他还有利用付家之手的打算。
“谁管他,我只问你我的办法好不好?”
还有好事者将陈海峰和省政府秘书长陈海峰做了对比,两人名字完全一样,秘书长陈海峰是宋省长的亲信,纪委副书记陈海峰有成为夏市长亲信的趋势,倒也有趣。
“也不麻烦,我有一个办法,你要不要听?”付先先眉目含情,嘴角流露出坏坏的笑容。
夏想和付先先见面,不是公事,是付先先非要让他过去一趟,说有事请教他,他也正好有事要和付先先谈——事关他的布局——就欣然来到了跑马县。
付先先今天穿了一条短裤,刚过大腿的短裤紧紧地兜住浑圆的臀部,再加上裸露在外的白皙的大腿肉感十足,粉白致致,不得不说,现今的付先先鲜艳欲滴,完全是任君采摘的成熟风韵。
“你的意思就是可行了?行了,你不用管了,以后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了。我一直没有帮你做成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我帮定了。”付先先半是严m.hetushu.com肃半是认真地说道,说完,又呵呵笑了,“如果我帮你做成这件事情,你是不是也答应我一件事情?”
此次前来没有动用公车,而是让萧伍送他。萧伍送到目的地后,就去县城喝茶了。领导会女人,萧伍自然不会当电灯泡。凤美美最近一直在天泽陪着他,也怀孕了,快当爸爸的他也心情大好,对于目前领导遇到的难题,他根本就不去操心,也知道以他的智商派不上用场。
“夏想,最近省里和天泽的局势,有点风雨飘摇的意思,正好发改委正要讨论通过一批项目的立项,我在想,现在通过京天高铁的立项,是不是不太合适?”
又说了几句,付先锋还算给了夏想面子,答应顺利放行京天高铁的立项,本来付先锋还想多说几句,点一点在美国合作的长远意向,付先先不耐烦了,抢过电话冲付先锋嚷了一句:“我好不容易请动了夏市长,你却打个没完,烦不烦?”
领导不说开打,就基本上没他什么事情,他就袖手旁观好了。
夏想就和付先先拉勾,她的手指白如玉嫩如柳,十分漂亮。
也就是夏想,换了任何一个人,想要采摘付先先,不但会扎着手,还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一般而言,在政府秘书长还暂时没有洗脱嫌疑的情况下,市长在安排工作时,会适当避开政府秘书长,将工作侧重到其他的副秘书长身上,夏市长却不,如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还照样给彭www.hetushu•com云枫安排许多工作,比如让他还是对口联系付氏中药和旅游文化城的工作,似乎一点也不避嫌,就让众人大惑不解。
付先锋和他之间就算有合作,也是互相提防的心思,不过也必须得承认付先锋在投机取巧方面有天赋,眼光很准,时机把握得很巧妙,就连夏想也没有想到要利用京天高铁再做文章,付先锋却立刻想到了。由此可见,付先锋也想他留在天泽。
倒是有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人物,最近和夏市长走动频繁——纪委常务副书记陈海峰。
夏想假装挠头:“这个,这个太不好了,让付主任察觉了,他会生气的。”
“倒是有可取之处……”
陈海峰是刘风声走后在纪委排名大幅前进,成为了第一副书记。谁也没有注意到他和夏市长之间有任何关系,但彭云枫出事后,陈海峰就和夏市长突然走近了,也是怪事。
因此付先锋既想和夏想合作,利用夏想的经济头脑为付家谋取利益,又对夏想以前的所作所为耿耿于怀,打算在时机成熟时过河拆桥。
他留在天泽,对付家有利,付先锋也不想在天泽的努力前功尽弃,夏想一走,付家的利益未必就会受到损害,但肯定不如夏想留下更能保证付家的利益大获丰收。因为在付先锋的视线之内,很少有和夏想一样既有政治手腕,又有经济头脑的市长。
夏想刚和付先先在凉亭中坐下,还没有开口说话,付先锋的电话就无巧不巧打了进来。
http://m•hetushu.com更让人看不明白的是,陈书记似乎也不急着就徐子棋和彭云枫两人的事件表态,天泽市委的一二号人物,围绕着徐子棋和彭云枫的问题,不约而同都选择了沉默,也让整个天泽市委笼罩在一种异常的气氛之中。
萧伍有一点好,不怎么在外面找女人。不是不想,是不敢,凤美美太厉害,嗅觉太灵敏,萧伍有一次被一个酒巴女抱了一下,回家就被凤美美闻到了香水味儿,很是数落了萧伍几句。萧伍以后就老实多了,他就一心扑在夏想身上,以为领导服务为荣,以开小差找女人为耻,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付先先开心地笑了,伸出手指:“拉勾!”
因此夏想对萧伍是百分之百放心,女人一少,萧伍的世界就清净了许多。
有趣没趣,夏想不理会外界的猜疑,他现在人在付氏中药,正和付先先见面的时候,就接到了付先锋的电话。
“好了,就说说我今天请动夏市长大驾光临的原因……”付先先一脸神秘,忽然又压低了声音——凉亭周围几百米内都没有人,根本就无人偷听,她就是故弄玄虚——小声地说道,“陈茉陈莉想回国了,托我问问你,你能不能帮帮她们?”
关于下一步利用美国的次信贷危机席卷利润一事,夏想还没有来得及和连若菡具体讨论,突然就出现了彭云枫和徐子棋事件,就让他分了心。不过想想再忙也不能误了大事,就决定从跑马县回去,直接转道去花海原和连若菡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