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54章 孝心逼的

徐云坐不住了,直接起身来到杜玉峰的病房:“其他任何事情我都不追究,我只要玉就可以,你母亲的肝移植费用我包了,你不是本质的坏,只是被自己的孝心逼的,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这点我理解!”
“你若不给我个说法,我可真的会怀疑你。”杜玉峰冷冷道,他相信肖峰不会是嫌疑人,但他刚才的表情绝对是想起了刑警队里面谁最有嫌疑,这点毋庸依然:“包庇罪也是非常严重的过错!”
果然给杜玉峰说中了,杜玉峰一看底座上的价格签,这千里马的玉雕四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啊!
七八十万?一个刑警队长一年下来的工资绩效奖金和补助也不过十多万而已,就算张元军不吃不喝,七八十万也要攒个五六年,而且张元军有孩子刚上幼儿园,现在幼儿园学费可比大学还很呢,动辄就一年两三万,再加上吃喝用,一个孩子一年就四五万么。
说到这里,肖峰一下愣住了,他的脸色瞬间一变,杜玉峰一眼看出了肖峰的不对劲儿:“想到什么了?!”
这时候杜玉峰也想到一件事情,张元军对玉石是有研究的,虽然算不上是精通,但也能大www.hetushu.com致估个价,分得出玉石的好坏和稀有。
而且至今张元军的房贷还没还清,所以他若是摊上这种事情必然是欲哭无泪啊。
徐云的大度直接感动了杜玉峰和张元军啊。
虽然双方父母都不想给孩子压力,尽可能减少自己支出,但这一年下来四个老人怎么也要两万块吧。人一上年纪还容易生病,去下医院就一个大数。
“好了,你出去吧,让他们一个一个进来,我就不信找不到原因。如果真的不是我们自己兄弟们做的,我也要拿出证据给徐云看。”杜玉峰道:“我不能让我们苏杭警方脸上有污渍,绝对不可以。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我都需要给他一个交代。”
肖峰挠了挠脑袋,想了半天:“兄弟们手里都不阔绰啊,我们就那么点工资,去掉房贷和吃喝,也剩不多少呀。杜局,兄弟们手头都不富裕,但也不可能有这种念头啊,又不是急需什么救命钱……呃……”
杜玉峰赶紧差人把这东西给送回去了,说不是那次张元军看得出来那是好东西,杜玉峰估计一怒都能把这东西摔了,他是相当反对行贿送礼的行为呢。和-图-书
那是一次有人给杜玉峰送礼,直接扔了一个玉雕千里马的摆件,当时杜玉峰拒绝了,可那人不死心,偷偷给他放到了办公室。第二天杜玉峰来到办公室内,正巧张元军来找他有事,看到这玉雕之后,说最少值四五十万呢。
“杜局,当时的情况太乱了,那么多东西都需要取证,我只是模糊的印象里似乎看到过泥地中有一个通翠的玉佩。我还模糊的记得,有人用镊子捏起来放入取证袋了。其他我真没注意,我……我只是实话实说。”年轻的肖峰道。
到底是谁呢,能在大庭广众之下,那么多兄弟们的眼皮底下把一块玉佩给拿走,这实在是让杜玉峰想破了脑袋。
说真的,张元军的压力还是蛮大的,虽然他一直笑称自己两口子一年将近能赚二十万呢,可他自己很清楚他花完之后根本所剩无几了。
终于,那个刚才说自己在现场似乎看见一眼玉佩的年轻刑警进来了,杜玉峰的眼睛一亮,他需要得到最至关重要的线索啊:“肖峰,你确定你真的看到了一块玉?”
“不会啊……为什么会这样……”杜玉峰的脸色也变了,现在种种迹象都表明和*图*书,拿走那玉佩的就是张元军,这可是杜玉峰最信任的人啊。
张元军苦涩的摇了摇头:“我也真的不希望这样。可这压力太大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鬼使神差的把手伸向了那块玉,我知道那块玉价值不菲,能解决我的燃眉之急,我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空白。”
张元军的妻子就是个普通小学教师,一年工资全部投到孩子身上肯定都不剩。而张元军这点工资要养家,还要给双方父母养老,张元军和他妻子的父母都是农村的农民,一辈子没出过什么门儿,也没见过什么世面,也真的没什么钱。
杜玉峰皱着眉头,他在推算,肖峰既然是看到了一眼,有微弱的印象是正常的,可那提取那块玉的人就一定有非常强烈的印象,可刚才他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没有人说有印象取证了一块玉,那就说明这块玉是取证人自己拿走的。
“杜局长,我刚才只是想到……真和这事儿无关。”肖峰一说谎,耳根子都红透了。
想到一开始他把张元军留下之后,张元军说话都有些结巴,杜玉峰越来越是怀疑了。
“早点交代,对我们大家都好。”杜玉峰拍了拍肖峰hetushu•com的肩膀:“我知道,不管这事儿是谁做的,我们的感觉都是一样的,我们实在无法相信这事儿出现在我们自己人身上。你有任何应该告诉我的,都别瞒着,任何有怀疑的人,我们不是去怀疑他,而是帮他去洗清,不然我们的脸上就一直抹着黑了。”
“肖峰,那你有没有听说最近刑警队里的兄弟们谁的手头紧一些?”杜玉峰又道:“给我好好想仔细了再说啊。”
很快,几个人过去了,杜玉峰一点头绪都没有,他也希望这事儿可以排除所有自己人的嫌疑,他也不希望被抹了一脸黑,可直觉却告诉杜玉峰,这件事情极有可能便是他们刑警队的人做的。这种纠结让他浑身不舒服。
“糊涂啊糊涂啊……”杜玉峰道:“你知道你这葬送的是你的一生吗?”
肖峰无奈的低下头:“杜局长,记得半个月前,我听到张队长给家里人打电话,好像是他母亲得了肝癌,如果要救命便需要做肝移植的手术。而肝移植的手术恐怕要需要五、六十万呢……而且还要长期的护理问题,还要各种药物,没有七八十万恐怕都下不来啊。”
肖峰一脸尴尬:“杜局,这是不是会有误m.hetushu.com会啊?虽然说这事情是有点可疑……可是张队他……”
在隔壁病房的徐云一直都在听着这边的声音,听到张元军承认,他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只要玉找到了,其他的事情徐云真的不在乎,是他们自己人拿的更好,至少不会流传到外面去。
张元军欲言又止,最终点点头然后退出病房,很快就有人走了进来,面对杜玉峰的盘问,每一个人都很严肃认真的回答着问题,杜玉峰这辈子都是和做坏事儿的人打交道,所以谁有没有心虚他都看得出来。
“家里出了这么大事情,为什么也不说一声。”杜玉峰淡淡道:“其实你只要说出来,我们都会帮你的。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来,这样你让我怎么帮你?元军啊……你真是糊涂啊。”
“你把他叫进来。”杜玉峰沉着脸淡淡道。
肖峰不得不低头出去把张元军再次叫回来,张元军进了病房,看到杜玉峰阴沉的脸色,当时就沉默了。杜玉峰也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他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相信,这个他信赖的人居然做出了这种事情来。
“去。”杜玉峰道。
肖峰颤颤的摆摆手:“不可能的……杜局长,我没事儿,我刚才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