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20章 茶

顿了一下,若莱施文继续道:“但有些事情,在我看来是小事情,不值一提,但是对兄弟你或许就不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情了,你说我说得对吗?”
或许一时之间不会有什么体现,但是随着时间的增长,这种体现会变得越来越明显,变得越来越清晰。
“对我而言可就是不一样的了。”若莱施文道:“今天,你就算是要拿走三十三亿比索,我也绝对没有二话,愿赌服输,如果连开赌场的人都做不到这一点,那这赌场就真的是不要开下去了。”
在如今的这个社会上,多个这样子的好朋友,对于他的整个人生都是有帮助的。
若莱施文怔了一下,徐云这番话让他有了兴趣:“那你觉得什么才是最好的普洱茶?”
“大老板太客气了。”徐云淡淡道:“我知道大老板是有权力有地位的人,也是有人脉有能力的人。最近手里也确实有些小麻烦。”
小雅在旁边根本听不明白两人再说些什么,推来推去,就像是一场语言上的太极拳似的。
大老板看着徐云没有说话,似乎是等待着什么。
在菲律国,凭他若莱施文的关系,很多http://www•hetushu.com事情做起来都会轻松简单的太多太多。
徐云和小雅在大老板的引领下,进入了属于他个人的茶室,相当的别具一格,和楼下赌场完全是两者不同概念,两种不同风格,楼下的所有俗气一扫而空!
“大老板言重了。”徐云端起茶杯,轻品一口:“好茶。”
大老板微微一笑,示意两人喝茶:“兄弟,我们既然如此一见如故,是不是也应该做一个自我介绍啊?”
到了若莱施文的这个年龄,很多人都会意识到,一旦碰到奇人异士,特殊人才,都一定要交结,能拉拢的就拉拢,不能拉拢也能算是交一个好朋友。
“大老板见笑了。”徐云微微一笑。
呼,女人的命运总是如此的坎坷,而她这种职业的女人,那就更加的坎坷了。
茶宜精舍,净几明窗!
当然,如果是一个无用的废人来求他若莱施文做事情,那不好意思,废人只会被他的保镖给打出去。
“大老板的意境果然是不一样啊。”徐云微微一笑:“有话道,云林中松月下,花鸟间清泉白石,绿鲜苍苔素手汲www.hetushu.com泉,红妆烹雪泥炉吹火,茶香四溢。”
“这是没把老哥当朋友吧?”大老板道:“我若莱施文在菲律国还是有些威望的,兄弟和我交个朋友,对自己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
若莱施文的目光没有离开徐云:“有些事情,在你看来是小事情,不值一提,无所谓,但对我而言却是重要的。”
“一味只喝老班章,真景迈的人懂茶吗?很难回答。那么一辈子只喝台地茶的人你能说他不懂茶吗?这恐怕更难回答。于普洱而言,陈香是很重要的,但是这样的陈香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徐云继续道:“至少,喜欢绿茶的人就不能接受。喜新与厌旧着实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几秒钟之后,徐云才道:“兄弟姓徐,单名一个云字,如果大老板不嫌弃的话,我可就真的高攀了啊。”
“徐云,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说话做事都非常直白的人,我想要做的事情,想要解决的问题,都非常的痛快。”若莱施文道:“我在社会上已经走了这么多年,看人一直都是非常准确的。”
“不,我真的不是没有不把大和-图-书老板当朋友的意思。”徐云认真道:“我是真的觉得自己身份低微,高攀不起。”
“好!好!”大老板拍手叫绝:“真没想到兄弟年纪轻轻居然就有这等文采,实在让人佩服。”
徐云哈哈的笑了几声。
什么此间无处不漫茶香,又无处不参禅意啊,换做是她,只感觉到这里面的非同寻常的气氛,根本不可能说出什么绿鲜苍苔素手汲泉,红妆烹雪泥炉吹火之类的话来。
“来,先喝茶,自信的品一品这茶香,有什么事情我们再坐下来慢慢聊。”若莱施文示意徐云继续喝茶。
小雅被徐云展现出的这面书生气给惊道了,徐云真的是让她惊叹不已的一个人。
徐云摇了摇头:“大老板千万别把这个当成是什么人情,这对于我而言根本是无所谓的。”
“让二位到蓬荜喝茶,委屈了。”大老板示意手下人去准备茶水,然后自己先坐了下来。
茶水很快就送了上来,上等的普洱。
现在小雅最担心的就是她晚上真的会被徐云送给这个大老板。
“不不不,我没什么文采,主要是大老板这茶室的意境好,才让我稍有感触。”徐云摆摆手:“此www•hetushu.com间无处不漫茶香,又无处不参禅意,任何人都会有感而发的。”
徐云自贱道:“我这种小角色在大老板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自我介绍实在惭愧。”
“哈哈哈,兄弟不必着急,如果有什么事情还没考虑好要不要开口,那也无所谓。”若莱施文道:“今天你给了我这么大的面子,我非常感谢,这个人情我是不会扔到一边的。”
徐云心中道,这名字哪儿好了?这不跟扯淡一样吗,一点诗意和逼格也没有的名字啊,你看人家那些牛逼的名字,什么龙傲天,叶良辰,赵日天,这些名字多霸气啊。
说实话,徐云还真的是挺喜欢这个地方的,在这个地方焚香兀坐,很容易让自己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幽人雅士。
而徐云这种不一般的人,愿意和他结识,有事情会用的到他帮忙,若莱施文一向都是乐于助人的。
徐云点点头,表示同意。
若莱施文心中有了一丝喜悦,他想和徐云的关系走进一些,帮一下徐云,给一些小恩小惠,显然是绝对可以收拢人心的。
“有什么需要我的,尽管开口。”若莱施文道:“我是诚心实意交你这个朋友,这句话我都直说hetushu.com了,你还有什么是好顾虑的呢?”
今天徐云来不为了赢钱,而是为了赢得他这一层关系。
“所以,如果兄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若莱施文已经看得出徐云的目的。
“哈哈哈,这才是朋友。”若莱施文终于再一次露出笑脸:“徐云,好,徐云!好名字。”
这里所有家居摆设全部都是上等红木,给人的感觉着实是非同一般。
若莱施文忍不住拍手叫好:“想不到兄弟年纪轻轻对茶道居然有如此之深的领悟,我真的是忏愧啊,品茶那么多年,自以为对茶非常了解,却根本不知道真正的‘茶意’,惭愧惭愧啊!”
“大老板果然是快人快语。”徐云微微一笑:“你这样一开口,我反而是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他就叫一个徐云,真不知道若莱施文有什么值得叫好的。
徐云把手中的茶杯放下:“虽然茶分三六九等,但是在不同的人口中,品味出的却是飘香各异的味道。不同的人,不同的故事,领悟出的道理也会有几分不同。”
“嘴巴喜欢,身体舒服。就是最好的普洱茶。”徐云的话虽然简单,却触及了若莱施文心灵最底层的涟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