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053章 一线生机

“我会处理好的。”徐云道:“鸽子,你现在回去现场好好调查一下,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能错过。”
“徐云,这事情上你有任何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倾尽全力。”陈巍道:“琴岛警方所有警员都随时待命。”
“我可以给你们钱,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但是这个人我一定要活的!”徐云道:“你们必须做到!”
这口气,那可真的是太大了一些啊。
一个纯粹的冷血动物!
一个电话过去,陈巍了解了一些最新的情况。
“你是什么人!这里是医院重地,外人不能乱闯!”看到徐云闯进来,医生已经怒了。
徐云点点头。
任何一个微小的发现都有可能解决大问题。
陈巍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但他相信徐云的判断,毕竟徐云更了解戒伪。
“女孩的身份已经查明了,是琴岛学院里一个大四的女学生,平日里经常和有钱人出入这些高级酒店。”陈巍道:“她是做什么生意的,我不说你应该也清楚了吧。”
徐云皱了皱眉头,显然是一个做援助交际的女孩。
庆幸的是戒伪现在尚且还有呼吸,痛苦的是这种事情发生在了戒伪的身上,这让他十分后悔让戒伪今天晚上去洲际酒店。
如果今天戒伪没有去洲际酒店的话,那就不会出现这样子的事情了,戒http://m.hetushu.com伪就不至于生命垂危了。
“套房里面死的那个女孩是什么人?”徐云道:“查到什么没有。”
只要还有一线生机就好!
“陈局,这个医生也没有保证,虽然他没有直接摔在地上,但是骨头也断了不少,心脉也受损非常严重……”警员道:“能不能抢救回来,也是个未知数。”
陈巍点点头,他明白徐云的意思。
这时候担心徐云情绪不受控制的陈巍也走了进来。
这个不算是好消息的消息,居然已经是陈巍今天晚上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陈巍给几个人道谢之后也离开了重症室。
“陈局,这件事情我还是希望你能压住,不要让警方的人轻举妄动。”徐云道:“对方没那么好惹,而现在已经出事了,所以他们是不会在乎手里多几条人命的。”
显然这不是普通人能撞碎的,这种冲击力至少要有一辆汽车冲出去的力度。
冲进去重症室的徐云不顾任何人的阻拦,终于看到了躺在急诊床上的戒伪!
徐云深呼一口气,这事儿是陶塑和他手下的人做的,毋庸置疑……他们这时候会躲到什么地方去呢?
陈巍对医生道:“希望几位一定帮帮忙,刚才的事情别介意,那位是天娱集团的徐云,徐总,这个受m.hetushu.com伤的人是他的好兄弟,在帮我们警方做一件事情的过程里受伤的,所以拜托诸位了。”
而陶塑这种对自己的亲妹妹都能下得去手的家伙,恐怕是一点柔软的地方都没有。
“哥,有什么要做的事情,你还是安排我去做。”林歌道:“这个时候不能再出任何意外了,我想这件事情我们也应该回去给大家说一声。”
“陈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徐云还能保持冷静,这个跟戒伪还有一线生机密不可分。
“只有迅速引起注意,对方才会在慌乱中迅速撤离,就不会注意到他留下来的字迹。”徐云道:“他宁愿把自己扔到这样一个危险的处境上,也要把陶艺楠的死告诉我,也要让我知道现在的危险……”
还有,陶艺楠之死的这个消息是否可以确信呢?
“那个人稍微好一些。”警员道:“但是现在应该还没有清醒过来,他坠落是摔在了刚才那个人的身上,所以……”
“酒店的玻璃那都是钢化防爆的,没有一定的冲击力是不可能搞碎的。”陈巍道:“这肯定是非常巨大的冲击力造成的。”
“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这个人非常的重要,谁都不要马虎,全部都给我集中注意力!”主任医师道:“拿出你们全部的精力来解决今天的问题!如和*图*书果抢救不回来,今年年底进职称的事情就想都不要想了!”
