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九季 卧虎藏龙

第0024章 来自农民的感恩

阮清霜使劲儿摇着头,这事儿可跟她没关系,她就是那么一说,毕竟她也是混迹华夏娱乐圈的巨头级人物的,平日里接触的都是和“时尚”有关系的东西,这么“土”的事儿,她现在还真做不出来。
原本他们老张家对生活真的是毫无希望了啊,家徒四壁,毫无家的样子,他已经老了,又受了伤,儿子前途一片黑暗,没有什么学历,没有什么关系,只有一把子力气,又为了照顾他而无法外出远门儿去打工……
不会吧?!
生活对于他们老张家来说,真的是绝望的。
“徐云哥,我真的应该再敬你一杯酒,你真的是我的再生父母。”小张送走程书记回来之后,情绪激动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我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积了什么福,能有你这样一个贵人相助!”
就连阮清霜都觉得无奈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爸……”
“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徐云道:“如果你连这点道理都不懂,那我可就觉得我看错了你了。”
他们爷俩相依为命已经走到了绝路上,若不是因为徐云的出现,真不知道这一次的灾难会www•hetushu.com不会直接把他们彻底的给击垮。
而小张却仍然不肯。
“那我……”徐云看了一眼阮清霜:“我就去一下?”
“小张,你这样就是跟我见外了。”徐云装作生气的样子,阮清霜也赶紧上前勒令小张赶紧站起来。
一听到这话,小张才咬紧牙关站了起来:“徐云哥!我发誓!我以后一定要成为顶天立地的汉子!”
然而就在徐云这么想的时候,村委的大喇叭开始广播:“所有人注意,所有人注意,十五分钟之后,请到村委大院集合!吕支书出院了,今天晚上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所有人,全家老小,谁都不能缺席!”
这下可好了,徐云就算可以驳了吕支书的面子,那也不能驳了阮清霜父亲的面子啊!老人说要去,那自然是老人心里觉得这样特别有荣誉。
徐云一头黑线,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戴大红花开表彰大会?
“吕支书,这样可不好啊……”徐云哭笑不得:“芝麻大的事儿你看你们搞的……就跟……得了,我不说了,咱就别弄这些形式上的事情了。”
“徐云,现在你可是我和图书们全村的大恩人啊。”阮清霜故作俏皮道:“我觉得我真应该去县里给你定做一面锦旗,再买个大红花给你戴上,明天好好给你开个表彰大会。”
“小徐啊,这事儿你可一定要去啊!”老阮头觉得这是一件特别光荣的事情啊!他们可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人,所以对这事儿可一点都不觉得“土”,这事儿若是放在他们身上那绝对是光宗耀祖了啊!
徐云出现了,不仅仅解决了他们正在面对的困难,还给了他们那样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财富,更重要的是,徐云还带给了他们对未来的希望!
不管这事儿是不是挺别扭的,但吕支书绝对是纯正的一片好意,完全是冲着对徐云的感激来的。
吕书记会这样做,显然也是因为他们家也得到了和其他村民一样的好处。这一点吕书记真的是万万没想到啊。要知道他们上一次见到徐云的时候,还是有矛盾的。
而这个奢侈到让他们做梦都不敢有半点窥觊的“希望”,徐云就这样带给了他们!这种恩情对于老张家的人来说,甚至是大于救命之恩。
而人家徐云大人不记小人过,根本没把他们那和*图*书点矛盾放在心里,还替他们当家做主了,这恩情,真的是没的说了。
说到激动之处,小张直接两腿一弯,扑腾一声就跪在了地上:“我这辈子若是有机会报答云哥的话,就算要我这条命,我都在所不惜!”
老阮头都被这情绪给感触了,说起来,徐云不也一样是他们家大恩大德的恩人吗?没有徐云,哪有他们家活下去的份儿啊。
屋里的人闻声纷纷赶了出来,都被小张的一声鬼叫给吓到了。
徐云皱了皱眉头,这吕支书还真是够可以啊,才刚刚出院就折腾,芝麻大的官儿,事儿还真不少。
村委的干部手里拿着大红花,吕支书手里亲自拎着锦旗啊!
“爸!阮叔,大姨!清霜姐……徐云哥!!出大事儿了!!!”小张杀猪般的在门口一声嚎叫,吓得吕支书浑身一个哆嗦,狠狠的瞪了这小子一眼。
听到广播之后,老张赶紧招呼小张去看看出了什么事情。
“恩人,村委已经通知全村了,你若不到场,那这事儿……”吕支书一脸的纠结,他想要徐云去,可是徐云若是要拒绝,那这事儿他也真的是没法开口,他不想让徐云觉得为难,hetushu.com让徐云觉得这事儿让他感觉到任何的不舒服了。
“是!”小张拼命的点点头。
“恩人啊!!”吕书记看到徐云之后,那叫一个老泪众横:“你就是我们全村人的恩人啊!”
“所有人注意,所有人注意,十五分钟之后,请到村委大院集合!吕支书出院了,今天晚上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所有人,全家老小,谁都不能缺席!”
哎呦我去,小张心道,这清霜姐可真是先知啊,说什么就来什么!
徐云想说,这搞的跟几十年前“农业生产大队”表彰省劳模的阵势似的,但没好意思。
这或许是吕支书最后一次瞪小张了,他永远都不可能想到,一个月之后,小张就是水泥厂的生产部主管了,那权力可大着呢,一年十多万的年薪,年底还有老鼻子的分红呢!
吕支书一听徐云答应了,乐的嘴巴都合不拢了,他赶紧招呼村委的人给徐云带上大红花!
村里大喇叭再一次响起来。
老张看到儿子的举动,欣慰的老泪众横。说真的,就徐云对于他们张家的这份恩情,他老张家跪下给徐云磕三个响头都不为过!
徐云看到门口的一幕,当时就差点晕过去和-图-书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他使劲儿瞅着阮清霜,她才刚说完啊,难不成这事儿是她安排的?
“又折腾什么呢,我和徐云可不去。”阮清霜先撂下话了,她才懒得去参合村子里这些事情呢,她看了看爸妈:“你们若是想要去看热闹,你们自己去啊。”
阮清霜哭笑不得的点点头,去吧去吧,反正也没有记者会在这地方拍到他堂堂天娱集团的总裁参与一次农村返古的表彰大会。
刚冲到院门口打开大门的小张,直接被门外的一幕给吓到了,吕支书拄着拐,带着他儿子和村委的几个干部,正在门口准备敲门呢!
“是啊,这事儿可真要去!”老张头也是这么认为的。
有句话说得好,有钱人天天过年,没钱人天天难过。他们老张家就是那种天天难过的人。
是希望啊!对于一个已经绝望的家庭来说,希望这两个字简直就是全世界最最最奢侈的东西。
阮清霜看到自己爸妈眼眶红了,意识到这情绪很快就要被渲染了,赶紧的转移话题,她可不想这原本高高兴兴的气氛搞得乱了套。
“这样就对了。”徐云笑了笑:“一个男人,就应该有男人应该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