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114章 没有后悔药

那时候陶家就不是他说了算了,他这个当家人,大家长也无所谓了。
那样可就真的实在是有些丢面子了。
陶明学怔了一下:“或许是褐虎还有其他的目的?”
“七十了,何必跟他们一样冲动。”陶明学道。
就好像你不会嫉妒马叔的天猫在双十一双十二成交了多少多少亿,而某强就会为此而嫉妒一样。
陶明学走到茶室外的院落之中,看看树下孤单的一片落叶。
人心有时候就是这样的有意思,面对不想合作的人,想方设法的接触,碰到想合作的人,就开始琢磨对方究竟是什么目的。
陶明学叹了一口气:“一点好处都没有,因为我们的孩子都长大了,你明白吗?”
敢在陶明学面前抽烟的人,整个陶家也就只有陶褐武一个人了,即便是陶浅虎,都不敢在陶明学面前点烟。
陶明学抬头闭目,沉思了好久,他觉得自己真的错了,当年就应该在陶龙青予羽翼未满的时候便夺权篡位,就不应该听父亲的教诲去扶持陶龙青!
甚至是说,陶龙青若和-图-书看到家族要乱,要分,要相互残杀,他敢直接把权力放给堂亲,让那些人也加入到厮杀。
如果没有当年错误的决定,今天他也不需要面临这样的一个选择了。
这句话就应在这地方。
他们兄弟姐妹之间,对陶龙青最了解的恐怕也是他了。
陶明学说到这里的时候,陶瓷凤似乎有些理解了。
只有把自己给保护好,才能去谈其他的事情。
有了陶雾茶的带头,其他人也都纷纷起身,陶褐武和陶浅虎甚至是连话都没说就甩手离开了。
有些东西,对方自己察觉出来,是一种心情,而这种明摆着让对方知道的事情,让人知道了就会是另外一种心情了。
如果陶明学不打算跟他们站在一条战线上,他们又何苦要逼他呢!
“我能理解你们。”陶明学对陶瓷凤道:“我也希望你能理解我。”
刚才他不让陶褐武在茶室抽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陶明学和陶龙青都不抽烟,甚至可以说是不喜欢香烟的味道。
若是陶家乱了,陶龙青会和_图_书宁愿让堂亲把陶家给拿下,掌权一切,也不会希望被自己的兄弟拿下,这就是人的一种诡异的心里。
所以陶明学相信陶龙青心中明白,不乱最好,若是要乱,他就会要把混乱乱的彻底,让一切都洗牌从新开始!
陶瓷凤一怔,不明白陶明学的意思。
哪怕是几十万一支的雪茄放在他们的面前,他们看都不看一眼。
“除了我们两个人的孩子之外,他们三个人的孩子都还年轻,甚至都没有陶艺楠大。”陶明学道:“所以他们在龙青的眼里没有威胁,而你我不一样,我们在龙青的眼里有威胁……”
如果这时候他们要闹点什么动静出来,陶安,陶康,陶毅他们三个人就会不安全。
陶瓷凤怔了一下,点点头,虽然这个女人看起来也不过五十出头,保养的格外仔细,但是年龄这个东西瞒得住外人,却瞒不住自己人,尤其是瞒不住自己的家人。
“大哥,你这样做可真的是有些太绝了。”陶瓷凤不解的看着他:“你真的要把大家都得罪了?难和_图_书道你以为这样的话老三就能和你站在一条战线上?你未免也太小看他了,他是不会如你所愿的。”
他能理解其他人那种迫切的原因,可是他能忍住,忍住这种威胁。
这次哪怕是死,他也要死在家里,让自己这把骨灰撒在自己家的院落之中。
所以他要找最好的茶叶招待他。
倘若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搞不清楚,他这七十多年才算是白活了呢。
“大哥。”陶瓷凤面无表情道:“人心叵测。”
大不了兄弟们之间谁想如何就如何,各自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战便是。
本来是要把心拧成一股绳的会议,围绕着“人心叵测”兜了个圈子,结果谁都不知道谁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
谁都别想因为他的落魄而崛起,尤其是他们兄弟姐妹之间的人!
如果他们真的这个时候去逼陶龙青,陶龙青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陶瓷凤似乎略懂。
所以他才不想要太过于正面的刺激到陶龙青,万一陶龙青被逼急了,作为一个刚刚有了丧子之痛的人,极有可能也让他们尝http://m•hetushu.com尝这种滋味,所以陶明学才不敢去过分的招惹陶龙青。
“我明白。”陶瓷凤淡淡道:“只不过你所考虑的是他们不会接受的。他们还年轻,不会想到那么多的。”
两人无话,陶瓷凤也起身告辞了。
“浅虎和雾茶的确是还太年轻,可老四不应该这样想啊。他可不年轻了。”陶明学长叹一口气。
陶明学相信,没有他的话,其他人根本就掀不起什么浪花,所以他可以肯定,陶龙青一定会登门造访的。
陶家或许会比现在还要强盛也说不定!至少不会出现这个样子的危机吧?
“我明白,你也是为了下一代考虑的。”陶明学道:“可现在去逼老三的话,你觉得对下一代有什么好处吗?”
现在陶明学所需要做的就是静候佳音。
“我们兄弟姐妹六个人,就你和我年纪最大,瓷凤,你今年也有七十了吧?”陶明学道。
这一点陶明学可以保证!
即便是陶明学也深深的感觉到那种兄弟姐妹之间的可怕,这可真的是要比外人带给他的更让他心中觉得震动。
http://m.hetushu.com叶尚且还知道归根,他今年都七十六岁了,总不可能在这个年纪的时候还被赶出陶家吧?
陶明学找出了自己珍藏品里最好的茶叶,他知道龙青也喜欢喝茶,而且对茶的品味比自己还要高。
陶瓷凤笑而不语。
虽然陶瓷凤偶尔也会抽一些,但她却更是不会在大哥面前抽烟,那样只会换来训斥。
陶明学虽然相信陶龙青一定猜得到,他们几个人会聚在他这地方,却仍然不希望让陶龙青一出现在他这里,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烟味,那样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其他人来过了。
有句话说的很对,人们嫉妒的往往不是陌生人的飞黄腾达,而是身边的人飞黄腾达!
因为一旦这种厮杀开始,就意味着他没有必要再顾忌什么了。
哪怕是之后两个人之间没有了兄弟情可做,这杯茶他还是应该给他准备的。
可怕,真的是太可怕了。
“哥,这可不是冲动。”陶瓷凤道:“我只是要为了自己的将来做打算而已。”
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他不敢说,更不敢保证,他现在能做到的就只是尽可能的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