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67章 急转直下的最后一局

“我给彭秘书长送了一方砚台,结果被人举报说付氏中药行贿,还说砚台是古砚,价值连城。我呸,我花了1000元买的易砚,还价值连城了?付先锋,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被天泽市纪委叫去协助调查了,我是犯罪嫌疑人了,你的妹妹要被抓走了。”付先先一股儿脑说了出来,也不讲究什么说话技巧,反正是想到说到,能让付先锋听明白就行了。
秘书假装没听见,赶紧关门走人。
范睿恒立刻关切地问:“小时遇到什么事情了?”
夏想的心一下就落到了实处,范睿恒的话透露出两层意思,一是中青班的人选已经尘埃落定,他已经被排除在外了,二是范睿恒有求于他,又提及了以前的交情……他就顺水推舟,既客气地对范书记的鼓励表示了感谢,又接过了范书记的话,说道:“范铮国庆节结婚?前几天通电话时还说,结婚时要是我送他礼物,他就当我是外人……想一想,和范铮认识五六年了,五六年的朋友真真正正算是老朋友了。”
梅升平和王鹏飞以为会议开完了,正要听取范书记的总结性发言,不料马霄突然抛出了临时议题,剑锋直指天泽市纪委书记皮不休!
付先锋听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他的脸色由青转黑,胸中怒火冲天,一个小小的天泽市纪委也敢栽赃陷害付氏中药——他不管付先先有没有送给彭云枫礼物,也不管到底送了多少钱的礼物,他要的就是以付家的名头,付氏中药http://www.hetushu.com在天泽,除了夏想之外,别人谁也不能碰上一根手指!
付先锋没办法,放下文件:“又怎么了,先先,你好好地发什么火?”
形势,急转直下。
接到范睿恒来电的一刻起,夏想清楚,局势要急转直下了,要进入最后一局了。
“我知道了!”付先锋怒气冲冲地说了一声,也不等付先先再说什么,扔了电话。他沉思片刻,心里尽管也清楚应该是夏想的一个局,但联想到夏想最近的处境,他就知道是夏想的反击之道。
“文化城刚上马的时候,政府秘书长彭云枫同志跑前跑后,为文化城牵线搭桥,做了许多事情。小时出于礼貌,送了云枫一副字画,现在云枫被纪委采取了措施,说是贪污受贿。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事情还牵涉到了小时,问她,她还不说,要不是范书记打来电话,我正要去文化城面见小时,问个清楚。”
本来在马霄的名单中,夏想排在第一位,他临时取消了夏想的名字,补上了朱睿乐。以上五人,三个正厅,两个副厅,而朱睿乐是五人之中唯一的一个副职副厅。
“夏想,天泽的工作开展得不错,要继续保持和发扬下去,不要骄傲自大。”范睿恒一锤定音,等于是为争执不下的中青班人选问题下了定论,“我刚刚和朝度一起说话,还说到了你,记得刚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现在一转眼也成了市长了,时间过得真快和*图*书。”
他左思右想一番,拿起了电话……
“范书记,您好。”省委书记亲自来电,对任何一个市长来说都是一种荣耀,夏想的口气必恭必敬,而且还透露出一股子亲热。
付先锋不怪夏想,怪只怪跟猪一样蠢的皮不休!
郎市的局势,也基本上尘埃落定了,不出意料的话,安兴义恢复名声,邵丁被党内警告处分,他的辞职申请暂时不被批准。
必须说,夏想的演技,现在已经到了不着痕迹的地步了。他最近一下打压夏想,夏想的语气还透露出和以前一样的亲切,范睿恒一下就想起了以前和夏想亲密接触的时光,不知何故,心中柔软的地方,微微触动了一下。
在场几位一下就明白了过来,宋省长哪里是提名陈洁雯,分明是暗示组织部不要再提名夏想。而范书记的积极回应,也是透露了一个关键的信息,省委书记和省长已经暗中达成了一致。
严小时的旅游文化城有范铮的股份,范睿恒心里有数,他对严小时支持有限,是为了维持他的公正廉明的形象,但不表明别人就可以随意欺负严小时!彭云枫的问题他也知道一点,原本没有放在心上,现在倒好,居然牵涉到了严小时!
