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05章 意外的惊扰

还有一件事情让左冷月有些不明白,既然是半夜偷偷造访,那自然有他自己的目的,可文枭又没有任何看起来不对劲儿的地方,是朋友?不是敌人?那为何还要让文枭忘记发生过什么?为什么要避开他们?
监控视频让林歌和陈巍都很不解,就在深夜一点的时候,两个病房门口的年轻刑警还有说有笑,但监控画面突然就变成了雪花,没有了影像,等到一两分钟之后,监控画面恢复了正常,而两个年轻刑警就睡着在了病房门口。
“还有没有办法。”左冷月可不想揣测,不管怎么样,快点给个答案出来也好,省的心里着急。反正文枭到底能不能有救,对她来说结果都无所谓,她只是不想徐云失望而已,其他都无所谓。
陈巍听的明白林歌的意思,也马上明白了在这两个年轻刑警睡着的时候,医院里面恐怕是发生了什么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想到事情有可能很糟糕,陈巍当然坐不住了,马上带林歌去找医院方面的负责人要求提供昨天晚上的监控视频。
莫问天苦笑一声:“他若想恢复静脉实力,我是没有那个实力,他的情况是属于过度依m•hetushu•com赖心魔之力,导致与心魔之力消失而无法蓄力。若是想要恢复,只能用一块兮希霍亚族人长期佩戴过的珀伯玉,至少要三年以上的,拿来温疗心境,才能得到恢复!”
徐云又何尝不是也想不明白这件事情呢,文枭的眼神没有任何欺骗的意思,徐云相信他也一切都不知情。罢了,不管怎么说,文枭没有任何变故,相信对方也没什么恶意吧。
然后值班室的两个小护士出现,但也没有接近病房,只是结伴去了楼层的卫生间,几分钟之后,监控画面再一次出现了雪花,雪花消失以后,所有的监控内容都正常了,一直看到陈巍一早出现叫醒两个年轻刑警,都没有任何不对劲儿的地方。
兮希霍亚族人,珀伯玉,这些简直是天方夜谭的神话啊,这点连莫问天自己都知道!可这的确是他昨天跟那些老友讨论之后,得到的几条可能性情况治愈的其中一种办法。
林歌把看到的录像转达之后,徐云便有了自己的判断,他相信一定是有什么人出现过,而这个人的身上肯定是带了某种可以通过无线干预监http://www•hetushu.com控摄像头正常拍摄的科技产品,现在的科技如此发达,这种东西也不是那么难搞到,而且医院也算不上什么机密重地,所以摄像头不可能花费高价安装防干扰的摄像头,被那种无线干预摄像头正常运转的科技产品所干扰,也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如果有来人,那来的人肯定不是简单人,不仅能干涉到正常录像,而且还要有能力对两个刑警做了什么。
若说到不对劲儿的地方,就是这监控画面第一次出现雪花的时候,因为就是那一两分钟之后,两个年轻刑警就进入了梦乡之中。可是这一分钟之内到底会发生什么?为什么那么巧合,监控会出问题呢?到底是巧合还是预谋?
莫问天自然不敢在左冷月面前卖关子:“有……不过,这方法,也可以说是……没有。”
文枭当然更是放得开,对于他来说,是死是活都无所谓,连累徐云这么浪费精力才是他不想要看到的。
“不会的。”徐云否定了白小叶的猜测:“迷魂香虽然效果非常迅速,但是效果消失的也非常快,监控显然说明两人一直昏睡到陈局强行叫醒两人,就http://m•hetushu.com像是刚才虞美人叫醒文枭一样……需要强烈的影响才能将其惊醒。”
两个训练有素的年轻刑警在一分钟之内就睡着了,显然是受到了什么外界影响。
莫问天就纳闷了,他的目光一直都在文枭身上,如果有人进来动了文枭的银针,文枭醒来的速度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有避让的机会,他肯定能看到是什么人来到了他的房间啊。
可所有人里最茫然失措的就是文枭,就好像是昨天有什么记忆被抹去了似的,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这个情况,我们谁都说不清楚,对方是敌是友我们也不知道,不过目前暂且对我们是没有任何威胁的。”左冷月道:“既然这样,我们也不必追究了。一切顺其自然的发展。如果对方还有心做什么,必然会露出马脚。”
左冷月也点点头:“没错,而且事后还出现了两个小护士结伴去卫生间,如果是迷魂香之类的东西,她们两个人势必也会受到影响,显然,她们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这两个人,是单独受到了什么东西的麻醉,而不是被大空间的东西所麻醉。”
徐云点点头,他也赞同左冷月的意思www.hetushu.com,事情就顺其自然的发展吧,无法控制的事情,就算想尽一切办法都无法控制。面对这完全摸不着头脑的事件,他们也只能先放一下手。
莫问天冷静道:“看来这人是有预谋的,能干扰监控,能避开看守,能让文枭忘却记忆……呵呵,不简单啊。而且,他能知道,拔出文枭耳后的银针可以让他醒来,这说明昨天我做这一切的时候,他都看得到……”
“什么意思?别弄那么复杂行不行,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有那么困难吗?”左冷月有些不耐烦道。
“难道说是迷魂香之类的东西?”白小叶猜测道:“有人用迷魂香,那俩人闻到之后便睡着了。”
是敌人,不是朋友……那为什么不在文枭连最基本的反抗能力都没有的时候杀了他呢?这不管怎么说也说不过去啊。这还当真是让左冷月都没办法理解了。
左冷月意识到,她昨天的不安感并非空穴来风,绝对不是因为自己这几天的劳累而感到的神经紧张。昨天她嗅到了不对劲儿的感觉,可却并没有在意,看来这隔墙有耳还真的是防不胜防啊。
陈巍迅速皱起了眉头,那这事儿还真的是有待调查了,和_图_书他马上把昨晚值班的两个人都叫进来,当众质问了这件事情。
两个年轻刑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说迷迷糊糊的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那似如梦境的东西,他们可不会说出来让别人取笑的,毕竟那太电影化的东西,他们私下说说就罢了,当着外人说,真怕人笑话。
“监控。”左冷月冷静道,她看了一眼林歌,林歌马上明白左冷月是什么意思,点头迅速离开病房,正好陈巍还在,有他的协助,他自然是能很轻松的让医院给他们看监控录像带里记录的昨天发生的一切事情。
有了昨天的事情之后,文枭对莫问天也配合多了。当莫问天一番诊断之后,脸上就再也笑不起来了。看到他这凝重的表情,徐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
莫问天也不想再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只想要在文枭这里得到一个答案,到底能不能救,是不是真的只有那一个最不靠谱最不可能的方法,才能让这个家伙从废人重新变成高手。
这话一说,众人纷纷怔住了,难道是自己人?可昨天在场的人都回了徐云那边,而且谁也没那个必要啊?为什么要避开徐云做这些事情呢,真的是完全没有那个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