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106章 戒伪的故事2

公安派出所都被他这样一个孩子给搞的彻底无语了!
这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戒伪又跑掉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跑去了什么地方。
“还你。”戒伪把刀反过来,抓住刀刃,把刀柄递向屠夫。
紧跟着,他就又响起了看到屠夫杀猪的一幕。
可是二傻子在屠夫面前还真从来都没有犯过病!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敢,还是害怕屠夫一刀给他宰了。
戒伪把男人彻底扎到面目全非!
可是当戒伪推开寡妇房门的那一刹那,戒伪就彻底的被震惊了。
考虑到他没有父母,最后民警把他送去孤儿院。
可当他一脚踹开房门的时候,整个人就从头顶一直凉到了脚心!
屠夫兢兢战战的想要伸手接过刀,可是他刚伸了一半,就停了下来!
毕竟在这个该死的地方,唯一能让戒伪感受到温暖和人性的,就只有这一个可怜的寡妇了,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带来温暖。
第二天一早,男人还没有醒,戒伪就悄悄爬起来,拖着浑身的伤痛去了寡妇家,他想要安慰一下那个可怜的女人。
那个年代开始已经有一部分先富起来了,所以说饭店也开始火了,杀猪宰羊的事情慢慢就多了。
心里骂一句龟儿子,然后便怒气冲天的去找人。
hetushu.com去村里屠夫家里偷了一把给猪放血的杀猪刀,趁着天色刚刚微亮,那男人还没有起床的时候,戒伪来到床边,一把将那锋利的放血刀狠狠的刺入男人的喉咙里!
那可是人啊!
现在戒伪偷了他的刀,他自然是要跟二傻子理论一下!别看二傻子平日里有病,横的很,一犯病也是让人发毛,没几个人愿意招惹。
一刀根本不足够戒伪解恨,第二刀,第三刀,第四刀……
房子的大梁上系了床单,而寡妇的脖子吊在床单里……
戒伪离开了,他离开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就带了一把杀猪的放血刀,一条断掉的胳膊,还有一颗“任何问题都能用暴力来解决的心”!
戒伪也没多说什么,把刀一揣,然后就离开了。
这个还未年满五岁的孩子,就这样凭空的在山沟里消失了。
寡妇的眼睛突起,舌头拉长,脸部极度狰狞和苍白。
这杀人和杀猪之间的差距可实在是太大了,杀人是什么概念?只是让屠夫想一想,他都不敢想!
二傻子已经躺在床上没有了气,面目全非……
屠夫就这样骂骂咧咧的来了。
那时候饭店都是自己杀猪宰羊的,所以屠夫还是挺赚钱的,而且每次都http://www•hetushu.com能搞一些猪下水,回来之后也能开开荤。
而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戒伪想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充满了愤怒的颤抖!
戒伪拎着刀走出房间,阳光已经变得刺眼。
就他这个年纪的,这……这怎么办啊?!
屠夫平日也跋扈习惯了,没人敢招惹,对谁说话都是毫不客气。
……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戒伪做出了震惊整个山村的举动!
可是在那个情况下,那个社会环境里,那个该死的条件下,谁能知道他已经骨折了?
但当天晚上孤儿院的一个大男孩欺负他是生面孔,就被戒伪给活生生的用枕巾给勒死了!
可是死了,人就没有了。
他没有选择死,不是他害怕了,而是他觉得死的人不应该是他!死的人应该是那个家伙,那个混蛋!那个把寡妇给逼死的人!
即便是一生杀猪上千头的屠夫,也忍不住踉跄跑出房间,哇一声,直接吐了满地!就连昨天晚上吃的猪大肠都没能留住。
这屠夫可是万人羡慕的职业,这个穷乡僻壤里出一个屠夫,那可是所有人都敬仰的啊。
这一刹那,戒伪的眼睛里面除了红色腥血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了。
这一刻屠夫真的是有和-图-书些懵了。
寡妇上吊自杀了,戒伪失去了自己一切的希望,他甚至觉得他应该跟寡妇一样,也离开这个世界。
村里屠夫要带工具去县里给人杀猪,找不到工具了,经过一番打听,才知道刀被戒伪给偷走了。
该死的人是逼死寡妇的人……戒伪的脑子里全部都是那个男人凶神恶煞的样子!
