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04章 谜团

虞美人这一拳砸在文枭胸口,文枭咳的一声猛然惊醒!就他这反应,显然不是伪装的,而是真的犹如熟睡中被人唤醒了。
昨天的钻研和几个神秘朋友的通话之后,莫问天几乎一夜都没有睡觉,他满脑子里都只是在考虑一个问题,考虑文枭的情况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才能够解决。而且这一夜的时间并没有浪费,清晨的阳光才刚刚透过窗帘映入房间,莫问天就迫不急的站起身来。
只是昨天那似有似无的梦境都是两人的难言之隐,的确是没有办法向陈巍报告这不靠谱的事情啊。
所有人都怔了一下,都能在文枭的反应上看出来,这肯定不是演技。
左冷月皱了皱眉头,她了解莫问天是一个不喜欢随便开玩笑的人,他这么说,必然是有什么情况:“怎么了,到底什么情况,给我说一下。”
“昨天谁来过。”莫问天相信自己的针不可能失效,拔针的人绝对不是文枭,而文枭一脸茫然的看着莫问天,显然不知道莫问天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根本就记不得之前发生过什么,完全就没一丁点的印象。
“昨天不是你们都来过吗?”文枭道。
两个http://www.hetushu.com人低着头,什么也不敢说,至于他们脑海里隐隐约约的记着的事情,也不敢开口乱说。好在病房里一切都没什么异常的,文枭还在熟睡中,也让两人的心里多多少少都能松一口气。
“陈局,我们知道错了,以后一定认真工作,紧记我们的职责。”两个人低头道,两人依稀记得昨天晚上出现一个人,可之后的事情又都一点印象都没有,就像是做了一个梦,怎么也想不起来后半段呢。
众人显然是被莫问天这毫无头绪的一句话给说懵了,全部都傻眼的看着莫问天。而病床上的文枭仍然纹丝未动,根本没有清醒的迹象啊?
“陈叔,他们可能是真的太累了,能理解的,您就别责怪他们了。”徐云笑呵呵的上前打圆场道:“本来这事儿应该我们负责的,还麻烦您。”
其实这两人心里也委屈啊,他们还是挺敬业的,就算是累了,也是相互的小息一下,谁知道两人昨天就都睡着了呢?
莫问天冷笑一声:“我的针是什么效果,是什么反应,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扎他能让他睡,拔出来就能让和-图-书他醒,而现在这情况,呵呵……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清楚了吧?如果不是他在装昏睡,那就是昨天晚上有人来过,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我莫问天敢肯定的,就不可能有错。”
徐云和其他人这时候可没吃饭的心思,迅速的带莫问天赶往医院。众人下车直奔病房,来到的时候就看到,陈巍正在病房门口用低沉的声音训斥着两个昨天晚上的年轻刑警。
陈巍道:“你小子就别帮着他们说话了,我这是为他们好。还有,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定论之前,我有权力负责这个人的监控。如果你那边上面要接手处理这件事情,那也要给我一个红头文件我才能放人,我可不会仅仅因为你就把这个人放了啊,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徐云,要按照规章做事情啊。”
莫问天看到文枭的反应,知道他的确没有必要骗他,但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呢?
“文枭!”一向都温文尔雅的虞美人突然上前狠狠的捶了文枭一拳:“那么多人为了你忙着!如果你还要伪装不配合的话,那你还对得起谁!?”
莫问天也没客气,点名了说想要吃茶叶和*图*书蛋,想要喝甜沫。这些东西虽然都很简单,但却似乎是他隐居在那秘谷之内完全吃不到的东西吧。虽然说随着新尚早餐的不断推出,对传统早餐市场有了不小的冲击,但琴岛还是有几家相当不错的早餐店里把甜沫做的特别地道,而且这玩意儿恐怕也就琴岛的早上能喝到最热乎最正宗的吧。
“有没有来过人,问问门外那两个就好了。”白小叶道。
徐云皱了皱眉头,他走到文枭旁边,他不可能跟他装吧?
“没有人来过啊。”文枭也相当肯定道。
莫问天走进病房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要给文枭拔针,然而他的手指刚触碰到银针的刹那,就皱起眉头!他自己扎的针他自己很清楚,这针好像有人动过!绝对有人动过!难道说文枭没有受到这穴位控制?还是说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其他人来过?
他需要去医院判断一件事情,确定文枭的一点状况之后,他基本就可以判断出文枭到底还有没有的救。已经有了最终断定方法的莫问天真的坐不住了,而一早就被他叫醒的众人也很诧异,这人的反应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吧。
“那你的针为什么被动了?和_图_书我告诉你,这根针一旦被动,你就会醒来,这是不争的事实,我可以拿在场的每一个人做实验!”莫问天道:“你醒来一定会看到谁来过!”
“别装了,如果你醒着的话,那就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吧。”莫问天皱眉道,他并没有拔出文枭耳根后的那根银针。
“让你们来这里是让你们睡觉的吗?”陈巍瞪眼道:“以后若是要睡觉,那就滚回家里去睡!以后都不用来上班了!不管任何时候,你们都要记得你们的职业,记得你们的职责,我们是什么?是警察,是人民的公仆,任何时候都不能偷奸耍滑!”
文枭瞪大眼睛看着身边的人,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你们是……要做什么?”
莫问天或许不是一个容易接触的人,也或许并不是一个有着父母之心的医者,但他却绝对是一个医痴,倘若文枭的情况没有那么复杂,他恐怕真的不会如此上心。
“不用问了。”徐云摇摇头:“如果他们见过来人,一定会汇报的。而他们没汇报,说明他们没见过。刚才陈局再教训他们,他们后半夜睡着了,如果有人来,那也一定是后半夜来的。”和*图*书
“我骗你做什么?我有病吗,我说没人来过,那就是没有人来过。”文枭也有点无语:“这还有什么好骗人的吗?”
“有人来过。”面对左冷月的问题,莫问天毫不犹豫道,他又看了一眼文枭,这家伙应该不是装昏睡呢吧?好,让你装,这银针拔下的反应就能断定,莫问天直接拔下银针,而文枭仍然毫无反应。
徐云点点头:“我懂。”
“那你们进去吧,刚才我进去看了一下,他还在里面睡着呢。”陈巍道:“你也抓点紧让你上面的人处理一下,不然我可是要一直盯着了啊。”
因为莫问天的急切,众人连早饭也来不及吃,看到徐云也很激动的样子,阮清霜便让大家去医院,她则是带着果果和仇妍先去买一些简单的早餐给众人送去。
徐云点点头,陈巍摆手示意他们快进去,他现在怕是还要给这两个年轻人训训话,让两个人不要那么早就陷入玩忽职守的险境之中。陈巍的威信在短时间内早已经建立,所以下面人对他还是非常尊敬的,认真的听着他的苦口婆心。
莫问天一怔:“如果你还想要我救你,那你最好跟我实话实说,在我们离开之后,谁又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