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201章 我的眼里只有你

“晚上若是觉得无聊,也可以来我房间找我玩。”徐云道:“我这边可以斗地主,二缺一。”
现在想想那被她一口气就灌进喉咙里的拉菲还后悔呢!两千万,就那么不到半小时的功夫里让他们给糟了!
陶艺楠扔给徐云两个字:“随便。”
陶添翼就好像是接到了阎王爷的勾魂令,当时就傻住了。
“我觉得陶小姐这样做实在是有失你们陶家的风范。”徐云道:“若是说到陶小姐心里了,陶小姐可千万别生气啊。”
徐云起身走向门口,打开门准备离开的时候又回头嘱咐道:“别忘记跟你那笨蛋手下说一下我的意思,好好敲打敲打。”
“那我就谢谢陶小姐提醒了。”徐云道:“但不管怎么样,这事儿都必然是你们六大家族所为……”
“我怎么做不需要你教育我。”陶艺楠道。
“我可没有请你喝一杯的意思,你有什么事情就说什么事情,说清楚之后马上离开我的房间。”陶艺楠毫不客气道。
陶艺楠脸色很难看:“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我的人是不会再招惹你了,你最好搞清楚再来找我的麻烦。”
“除了http://m.hetushu.com他还能有什么人。”陶添翼道:“哼,他无非就是想要借刀杀人,让陶小姐来处置我。我只要给陶小姐解释清楚,这事情就没事儿了。”
一瓶稀世罕见的1787拉菲古堡,就让这家伙直接糟蹋了半瓶!更主要的是,这家伙搞的她一点心情也没有,剩下的半瓶也让她给糟蹋了!
“陶小姐,除了你的人之外,我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会找我麻烦了。”徐云道:“不要以为一辆黑色别克商务换成了一辆银色日产天籁我就认不出来了。”
“那我也给你一个忠告,千万别在到我这里招惹我了,我也没有太多耐心了,如果下次你还不请自来,那我也就不会跟你客气了。”陶艺楠道。
更重要的事情是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如果只是两千万丢了,烧了,甚至是让人给偷了抢了,那都无所谓!但那是一瓶拉菲古堡!
一瓶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找到的红酒了,这才是最让陶艺楠无法忍受的事情。
陶艺楠怔住了,银色天籁和黑色别克都是她的人来到华夏之后在租车行租的,这些她都清http://www•hetushu•com楚。
当徐云关门离开之后,陶艺楠就拿起手机拨通了陶添翼的电话。
徐云摆摆手:“若不是你们招惹我,我才懒得来呢,别说是不请自来了,就算是你请,我也不会来。”
而徐云虽然嘴巴上说抱歉,但行为上却完全没有任何悔改的意思,甚至还把陶艺楠桌子上这瓶红酒又拿了起来。
“这就用不着你操心了!”陶艺楠道。
陶艺楠气的浑身都有些发抖。
“这么精明的主子,居然有那么愚蠢的手下。”徐云哈哈一笑:“陶小姐,我觉得你真应该好好想一想了。”
“哼。”陶艺楠冷哼一声。
“我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了,如果你还盯着蒋紫雪不放,那我们可就是撕破脸了。”徐云道:“不管你们陶家人能得到什么好处,或者是你们这些大家族能得到什么好处,你都是一点好处都得不到的……你会死的很惨。”
“你怎么解释?解释什么?”陶如虎道:“毕竟你这事儿的开始动机就是错误的,别解释了,上去受罚吧,我跟你一起。”
“如果下次还有人跟着我,那我可就真的不客气m.hetushu.com了。”徐云道。
陶艺楠浑身颤抖,对徐云的这番话她一点都没有反驳的理由。
“酒不错,我就不给陶小姐浪费了。”徐云把杯中的酒喝掉之后便放下了杯子。
“呵呵呵。”徐云笑道:“陶小姐,现在我可看不到什么其他人,我看到的人只有你一个。”
这不是她的安排,也不是她的意思,这完全就是陶添翼自作主张做的愚蠢事情。
徐云微微一笑,笑容恐怕也就只有陶艺楠能够看得懂。
陶如虎也皱起了眉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啊。
“非要我把车牌号也给你念出来你才认账吗?”徐云道:“陶小姐,你这可有点说不过去了,敢做不敢当啊。”
陶艺楠眉头一皱:“就凭你也敢威胁我?”
“那就要看陶小姐怎么样做才能让我的眼神更好使一些。”徐云道:“不过,千万别让你的走狗再招惹我了,我可没有太多耐心。”
徐云却仍然没有停下手的意思,像陶艺楠这么挚爱红酒的人,房间里的红酒自然一定是好东西。
没等徐云开口,陶艺楠紧跟着道:“还有,我想我应该警告一下你,不要再招惹我了,我陶家的陶艺和_图_书楠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
显然她对手下人去申江七星光芒的理事会带回来的结果非常有信心。
可这事儿也透的太快了吧?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好东西哪有不分享的道理啊,徐云肯定是要尝一尝,品鉴品鉴。
陶艺楠被徐云堵的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陶艺楠道:“那只能说明你的眼神还不够好。”
陶艺楠根本就没再理徐云的意思。
徐云知道,陶艺楠这是变相的告诉他,其他几个家族也都在其中参与。
“那我可管不了那么多,我只是我,我只是陶艺楠。”陶艺楠道:“如果是我的人,我能说得上话,陶家的手下还是很乖的。但其他人……”
陶艺楠道:“我承认,有可能是我的人擅自做主的行为……但我绝对没有这样的安排。”
徐云品了一口陶艺楠的红酒,继续道:“虽然我不知道精明的陶家小姐是否有了什么新的办法和主意,但是你带的愚蠢的手下,一定会给你搞砸的。”
“徐云,我说过,对付蒋家的事情不只是我们陶家的问题。”陶艺楠道:“追查蒋紫雪也不只是我陶家的问题,你最近最好注意一点。即便是我不动手,m•hetushu•com也一样会有人动手的,别把心思都放在我身上了。”
他娴熟的拿起酒杯,给自己倒了红酒,一边晃着轻嗅酒香,一边对陶艺楠道:“陶小姐,你的人跟踪了我一个晚上,我来你这里讨一杯酒喝不过分吧?”
“就凭我。”徐云道:“你一个被陶家推出来的牺牲品,我难道还不敢威胁吗?”
“那该死的家伙……肯定是他。”陶添翼咬牙切齿道,这个徐云还真的是不按照常理出牌啊。
“那你可真要说话算话。”陶艺楠道:“慢走,不送。”
陶如虎一脸不可思议:“不可能是他去陶小姐房间把这事儿给捅了的吧?”
徐云不说这话陶艺楠还真是不生气,徐云一提起那天的事情来陶艺楠这气就不打一处出!
“你现在马上给我上来,好好给我解释解释今天晚上你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情!”陶艺楠说完,没等陶添翼回复一个字,便直接挂掉了电话。
陶艺楠攥紧了拳头,陶添翼这次真的把她的脸都给丢尽了!
“陶小姐,该说的我都说了。”徐云道:“让你那愚蠢的手下长点心吧,还有,记得告诉他,不论任何时候,他敢盯上我,我就敢把他当狗一样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