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233章 对手的拉拢

“兄弟,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就不和你浪费口舌了。”老牛道:“但我依然想告诉你,我很欣赏你。”
“所以我和他之间这点事儿,必须解决了。”老牛道:“我早晚都要让他把欠我的还给我。”
“看来他还真没把你当自己人。”老牛道:“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大概一两个月之前,一个女人去赖家偷东西,然后被赖闻给抓住关起来了,赖闻至今没放人,相信这女人一定是极品。我已经安排人查出来了关那女人的地方……”
“当然不会。”老牛道。
徐云摆摆手:“我已经有事情做了,牛哥,若是再答应你,你觉得我这人靠谱吗?”
老牛是古玩界里的小白,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被忽悠太正常了:“富春海居图!”
老牛呸了一声:“赖闻搞古玩搞收藏,我是看他很有能耐,才找他弄了两件玩物,却万万没想到,这家伙给我的两件东西里面有一件是赝品!坑了几千万!”
只有这种心态的人才最终才能在这黑乎乎的道儿上混出点地位来。当然,有这种想法的人,百分之九十以上也都死于非命和*图*书了。
“好!”老牛马上示意手下人开车门!两人上车关门,车内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事儿我真没办法交代。”徐云道:“牛哥也知道,这是赖老板的命令,况且……当时你的人是要抢东西,我出手也是天经地义。”
“你都去他家里了,还不知道这事儿?”老牛一怔。
徐云干笑几声,都多大人了,还争风吃醋呢,真特么有意思。
一旦这种人做了对手,那他可就真的没办法翻身了。
华夏建国这么多年,还真没有黑老大能善终的,当然,港澳台那些不能算,毕竟一国两制呢,那边有些人混的好还是挺潇洒的。
“为了一个女人不值得。”徐云笑了笑。
就这些人,最后也都没能逃得过法律的制裁,所以老牛最终也逃不过。
“牛哥,是否可以借一步说话。”徐云突然的严肃,让老牛还真有点不适应呢。
“牛哥,你和赖老板有什么深仇大恨啊?”徐云道。
“牛哥这话说的我都感动了。”徐云哭笑不得:“听牛哥的意思,那是觉得我这人还不赖呢?”
他还没有被解决,那是http://m•hetushu•com因为他还不够牛。
至于大陆的黑老大,结果基本上都是死路一条。当年山西名声显赫的马虎,当地地痞流氓,社会渣滓,还有政界的腐败分子纷纷投到他的旗下。为达到壮大势力称霸一方的目的,马虎大肆购买储存枪支弹药,经常酿造黑吃黑的恐怖事件。
徐云的好奇心起来了:“赖老板这事情是有意而为,那他肯定事出有因吧?”
“什么东西啊……几千万?”徐云试探道。
徐云脸上的表情突然就收了起来:“什么金丝雀?”
“这么说,你是铁了心要帮赖闻了?”老牛皱起了眉头,这就可惜了,不只是可惜,还有些可怕。
老牛哦了一声,虽然不太相信徐云的话,但也没听出什么破绽。
徐云笑了笑,心道你他妈也不是真心实意的,大家都是互相利用而已。
徐云现在没什么开玩笑的心情了:“我好像刚才告诉过你,我和他的关系并不熟悉,只是普通交情。他也没必要把什么都告诉我。”
“是吗?那我可受宠若惊了。”徐云道:“牛哥,我刚才脾气急躁了点,给了你的人hetushu.com一膝盖,你不会介意吧?”
老牛却心里不服啊:“不值得是不值得,但这是面子问题!我听说他最近又金屋藏娇了,有一个金丝雀被他关在别墅了,老子一定给抢出来,我让他为了一个女人忽悠我,我就是要玩儿他女人!”
徐云这才咧嘴笑了:“真不好意思啊牛哥,我下手重了一些,若是真的伤了人,那就太抱歉了,你还是让他去医院看看吧。”
面对徐云这种人,老牛心里很清楚,若是不能让他当你的手下,那也绝对不能让他做你的对手。
老牛点点头:“去哪?”
那可比老牛狠多了。
“那他还在这里窝着呢,看这样子是要讹我啊。”徐云挠挠头:“能不能……”
至于东北的乔四,华东的梁三,西北的曹二,华南的大勇……更是一个个老牛无法触及的大佬。
“你车里。”徐云低沉道。
“给我起来滚蛋!”老牛一声令下。
“我若看不见,肯定不会管。”徐云煞有其事道:“我和赖老板也真没你想的那么熟,我真不是他什么心腹,只是他帮过我一点忙,我帮他一下是礼尚往来。”
所以m.hetushu.com哪怕是不择手段,也不会再去当一个烂命苟且的人,即便是死,也要风风光光。
所以他若不是心里有想法,还真不会对徐云那么客气。
“我一直都很欣赏人才。”老牛微微一笑:“我知道,赖闻肯定对你也说过这些话,但他是不是真心实意的,我就不敢保证了。”
徐云见识了戴胖子的事情,也不难理解老牛现在的心情。
老牛是个人精,在湘湖这块地上,除了赖闻的名气比他大,财大气粗他不敢直接招惹的,还真没有几个人是他不敢直接教训的呢。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老牛淡淡道:“今天,听说你一个人就废了我十几个人……这件事情你是否打算给我一个交代?”
噗——!徐云差点喷出来,听说过富春山居图,还头一次听说富春海居图呢。赖闻这是真把老牛当傻子耍了。
“赖老板的确是有些过分了。”徐云道。
这家伙是真疼,不是装的,但老大都发话了,他哪还敢不做,疼的直不起腰,爬也要爬走。
毕竟这可不是一个平安无事的道路,太多危险都是不可预计的。老牛能混到今天,那也是八分运气www.hetushu•com,说不定哪一天运气没有了,他也就离死不远了。
“什么狗屁事出有因!不就是他的一个小情儿跟我跑了吗!老子又他妈不是不还他!玩完了我也没留下啊!再还给他他还不要了!就记恨上我了。”老牛呸了一声:“妈的,早晚我砸了他收藏室!”
“那若是现在我还要抢赖闻的东西,你会不会出手?”老牛道。
徐云当然不能阻止人家报仇啊:“牛哥,古玩这一行,水太深了,你若是什么都不懂,就别入行,不入行就不会被打眼。”
而老牛没那么多道道,老牛玩的就是黑,靠的就是黑,赚钱吃饭养家糊口,都是靠的一个黑。
“那我若是想让你为我做事呢?”老牛道:“你会拒绝吗?”
徐云是厉害,但厉害能厉害的过他身边这些人带来的好几只枪吗?所以老牛并不畏惧徐云。
今天赖闻想坑戴胖子,那是有原因的,想必坑老牛也是有原因的。
赖闻玩儿的是商,玩儿的是收藏,玩的是钱生钱。
涉黑还能混大的,没几个人是要命怕死的主儿,这类人徐云也见的多了。烂命一条混出来的,一个机会上位了,上位之后肯定谁都不想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