后来男人还发现,戒伪紧握着匕首的那条胳膊,竟然是骨折断掉的,而且还变形非常的严重……
所有的疼痛戒伪都只能是自己忍耐着,他不敢说,说了也没有意义,只会换来更严重的毒打罢了。
可是最终戒伪没有这样做,他甚至已经给自己系好了用来上吊的床单!
屠夫看到戒伪出来,赶忙回头,但是脚下一绊,竟然哐当摔到地上。
再说了,一把刀也不值钱,他杀一头猪就能赚回来,他没必要惹上这个晦气!
所以屠夫一进院子就开始叫骂:二傻子你个王八蛋让你那龟儿子给我滚出来!偷我的刀?信不信我把他个龟儿子的手给剁了去喂猪!!
毕竟是杀过人的刀啊,谁没事儿拿这玩意儿干什么啊。
这一年里,戒伪每一次想起这个凶神恶煞的魔鬼,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充满了恐惧的颤抖。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屠夫回和-图-书过神来大嚷大叫到全村子都知道的时候,戒伪已经不知道到了何处。
鲜血染红了整个床单,被褥,染红了整张床,整个地板,整个房间……
那黑浓的鲜血直接就沿血槽流了出来!
戒伪被带回家中之后,又遭到了一番毒打!而他原本就被打断的胳膊,也再一次受到了重创。
男人惊愕的在床上翻起身来,可怜话都没说出声音就摔倒在床上……
这可是凶器啊!虽然当年没有什么指纹鉴定,也没有什么高科技的刑侦大队,但屠夫是担心这刀晦气!
所以戒伪才会愿意为了他而尽职尽责!父爸的命令就是一切,无条件服从。
满屋子都是血腥刺鼻的味道!戒伪拎着刀,站在他面前,身上,脸上,手上,都是血!
屠夫这个工作在当时来说非常不错,杀一头猪也不少钱呢,县城里也经常有活儿找他上门去做的。
只是让戒伪没有想到的是,一切都仍然是梦境,父爸也是一个伪善的人而已,根本不是真正善良的人。
戒伪看到屠夫之后,马上明白屠夫的意思了,现在这个该死的人也已经死的彻底了,所以这把刀对于戒伪来说一点都没有意义了。
他只记得是一个雨夜,他想要劫车抢钱,结果被车撞飞,当他爬起来的时候,一个男人出现和*图*书在他面前,问他为什么这样做。
人和猪……那,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
屠夫杀猪是挺厉害的,杀了一辈子的猪,也是双手沾满了鲜血的主儿。
那时候可不是如今这样子,都是屠宰场把问题给解决了,猪肉还要盖章,不然那么多注水猪没办法吃。
屠夫的眼里,猪根本就算不上是生灵,猪就是人的食物而已。
“我……我不要了,送你……你拿走吧……送你了!”屠夫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小意外察觉,戒伪就被带到了天眼,那个男人就是他心中一直尊重的父爸。
就这样,戒伪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路,来到了一个很远的县城,就他,不到五岁的孩子,拿着一把刀,硬是搞出了名声。
对!没错!就是那个让他叫“爹”的男人,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寡妇就不会死了,疯疯癫癫的活一辈子也是一种幸运。
一个全村子的人都畏惧的屠夫,竟然面对这样一个小孩子的时候脚软了!
可是他从未杀过人啊!
这是戒伪看到过最恐怖的画面了,也是戒伪这辈子最绝望的时刻!就是那一刻之后,不论戒伪再碰到任何事情,他都不会觉得绝望,就是因为这一刻,因为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什么叫绝望的极限。
这一刻他只想要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