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季 卧虎藏龙

第0023章 做人要识时务

秘书一脸惊讶,但他一点都不怀疑程书记说的话有什么夸大的,的确如此啊,燕京那藏龙卧虎的地方,哪是他们这小地方的人能得罪的起的呀。
“我尽量想想办法。”程树林尴尬的笑了笑,先敷衍着,以后看情况再办。
徐云摆手道:“程书记客气了,既然你还有事情,那我也就不强留了。”
又不是让修什么八车道十车道的,这个钱还的确是可以拿出来的。
程树林面对这样的话,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那个徐云虽然年轻,但是气场够大,一看就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虽然他说的普通话很标准,也没带那种京腔,但是你仔细听的话,他还是燕京那边的口音。”程树林道:“你想想,燕京城那是什么地方啊?”
说到这里,程树林叹了口气,他恐怕是没机会走到省长哪一步了啊,他想升职啊,可是这职要一步一步的升啊。
程树林咽了一口唾沫,这徐云还真是胃口不小啊,得了那么多好处,还要让县里出钱给修路?呼,要知道这修路可是要不少钱的hetushu•com。现在财政吃紧啊,他还真一下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秘书略有所思的点点头。
秘书点点头,可他一点都没搞明白。
“程书记,我相信你一定有这个能力的。”秘书道:“你一定能成功升到省里去的。”
“不想当领导的秘书都不是好秘书。”程树林笑了笑:“你的路还长着呢,好好学着点,我今天带你来,就是要让你知道,什么样子的人是我们不能得罪的。”
归根结底,他现在也只是一个县委书记,虽然他们县去年刚成为县级市,好听一点能叫“市委书记”了,可是他心里清楚,他的级别,就是一个县委书记的级别。
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实权啊。
“慢走,不送。”徐云笑了笑,老阮老张他们都纷纷起身,小张也肯定是要把程书记送走啊,毕竟程书记给解决了工作问题。
他现在做个三五年,能混到市里去做副市长就不错了,到市里若是没关系没本事,那也很难顶到市长的位置,就算是坐了市长,http://m•hetushu•com想要成为市委书记,那还有一段路要走啊……
“那我就先告辞了。”程树林也坐不住了,这一次会面就给他添了那么多的难题,这段时间够他受的了。
“不不不,你们吃,你们吃,打扰你们吃饭了。”程树林知道这是变相的逐客令:“我还有事情回去处理,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请徐云老弟喝两杯。”
“他提出来的要求,你都记住了吧,回头整理一下。我要一件一件的落实。”程书记感觉到压力非常大,只能无奈叹息。
程树林赶紧道:“不不不,这在我们眼里也是大事儿,一定严查,一定严查,我一定配合军区领导方面调查这件事情。”
“你说,这村里的路面也被那些大车给压的不成样子了,路灯也有撞断的。”徐云道:“这事儿咱们是不是让县里财政上出点钱,给弄一下吧,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儿,你这样一搞,整个村子都会说你是现代包青天。”
“别啊,程书记,你今天若是不答应,以后就肯定办不成了。”徐云道http://m•hetushu•com:“我真希望我过几个月再回来看的时候,村里的大路就已经修好了。”
“程书记,这要求其实并不过分。”阮清霜在一旁也开口了:“原本村委就没有钱修路,这路也是徐云之前找人修的。现在被石料厂的大车给压成这个样子,就应该负责。既然石料厂被查封,那卖一下设备,没收之前他们的非法收入,修一下路应该是足够了。”
“你放心,部队会追究的是军牌的事情。他再什么地方买到的,这些东西都要查。”徐云道:“这在你们眼里或许是小事儿,但是在我们眼里可真不是小事儿了。”
“黄海河的事情,我一定拿出一个满意的答案给村里人。”程树林赶紧把话题转移:“只是现在黄海河的处理……”
其实程树林是想把查石料厂的钱先拿着用到县里的事情上,现在人家都提出来了,他也只能无奈答应:“也对,也对,应该差不多。”
程树林点点头道:“徐云老弟别客气,有什么事情你只管说,只要我程树林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想办法。http://m•hetushu.com
当省长?呵呵,这只是他的梦想啊。
“你少拍这样的马屁了。”程树林道:“你跟我这两年也都辛苦了,你放心吧,如果我以后调去地市里面,我一定给你安排好地方的。”
阮清霜说的很在理,村子里修路也修不了多么大的路,两辆小轿车勉强能会车通过,那就很不错了。
“你懂个屁。”程树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有些人,我们能避免得罪就避免得罪。我今年才四十二岁,还有机会往上再走一步……你觉得我甘心只当一个县委书记吗?我还想去市里做市委书记,还想去省里当省长,还想再……哎。”
“程书记,小张的事儿真的是麻烦你了。”徐云道:“这个……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
徐云和阮清霜并没有和他们一起送程树林离开,只是起身示意,客气了一下。
“书记,我不在乎,我只要跟你好好工作就好。”秘书道:“这是我的本分。”
徐云看得出来,这也的确是够难为他的了:“至于其他方面,我也想不到什么更多的了。”
程树林快步走出阮http://m.hetushu•com家,告辞了热情的主人之后,迅速坐进车内,司机快马扬鞭的将汽车开出了村子。
程树林只剩下了呵呵的干笑。
“差不多就好。”徐云道:“实在差个一星半点的,那就让财政上想想办法了,哪里还省不出这么点钱来啊。”
一路上程树林的脸色都不好看,秘书看得出领导的心情,低声道:“程书记,咱们没必要跟他们那么客气吧,答应他们那么多条件,他们也实在是有些欺负人了。”
程树林呼的一下浑身放松,还想其他更多的?这已经快要了他的老命了啊,当领导有些时候也不容易啊。
“燕京城随便捏一个官儿出来,那都能把我给压死。”程树林道,“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千万不要觉得自己了不得。在县城,我是可以一手遮天,可在燕京出来的人面前,我若不低调点,说不定明天就被整死了。”
很多政府工程都还欠着银行钱呢,更有些是直接拖欠了施工一方的钱,所以这事儿挺困难。
“有程书记这话,我也就放心了。”徐云道:“对了,程书记吃饭了没有?没吃饭的话,一起喝两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