……
“我知道了。”范睿恒只沉闷地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心中蓦然升腾起一股怒火。
……
省里的局势,已经有了明朗化的趋势。
夏想随即就将话题跳跃到了严小时身上:“到时送范铮的结婚礼物,我和小时商m.hetushu•com量着来。说到小时,她的文化旅游城大获成功,效益之好,远远超过了当初的预期,不过小时来到天泽,有事情却不和我说,就有点见外了。”
马霄一头雾水,范书记突然就转变了主意,明显是要将夏想排除在外了,难道先前的暗示又作废了,真是让人伤脑筋。不领会领导意图不行,但领导意图变化太快了,怎么领会?
杜明是省委副秘书长,本不对口服务范睿恒,但杜明为人机灵,对范睿恒的心思揣摩得十分到位,范睿恒但凡有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会安排他具体负责。
第二天下午,省委书记办公会再次召开,讨论中青班人选问题。
但天泽市,还在进行着最后的较量,似乎还在胶着,不分上下,不,明显是夏想占了上风。也就在此时,省委书记的电话意外地打到了夏想的办公室。
经过热烈的讨论,最后书记办公会一致通过了决议,李丁山、王肖敏和朱睿乐上报到中组部,成为新一届中青班学员。
“我不发火,我都快被人骑到头上了,你说我怎么能不发火?”付先先快语如珠,给付先锋带来了莫名的威压。也是怪了,付先锋甚至不怕付老爷子,但最奈何不了对他没有一点好脸色的付先先。
京城,发改委办公室,付先锋正在埋头批阅文件,电话响了。他正看得投入,懒得去接。只要铃响五声他不接起,外面的秘书就会接了。
让马霄没想到的是,宋朝度及时替他解了围,宋朝度插话说道和-图-书:“我提供两个人选,供同志们参考,一个是郎市副市长朱睿乐。朱睿乐同志今年39年,正是年富力强的年龄,在郎市的口碑也不错。另一个是天泽市委书记陈洁雯……”
至此,围绕着夏想是去是留的中青班人选名单问题,尘埃落定,夏想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梅升平和王鹏飞面面相觑,不明白范书记怎么一上来就火气冲天,听他的话里所指,贫穷落后的地市,除了章程市和天泽市,还能有哪一个?
范睿恒也不解释,随即转入了正题,也不讲究转承起合,上来就说:“年轻的同志应该发扬一下风格,因为年轻,他们以后的机会还很多,所以不急于非要上这一期中青班……马霄同志,说说组织部的意见。”
“洁雯同志年纪偏大了,不符合中青班的年龄要求,就算了。”范睿恒淡淡地摆了摆手。
一开会,范睿恒就先说了几句题外话,指出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有些地市落后而保守,对外来的投资商有成见,对当前经济发展的严峻形势视而不见,一味地盯住一些不起眼的小事来放大,来满足个人的权欲,这种不正之风一定要刹住,否则落后的地区,永远摘不掉穷帽子。
王鹏飞愣了一愣,好一个绝地大反击,直接越过夏想又推出了陈洁雯,跳跃太快了!平心而论,陈洁雯各方面条件都适合,但问题是,陈洁雯年龄偏大,她上了中青班,毕业后难道要提副省长?资历不够。但不提副省长,让她去人大、政协的和*图*书话,还用上中青班?宋省长是讽刺还是故意虚晃一枪,陈洁雯可不能算是青年了。
梅升平在燕省多年了,一向认为燕省的事情都瞒不过他的眼睛,这一次他算是真正的震惊了。他也猜到夏想肯定在暗中运作了什么,但没有想到事情发展之快,不但远超了他的预期,还有了惊人的转变——政治上的事情,还真是风云变化,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妄下结论。
付先锋一看秘书的表情就知道是重要电话,伸手拿起电话,刚“喂”了一声,里面就传来了付先先的充满怒气的声音:“付先锋,你敢不接我电话,我恨你!”
范睿恒“啪”地一拍桌子,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杜明,来我办公室一趟。”
“到底怎么了,说清楚一点。”
五声过后,秘书接了电话。片刻之后,秘书敲门进来:“付主任,电话。”
范睿恒呵呵一笑:“小夏,你可别给他犯错误的机会,心意到了就行了。”
马霄此时再不能领会领导意图的话,就可以辞职回家了,他就立刻报上了组织部的名单:“水恒市委书记李丁山、单城市委书记王肖敏、下马区委书记江天、牛城市长高海、郎市副市长朱睿乐,以上五位同志经组织部认真考核,符合中组部要求。”
范睿恒微微感慨,官场中人,人人都要会演戏。古人怎么演,现在的官员不知道,但现今有了电视,从县委书记到省委书记,全部精通演戏精髓。不管是口头讲话还是肢体语言,都要讲究高超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