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115章 相互利用

本来陶龙青是不想去的,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去那个他不想去的地方,去解决他不得不解决的问题,面对他不得不面对的危机。
“我警告你,当我的眼睛可以看到东西的第一天,我就会找到你,让你死个明明白白!”陶艺楠恶狠狠道。
“只不过,这能坚持多久,我心里还真不清楚。”陶龙青继续道:“不知道大哥是不是可以给我指明一条道路。”
陶龙青皱了皱眉头:“这样说来,有些事情都已经商量好了?”
“还没有。”陶明学道:“你不必那么紧张。”
……
陶明学并没有接过这个话茬,继续给陶龙青倒茶。
现在他们真正要面对的问题是什么,他们两个人心知肚明,即便他们根本不是一个立场上的人。
陶明学笑了笑,他喜欢跟陶龙青说话,因为他总能把他想要表达的东西清清楚楚的传达给他,整个过程却又能只字不提。
陶明学这次没有再沉默:“龙青,你比我更清楚,也比我看的更透彻,何须问我?”
只是现在他们谁都不知道老天爷是否能如和_图_书其所愿了。
虽然说陶家在陶明学这一代的时候交托到了陶龙青的手中,可是身背长子长孙身份的陶明学仍然会为陶家未来做考虑。
“陶先生,真的是对不起!”
陶龙青进门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轻车熟路的坐在了陶明学旁边的位置上,端起陶明学给他冲泡好的茶。
“你来的目的已经达成了。”陶明学道:“何必愁眉不展呢。”
对于这些道歉的话,陶龙青没有心情理会,不耐烦的摆摆手,让他们尽快离开。
当这些人都被赶出来的时候,看到仍然在门口没有离开的陶龙青,纷纷低头表示自己无能。
陶明学也自顾品茶:“瓷凤和雾茶都喜欢咖啡,老四和老五则喜欢喝酒。除了咱们兄弟两个人之外,恐怕是没有人明白这茶香的醉人呀。”
“当然不希望是地狱。”陶龙青抬头看了陶明学一眼。
接下来的检查陶艺楠完全不再配合,她不相信这些“庸医”了!
陶明学知道他有话说,便作为一个倾听者,不再有过多的言语。
陶艺楠无法接受。www•hetushu.com
“你想让我帮你把人心往什么地方拨?”陶明学直言道。
就只有这点作用了,其他想要求的更多就不可能了。
一声歇斯底里的咒骂在陶艺楠的房间传出,紧跟着便是摔东西的声音。
“我看的再透彻,也看不透人心。”陶龙青道:“人心这东西是很容易左右的,左边是天堂,右边是地狱,只是一个小小的波动,选择就是巨大的差距。”
所以陶龙青能拿到这武夷山九龙窠高岩峭壁上的大红袍也实属不易,毕竟他可不是常年在华夏的主儿。
既然是发生的事情,便没有人能够再去改变,接受现实,改变应该改变的不利局面,这才是现在他应该去考虑的事情。
陶龙青笑了笑,这武夷山九龙窠高岩峭壁上的大红袍就那么几颗木树,每年产量稀少,能流传到私人手中的更是少之又少。若分十份儿,至少有七八份会被国家拿走招待重要宾客。
……
而剩下的两三份,有机会得到的人恐怕也超不过十人。
陶龙青这才把脸上的愁云一扫而空,和*图*书心存感激的看了陶明学一眼:“大哥,我知道你是为了陶家,我也一样,我也是为了陶家……你放心,我陶龙青这辈子只要还有能力,就不会亏待了我三个侄儿。”
“偌大一个家中,也就只能在你这栋楼里品到茶香了。”陶龙青笑了笑。
陶家现在面临的危机陶明学心里清楚,他相信陶龙青心里也清楚。
“茶是好茶,只不过喝茶的心情实在是有些赌。”陶龙青苦笑着:“我看我才是有些暴殄天物了呢。反而是他们心情好,喝点好茶也配得上自己的心情了。”
陶龙青知道女儿的脾气,只是对这些人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
然后他便亲自冲泡了茶叶,笑着坐了下来。
房间内仍然不断的传出摔砸的声音,陶龙青知道自己去劝说也没有任何的意义,长叹一声便甩手离去。
少许之后,他才开口道:“他们虽然不喜欢品茶,但想必若是来到大哥这里,大哥也一定会拿好茶来招待吧。”
陶明学思考了片刻:“龙青,大哥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有能力,我能拨的恐和图书怕只有我自己的这颗心,至于其他人的,我还真的不敢保证,我也没有那个资格去帮他们拨动。”
这对于陶龙青来说可真的算不上是什么好消息啊。
这怎么可以呢,这绝对不可以啊!决绝对对的不可能!
“我让你们来是给我治病的,不是来给我解释的!”陶艺楠再次胡乱抓起东西就砸!
“我的处境我自己心里清楚。”陶龙青继续道:“好在自己的亲兄弟没有在这个时候马上就落井下石。”
陶龙青沉默了许久,还没有决定,意味着已经有人提出了某个“要求”甚至是动作的具体“计划”。
站在门口一直没有离开的陶龙青,脸上突然布满了阴霾,他知道如果他猜的不错的话,女儿这次真的是要蒙难遭罪了。
明确的形容,就是可以看得出来大致轮廓,走过来的东西可以分清楚是人是狗还是汽车,但其他的就无法辨别了。
“你们不是专家吗?连这么点问题都治不好还算什么狗屁专家!!”陶艺楠毫不客气的辱骂道:“都给我滚!”
刚才,就在刚才,这几个狗屁眼科专家,竟和_图_书然告诉她,说她的眼睛受到了非常严重的挫伤,视网膜眼角膜都严重受损,不可能恢复了,而且她的神经系统因为她搓揉的缘故受伤,即便是能搞到眼角膜也没有什么作用了。
当陶明学听到敲门的声音时,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个字:“进。”
若是放在整个的陶家气数大局上的话,他们到也可以说是有共同立场的,他们都不希望陶家因此而没落。
“这是自然。”陶明学笑了笑:“只不过我可不会拿这武夷山九龙窠高岩峭壁上的大红袍给他们去暴殄天物。”
陶艺听到这些当然会发飙,换做是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还有,就是更换手术之后的眼睛可以分辨出白天和黑夜。
陶明学哈哈轻笑几声,陶龙青的目的达成了,他的目的也达成了。
因为这眼科专家竟然告诉她,即便是她拿到最好最配型的眼角膜,他们帮她手术之后,她看东西也是相当模糊的。
陶龙青笑而不语,细细品茶。
“陶小姐,这是诊断结果,您必须接受啊!”
“陶小姐,你应该听我们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