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098章 威胁

“去开车,我一分钟都不想呆在这个地方。”左冷月冷冷的对欧南道了一句。
但是,这徐宸和左冷月之间的事情,那就是他莫问天这辈子最在意最痛苦的事情啊!
可他莫问天就是降不住啊!除了徐宸那混蛋东西能降服,这世界上恐怕就真没第二个男人能降服。
自己一辈子都默默付出了,什么都没得到他也不在乎,可为什么徐宸就能让左冷月心甘情愿为了他付出呢?他到底有什么地方,就如此吸引左冷月呢,这是莫问天这辈子都摆脱不了的问题了吗?
左冷月点点头:“我当然知道,如果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些,也不会来这里找你。但是,我的脾气你也清楚,如果你不救,我也不会强求你。我左冷月从来都相信天无绝人之路,你应该了解我。”
碍于自己和左冷月之间,莫问天真的是需要时间好好想一想。
莫问天这心里那纠结啊,真的是再一次让他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徐宸啊徐宸,你一个困在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最底层的家伙,居然还能让左冷月在外面帮你照顾你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这简直实在是太没有天理了!
和_图_书问天恨不得给自己脑袋两巴掌,让自己清醒清醒:“我去!我去!谁说我不去了!可你是不是也给我几分钟考虑一下我都需要带上什么东西呐?哎呀……你真是我的亲姑奶奶……我服了,我心服口服,我甘拜下风,你就给我几分钟收拾一下东西吧,毕竟我都那么多年没出去过了。”
“冷月……”莫问天的紧张感消失之后,口齿清晰多了:“你会不远千里赶到这里,那就说明自己心里很清楚,这个世界上,能救他的人只有我。银针封穴若不能完美除针会给人带来更为巨大的伤害,你说有人能做到银针封穴,我已经很不可思议了,但我敢保证,施针的人绝对做不到完美解封。”
“冷月,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考虑?!这事情是不是也让我过去我心里的那个坎儿呢?”莫问天现在心里有多么的挣扎,恐怕也就只有他自己才能知道啊。
就在莫问天沉浸在自己的自问自答中时,左冷月淡淡的扔下一句话:“算了,我还是另请高明吧。”
欧南哪敢忤逆女帝的意思,马上点头向停车的方向走去。
“这还需要原因吗?”左冷www.hetushu.com月皱了皱眉头:“而且,我能给你的原因,你自己应该也清楚,就不必我多说了吧?我只要你一句话,你到底是救还是不救。你最后也给我一个痛快的答案,我没那么多时间等你。”
“我怎么可能威胁你!”莫问天急道:“你的事情我又怎么会用其他事情作交换!但问题这个人是徐宸的儿子!我……我……我和徐宸之间,别人不清楚,你最清楚了!”
“你和徐宸之间有什么?”左冷月道:“他是抢了你的东西,还是偷了你的什么?还是说他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了?莫问天,徐宸这一辈子都光明磊落,敢自负的说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任何人的事情,这话,我今天也跟你说一遍。”
以左冷月这脾气,还真的是绝对不可能求人,这次拿下面子来找他,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现在他若是不给左冷月这个面子,俩人之间的关系恐怕也就算彻底决裂了吧?
莫问天沉默的低下头去,他很懊恼,非常的懊恼,可是他又无言以对!
“我和徐宸之间的事情,是我自己心甘情愿,徐宸也从未强迫过我做任何事情。”左冷月http://www•hetushu•com道:“我爱他,是我自己的情感,无需得到你的理解。就算他是有妇之人那又如何,我不管他对我的利用成分多还是感情成分多,但我相信,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是真心诚意的在对我,这就足够了。莫问天,感情的事情不可以强求,任何人都不可以。”
扔下这句话之后,左冷月就大步向院外走去,凌风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拦不住女帝了,只能跟在身后。
莫问天还真的是被将了一军,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确,徐宸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
“给你三分钟,准备好你的银针,过时不候。”左冷月虽然声音冷淡,但脸上还是露出了一抹胜利的笑容,她知道徐云那臭小子这下算是有救了:“莫问天,我可不想欠你的人情,你最好快点想好需要我帮你做什么事情。”
莫问天一下就毛了!唉,这都二十多年过去了,怎么她左冷月还是这小姑娘的脾气呢?!说翻脸就翻脸,什么事情只要是她吭一声,那也要必须去办,唉,这脾气啊……
但偏偏左冷月又不给他这个时间,他也知道银针封穴需要三天之内必须解除,不然这人就废了。和_图_书可这个小子毕竟是徐宸的种啊!他为什么要救徐宸的种……完全没有理由能说服自己啊。
“我说过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浪费。”左冷月淡淡道:“我也说过,我这个人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在你这里得不到答案的话,我当然会去寻找新的解决方法。不然呢?一棵树上吊死啊?”
左冷月说话一向都不喜欢开玩笑的,一个字那就是一个钉子,谁说话都不好使,这就是绝对上的原则。眼看着左冷月转身就要离开,连凌风和欧南的心里都跟着着急了!
莫问天皱了皱眉头:“可现在这就是一条绝人之路,除了我,没有任何人能帮你。”
莫问天一言不发的坐下,他在想,在想自己到底是救还是不救。救,他自己心里觉得别扭,可左冷月说的对,是他自己的嫉妒心作怪,徐宸根本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而若是不救,那他在左冷月眼中恐怕是直接就给列入黑名单了吧?
莫问天当即不再说话,迅速的准备他那视为珍宝的小箱子去了。上了车他才知道要去琴岛,这将近三千公里的路程呢,肯定要给他颠簸个一天一夜了啊。
左冷月回头就瞪了一眼:“你这张乌鸦嘴以后是和图书不是不想说话了?还不如舌头大点的时候讨人喜欢。”
“甭管什么事情,那你等我先把人给救活了。”莫问天无奈的摇着头去准备自己的银针:“要是一定要我现在说,那我只能说,万一我救不活,你别让我去陪葬就行,我可是跟这小子他爹一个辈份的人呢……”
“那也要看你帮不帮,你帮我,这路就不是绝路。你不帮我,那我也只能听天由命,另求高明。但我左冷月不会让任何人用任何事情约束我的。”左冷月淡淡道:“如果你觉得我能帮你做什么事情,你才肯帮我,那就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但我有个前提,先警告你,我很讨厌别人威胁我。”
奔袭了三千公里的路程啊!来到这里不就是要把这救命的人给带回去吗?如果就这样走了,实在是有些功亏一篑的意思啊!
莫问天就在眼前,左冷月难不成真的说放弃就放弃了?
“不管你是否承认,我都想说,如果你不救人,只能是你的嫉妒心在作怪,是你不能正视你自己。而非我们不能正视我们。”左冷月呼了一声:“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我也明白你为什么会觉得难过。可很多事情都是随缘,你强求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