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054章 悄悄靠近的威胁

虽然人已经确定死亡了,可陶塑他们或许并不知道,他们知道的是人被救护车给带走了。
史焦一怔。
“陶少,这件事情我们不能太着急,急功近利并不一定能最好的解决问题。”有人提醒道:“我们还是需要……”
“我要让蒋家人知道……就是我陶塑踩灭你们最后的希望!”陶塑恶狠狠道,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戒伪所在的病房是在顶楼一个安静的位置,这个区域的病房都是给高干准备的,一般普通人是根本没可能入住的,即便是普通病人加床睡楼道,这高干病房他们就是加钱都没资格住进来的。
一个人面对对方那么多高手,能到这一步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也就是戒伪的脑子转得快,没有死扛。
换位思考的话,徐云是一定会到医院确定一下,哪怕是得到死亡的消息,也要确定究竟现状是什么样子的,不能毫不知情。
陈巍嘱咐好一切之后才离开,有那么多个人在场帮着徐云,他也稍微可以放心一些。
“我不可能大老远跑到华夏死一个手下就回去。”陶塑道:“蒋鸿没有解决之前,谁都别再给我提退缩的事情!”
陶塑一瞪眼:“不可能!当我陶塑是什么人,碰到这么点小事儿www.hetushu•com就要撤出去,哼……我非但不会撤出去,我还要让琴岛这群吃白饭的警察知道我陶塑究竟有多么大的通天之力!”
“陈局,那边的事情多,你去忙你的,这地方有我就足够了。”徐云道:“我会盯好的。”
还是那句话,有钱赚就好,干嘛跟钱过不去呢。
史焦他们两人迅速赶到市立医院,大致听询了一下情况之后,他们便知道一人已经死了,送往了太平间,而另外一个人刚刚在重症监护室出来,送到了单独的病房里,有几个警方的人在病房盯着呢。
两人迅速的赶往了市立医院,而陶塑他们藏身在一个较小的私人旅店内。
“是!陈局!”几个人马上答应,表情都非常的认真。
“请陈局放心,我们一定配合徐总的一切命令安排。”几人保证。
这种地方倒也安全,至少老板会为了赚钱什么证件也不去验证。
“明白了!”众人道。
只是,事到如今戒伪都还没有清醒过来,好在现在戒伪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
况且戒伪这个扰乱了他们一起计划的家伙也在医院,这可算得上是深仇大恨的人啊,若是没摔死,他们也要背后补一刀。
这才给自己留下这么一线生m.hetushu•com机。
况且对方财大气粗,直接包下了旅店三楼整个楼层,即便是做什么不法生意的,那也不会被过问。
……
陶塑心里不服输啊,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现在这种状况的。
他留下潜伏的人已经看到了,他的人和那个撞碎玻璃的家伙全部都送上了市立医院的救护车。
一旦那个时候,恐怕他就真的是要面临内忧外患的状况了。
该死的蒋家人,没想到都到最后苟延残喘的时刻,居然还能带给他这么大的威胁,他也真的是无语了。
显然,第二种可能性较大,毕竟对方的人是第二个坠楼的,身体控制好真的可以找准人垫背……
因为戒伪的心脉受损,现在非常微弱,所以他也不敢轻易的给他运气疗伤,就怕冲破了他的心脉。
戒伪坠楼之后摔在了那人身上,让自己把坠楼的伤害降到了最低,只是他心脉受损的事情却是不能改变的。
史焦让同伴去太平间认尸,而他则是要去病房看看什么情况。
闹出这么大的事情,陶塑这边也肯定是没有办法安心,折损一人战斗力让陶塑非常恼怒。
但戒伪的身份不一样,再加上还有徐云这种琴岛数得上的大老板,陈局又特意关照了。
徐云这才安http://m.hetushu.com心,戒伪送到病房之后,他又给他把了一下脉搏。
陈巍点点头:“那你一定要小心,如果有任何需要就给我打电话。”
说着,陈巍一招手,把几个人都招呼过来。
陈巍满意的点点头:“不需要问为什么,不需要想后果,只要他让你们做的,马上做。如果是因为谁的犹豫而耽误了事情,那可别怪我翻脸!”
徐云不敢离开这里也是有必要的,毕竟送到医院来的不仅仅是戒伪,还有陶塑他手下的一个人。
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来用的,陶塑必须做好准备,抓住机会,他可不希望自己这次出来反而把自己给搭进去。
这时候心情复杂而焦躁,陶塑早就失去了基本的理智,被人找上门儿来的危险实在是让他没有办法平静心情。
陶塑一意孤行,也就没有人再愿意多说什么废话了,与其浪费口舌,不如乖乖从命。
“是。”史焦道。
“我需要你教育我如何做事吗?”陶塑一口打断了手下人的好意。
就在刚才,戒伪送出来之后,主任医师就保证了,他脱离了危险期,现在就是等待静养,或许几个小时之后就醒了,也或许到第二天早上就醒了。
况且对方越是做不法生意的就越是危险,为什么要把自己和_图_书扔进危险之中呢。
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陈巍还是很清楚的,显然已经超出了普通公安可以解决处理的范围,他必须马上出动特警队的人配合徐云工作。
“医院里的人现在什么情况我必须要清楚。”陶塑道,他一把抓过身旁的人:“你去给我查清楚,不论我们的人是死是活,你都要亲眼确定,如果还活着,就想办法给我把人带出来!”
陶塑一瞪眼:“那我不管,如果还活着,就必须待到我身边。”
“陶少,我们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如果说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先撤出琴岛市区吧。”
徐云客气道:“麻烦几位了。”
所以戒伪才有到这个安静的地方修养的机会。
“陶少,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我们能尽量给自己少一些麻烦就给自己少一些麻烦。”
“他们几个是安排守在这里的,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们做的就直接吩咐他们,千万不用客气。”陈巍道。
……
陶艺楠已经死了,如果他不能把蒋鸿的麻烦给解决了,回到家中之后也没有办法交代啊。
“陶少,即便是活着,恐怕也离不开医院啊……”
可以说现在戒伪最大的问题是心脉受损,而并非是坠楼造成的。
徐云点点头,有陈巍的安排,他也更放心一些,至www.hetushu.com少警方对医院的戒备还是很严的。
酒店方面已经进行了全面的封锁,所有调查矛头也都集中在他们的身上,这让他们的情况充满了紧迫的危机感。
为此徐云也不能轻易离开医院,戒伪已经遭难了,他不可能再让他遭遇什么麻烦。
几个人认真的点头,谁都不希望这么大的事儿会落身上责任。
“放心吧,我会的。”徐云淡淡的笑了笑。
“是……”面对已经有些疯狂的陶塑,他手下的几个人都有些不是所措了。
情况无非是两种,一是同伴已经死了扔进太平间,或者抢救回来送入病房。二是病房里是对方那家伙。
“还有你也去!”陶塑拍了拍史焦:“你去确定摔下去的那个家伙,如果他没死……你明白你应该做什么的。”
“你们几个都听好,徐云在这里说的话,就等于是我说的话,不论是什么,你们都要无条件的服从!”陈巍厉声道。
两人分工之后,史焦就迅速的前往病房。
“我绝对不准许那个家伙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陶塑道:“这就是招惹我的下场,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招惹谁也千万不要招惹我陶塑,不然真的会死的很难看。”
虽然这事儿特警队也不一定能帮的上忙,可至少和他们普通警察比起来能多那么一些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