至于是什么危险,林歌心里也清楚,虽然担心,可是他却不得不回去找线索。
“我明白。”林歌点点头。
陶塑他们这群人实在是太危险了,他们不得不都做好准备,随时都要准备应战对方带来的威胁。
徐云道:“陈局,这事情还是我解决更安全一些。”
看到众人对徐云都有些恼怒的意思,连忙上前道:“不好意思诸位,我是市警局的陈巍,这是我朋友,摔伤的是我们的人,所以你们一定要帮帮忙。”
有人已经在想了,我若是开口要一百万,你肯定给不起!
“我们什么都不要,就要你现在马上出去!”
陈巍道:“就现在目击者说,先是听到玻璃的破碎声,然后看到一个人挂在楼上,紧跟着就掉下来一个人,然后第二个人也摔落下来。”
这都到年底了,若是因为这点事儿搞的自己一年的功劳都被抹掉,那岂不是亏大了。
徐云现在可顾不上这些人的感受:“医生,你们一定要把他给救活过来,我在这里先说一声谢谢了,只要他活过来,你们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们!”
现在徐云肯定是走不开,戒伪不醒来之前他绝对寸步不离,因为这件事情还处于一个危险范围内!
徐云对陈巍的www.hetushu•com话还是比较认同的,便走了出来,林歌上前安抚道:“哥,你别担心,我相信戒伪一定会没事儿的,吉人自有天相。”
人家麾下那些身价上亿的明星都一抓一把呢,财大气粗啊!
可是面对亲人也能做到如此冷血的人,还真的是不多见,任何一个冷血的人都有柔软的地方。
陶塑啊陶塑,这个家伙还真的是够狠的,连自己的亲妹妹都能下得去手,这个人究竟还有没有心肺?
“长痛不如短痛,越早的解决他们心里的这块石头,就能越早的让他们得到解脱。”林歌道:“就怕蒋鸿会觉得对不起戒伪,做出什么傻事。”
不过想想这是极有可能发生了的事情。
“这一定是戒伪故意撞碎的。”徐云道:“不然他也不会有办法将对方的人拉落下楼……而且,他只能用这种方法迅速引起注意。”
徐云皱了皱眉头,这样说来的话,戒伪在自己坠楼之前,拉上了一个垫背的。
有了主任医师的这个“鼓励”,所有人那必须是百分之两百的卯足了精神。
一听是市警局的陈局长,医生的脸色也就缓和了很多,说话也客气多了。
早知道人家是这个身份,那就应该客气一点了,刚才还那么不客气,真是不应该啊。
陈巍一听这话还是很激动的:“那就是说里面的人是有救的?和图书!”
……
陈巍示意让徐云出去,他在这里不但帮不上忙,反而会影响到医生。
陈巍摇摇头:“暂时还没有什么进展,他们离开之前让人对监控室进行了破坏,而现场有可能留下证据的地方也被人刻意的破坏了。”
除了高手故意去冲撞,不然是不会被撞碎的。
“我现在就打电话问一下。”陈巍马上掏出了手机。
“陈局你放心,我们一定全力而为,别说这是我们那么重要的英雄,就算是普通市民我们也会尽力而为的。”
“对方的人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徐云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让他们血债血偿!
陈巍一怔,不明白徐云这是什么意思,迅速引起注意?
徐云沉默了一会儿:“我会把真相说明的。”
冷血的人徐云见的多了,包括他自己,在某些事情上就足够的冷血。
她为什么会牵扯到这件事情里面来?还因此把命给丢了呢?这些恐怕都要等到戒伪醒过来的时候才能打听的出来。
几个医生一听就傻眼了,怪不得刚才人家敢说那种话,要什么都可以给。
陶艺楠已经彻底没有了动静,徐云完全无法跟她取得联系,她极有可能已经遇害了。
如果这一点可以确信的话,那徐云就不用再多想自己那个内应是否能够给他帮忙了。
确定了戒伪的身份,徐云是既痛苦又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