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099章 救星来了

随着距离琴岛越来越近,左冷月原本安静的内心竟然开始变得越来越紧张,她显然有些害怕,害怕莫问天是否真的可以顺利解决这一切。毕竟徐云这可是非常特殊的情况啊。
所以,在这三千公里的路途中,莫问天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他决定他解决了这件事情之后,就要周游全国,看看现在的这个世界到底变成了什么,看看现在的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的丰富多彩。
“你是要给我上历史课呢?”左冷月是真无语,莫问天这人什么都好,就是不会聊天:“是不是再给我讲讲人类这姓的来历呢?”
什么事情都懂一些的人,永远做不到专业!只有这种能为一件事情而痴迷的人,才能做到专业!
如果莫问天无法搞定,那她岂不是就亲手葬送了徐云吗?想到这里,左冷月不由的冒出一股冷汗,她还从未如此的紧张过呢。而现在为了徐云的生命,她竟然紧张的手心里都急出了细汗。
莫问天哇一声差点在车里蹦起来,他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左冷月:“白小叶?!她不是你和徐宸的女儿吗hetushu.com?难道……你……你还……”
“我怀她的时候她父亲的位置上就是个空白,她姓白不可以吗?有谁规定儿女就一定要跟着父母姓了?为什么不可以改?”左冷月又不爽的瞪了莫问天一眼,这个家伙也实在是太无聊了吧。怎么那么多好奇呢!
“现在历史还分等级?兰翔技校是什么?”隐居多年的莫问天当然不知道这大名鼎鼎的兰翔啊。
虽然他在那附近的小镇里也接触了一些现在的社会,但毕竟那种偏远的地方和东南沿海的大城市无法相提并论。社会的一切变化让莫问天的心里也产生了巨大的变化,突然的某一个瞬间,他还真的有种不想回去的念头了呢。
左冷月也没多想,点点头:“对,我女儿。不过她叫白小叶,你少给我女儿乱起名字。”
这家伙……真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啊!左冷月直接扭头不再开口理会他,但凌风和欧南是抓着这一点又给莫问天一顿忽悠。
“莫问天,你有没有想过换一种生活方式呢?”左冷月对这些历史可没http://www.hetushu•com什么兴趣,直接打断了莫问天的话:“有没有想过不再回来这个地方呢?”
听着莫问天在后面涛涛大论,就连凌风和欧南都无语了……没想到这家伙说话一旦不口吃了,就直接变成一个大话痨了,而且还真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呢,啥都懂啊,什么都能扯上话来。
莫问天被左冷月一句话训的也不敢再吭声了,试探地问道:“那……这个,为什么是白呢?”
当然,这个决定他没有乱说,生怕前面的两个家伙会笑话他,他要在顺利解决了这件事情之后,把自己的这个伟大想法告诉左冷月。
等左冷月挂了电话之后,莫问天脸色并不是特别好看的淡淡问了一句:“你女儿?徐……小叶?”
“原来是这样啊……”莫问天听了这话反而有点赞同呢:“是啊,有那么一个不靠谱的父亲,就不应该让她知道,姓白好,姓白好啊!”
返回琴岛的路上,多了一个莫问天,一路上还真不缺欢声笑语,莫问天对现在社会的好奇感相当强烈,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竟然隐www.hetushu.com居了这么多年没离开那个山谷。现在的世界跟二十多年前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不回来?”莫问天一怔:“不回来,那……那我去哪儿啊?”
“莫问天,我说你是不是没话找话呢?”左冷月哼了一声:“若是嘴巴闲不住那就说说你自己的事情吧。我女儿姓徐也好,你也管不了。”
这历史研究的那么透彻,不扔到燕京大学或者华清大学里面当个历史系的教授都可惜了呢。
知道被调侃了,莫问天也不回应前面这俩家伙了,他自己沉默了一会儿,问左冷月:“我是真可能去教历史吗?”
“别听他们俩给你胡说八道的。”左冷月知道前面俩人也没憋什么好话:“没那什么等级之分。”
莫问天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和社会脱轨了,这么多年来,他在针灸上有了更高的见解,可却落后了社会如此多啊。怪不得有人说,往往个别领域上的天才,在其他更多的领域里面是白痴。
左冷月是无语了:“你俩还能不能有点正经的啊?别跟我这胡说八道的,我说正事儿呢。”
“莫问天,你是不是和图书想死了?”左冷月沉着脸道,“别以为我现在有需于你,你就能在我面前胡说八道!”
欧南开着车都差点笑出声来,凌风也跟着打趣道:“是啊是啊,您这么好的历史,就应该去兰翔技校,教历史,绝对给一个个学生都教到历史八级呢!”
“你还别说,我还真有一定的研究呢。”莫问天道:“早在上古时代的原始氏族,人就有姓了。当时社会氏族以母系为中心,帝王都以女旁为姓,比如神农姓姜,黄帝姓姬,虞舜姓姚……后来就五花八门的多了,有的以祖先的族号为姓,比如尧的一些子孙后代便姓唐,还有夏殷周等姓也大致如上得来,也有跟着王位姓的,周朝有文王、武王,然后就有了姓文和姓武的……然后……”
琴岛的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左冷月的消息,当莫问天上车的那一刻,左冷月就拨通了女儿的电话:“小叶,再给妈妈二十四个小时,我就把能救徐云的人给你们带回去,让大家都放心好了。”
莫问天尴尬的笑了笑:“我知道,这姓和血缘没有关系,就是一种社会传承。开始母系社会的时候,和-图-书孩子估计都跟着母亲姓名。后来生产工具得到改良,男人的作用越来越大,家庭开始以男人为主,就变成父系社会,所以跟着父亲姓了……”
欧南可不想放弃这调侃的机会:“怎么不分呢,分!不过现在还是别上兰翔了,你没听说一个事情嘛,一个帅小伙,去兰翔学挖掘机啊,一口气学到专业八级呐,这可比外语的专八都难!但是,当他学业有成的时候,女盆友竟然跟一个在新西方学厨师的跑咯。”
凌风和欧南交替开车赶路,一路上给莫问天留下了不少的遗憾,因为很多路过的地方,看到的东西,他都想要知道是什么,近距离的看一看,问一问。
左冷月耸了耸肩膀:“你能去的地方太多了。我推荐你到大学做个代课教授,就教历史,你绝对比任何历史老师都强。过不几年,社会上就会有你的传说了,历史知识哪家强?总不能昆仑山上找你莫问天吧。”
这个电话对大家的鼓舞可想而知,虞美人没有白白付出,她所做的一切都得到了肯定,是有意义的。所有人都期待着高人的到来,让徐云重新变成那个活蹦乱跳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