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097章 身份

等一下!?!莫问天的眼睛是越瞪越大了,他突然之间也不口吃了,直接都跳起来了:“难道说,这个徐云就是徐宸的儿子?!”
就在这说话的时候,莫问天还掏出一根银针,一切都在默不作声中给自己手背上的某个穴位来了一下,他知道这个穴位有清除紧张感的作用。但不管这针灸是否有效,还是这心理上起了一定作用,他这口吃比刚才算是好多了。
“我已经让人用银针封住了他全身一百零八处重要穴位。”左冷月道:“施针者也是针灸高手,但是和你还差一点,她没有办法用针灸术解决他体内的厌戾之气。所以我需要你出面帮我。如果你不帮我,这个孩子就没救了。”
左冷月无奈的摇了摇头:“可是随着岁月的增加,一个人身边的事情会越来越多,没有多少人能做到像你一样抛弃世俗一切,隐居于世,过着潇洒简单快乐的生活……我们都是被生活枷锁控制的人。”
“是因为心魔爆发而迫使自己使用精神力去压制,导致了身体经脉的彻底错乱。”左冷月道。
可莫问天一句话就hetushu.com给拒了,他肯定不离开这地方,若是想要扎针,那就来。而且,还要在他住的这死亡谷附近一个叫米噶工的小镇上,建一个学校,给这镇上的孩子请几个老师!
只有答应了这条件,他才会出手。就因为他去这个小镇上采购的时候,听到几个孩子说出了对求识的向往,所以他才有了这个条件。原本新北会以为凭借自己的钱势能让莫问天破规矩,可莫问天直接一句话给退了,并且告诉他们,若是觉得不爽,随时来这谷里找他,前提是不怕被雷劈死的情况下。
左冷月点点头:“没错,就是徐宸和那个女人的孩子。”
徐云?莫问天一怔,怎么听着有点熟悉啊。
“看来现在大家的想法都一样,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就不会轻易的走动看一看老朋友了。”左冷月微微一笑:“呼,这一晃都二十年了,你看起来还是没多大变化啊,怎么,是不是扎针能美容养颜呢?”
“可是,如果你就这样帮我的话,是不是会坏了你的规矩。”左冷月道。
而就这么一尊难请的大www•hetushu.com神,今天左冷月两句话就直接搞定了。女帝不愧是女帝啊,这面子,当真是没话说。
这那棱格勒峡谷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有死亡谷之称,莫问天能在里面住了那么久都没有出事,也显然被人们传的神话了一些。以至于即便是新北会,也不干贸然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为什么?!”莫问天无法理解,真的无法理解,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徐宸到底是有什么魔力!都进了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那么多年,还能影响着左冷月的一举一动。
最终,新北会在米噶工小镇上建了一所学校,还高价请来了老师,签订了教书多少年的合同。最后龚康也住在这个小镇上,莫问天才前来给他针灸,调息了他那已经入魔的絮乱经脉,也保住了他一身本领没有废掉。
“他是什么人?”莫问天很好奇,什么人能让左冷月如此上心,奔袭那么远来找他,抹开这个面子。
凌风和欧南都伸了个懒腰,既然说定了,那就准备走吧,虽然他们开车已经很累了,但是时间不等人啊,这必须马上和-图-书往回赶,才能把徐云的事情解决。
凌风和欧南是真不理解啊,为什么女帝要告诉莫问天徐云的身份呢?!也不想想,这莫问天当时对徐宸是多么的恨之入骨呢,现在把徐云的身份告诉莫问天,这不是要徐云的命吗?
“你……还没说,你怎么会……来找我呢?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莫问天尽可能的压制自己激动的情绪,可是面对左冷月,他永远都会有那么一丝紧张的情愫,这是谁也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若是真能给舌头扎两针就好,他早就扎了。
莫问天一怔,他多么想说他也希望被生活枷锁控制啊,只是他得不到自己的幸福,所以才选择隐居于世,这清闲的日子看似潇洒,可真正的简单快乐却又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大部分人的人生都有遗憾,这点谁都无法弥补,世界那么大,遗憾又怎么可能不存在呢?只是这些遗憾,就算想尽一切办法也是无法弥补的。遗憾就是遗憾,错过的,无法弥补的,那才叫遗憾。
听到莫问天答应那么痛快,凌风和欧南都相当惊讶,莫问天虽然隐居于此,但hetushu.com是他的传说也没少流传,就前一阵子,那新北会的老大龚康,练功走火入魔经脉絮乱,需要有人针灸顺理,新北会那么有财势,自然而然就想到请莫问天出诊。
顿了一下,左冷月继续道:“我听说了,若是想要让你出手帮忙救人,那就必须答应你,帮你做一件事情。我说的没错吧?”
“你要救的人……是什……什么情况?”莫问天对左冷月的事情还是很上心的。
这个该死的家伙……莫问天这么多年来的休养生息,在这一刹那还是有些要绷不住了!
“我的确是有事情才来找你。”左冷月淡淡开口道:“只是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会不会把我这个老朋友当朋友呢。如果觉得我有什么冒昧的地方,你就按照你自己的规矩来。”
莫问天一瞪眼:“这……这也是大问题啊,如果没有及时的……措施,那就算我去……去了也没有任何意义啊。”
“徐云。”左冷月淡淡道,她知道莫问天会问,而且他也没打算瞒着他。
莫问天挺惊讶的,能找到人用银针封穴,这已经很不简单了,的确,这却是给他争取了和*图*书时间,如果银针封穴没有出现问题,那只要时间来得及,他还真能让这人起死回生。
龚康事后简直对莫问天是膜拜感激啊!
莫问天觉得心口窝一阵沉闷,凭什么!凭什么他徐宸的儿子要他来救啊!要知道二十年前他是多么的痛恨徐宸啊。而且,更让他莫问天无法理解的是,这个小子还是徐宸和其他女人的孩子,现在左冷月居然会为了这个小子来求他?
莫问天拍着胸口道:“我自己定下的规……规矩!我……我说怎么样,那就……就是怎么样!没有坏不坏规矩这一说……说法!我的规矩,我……自己做主!”
“你要让我帮忙救人?”莫问天一怔,“冷月……你让我帮忙……我肯定会帮……千……千万不要说那么见外的话。不……不管时间过去多久……我都会把你当作朋……朋友的,真的。”
“稍微……有……有那么一点功效。”莫问天淡淡的笑了笑,他不知道左冷月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却又觉得是说给他听的:“是啊,其实……老朋……朋友之间,没什么事情,也应该互相走动走动了,哈哈哈……岁月过的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