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21章 若即若离最拿人

当然,小雅心里很清楚,自己这种身份的女人根本配不上眼前这么优秀的男人。
这一幕不仅映在了若莱施文的眼中,也映在了徐云的眼中。
“是啊。”若莱施文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如今这么浮躁的年代里,能够真正坐下来品茶悟禅的人已经不多见了,每当我感觉自己浑身缠满了世俗罪恶的时候,我总是喜欢坐在这里,泡一壶好茶。”
徐云要的效果是什么,是让若莱施文感觉他可能有机会帮徐云解决问题,而徐云也并非是没有他若莱施文就不行。
“是吗?”若莱施文终于抓住了转移话题的机会:“就在楼下,有我特意装修的几间套房,平日有朋友来,都选择留宿一宿。”
小雅表情上的失落绝非演戏。
当然,第一个比喻绝大多数人这辈子也看不到了。第二个比喻的可能性基本每四年都会见识一次。好在这一次命好,出线了啊,徐云记得上一次出线的时候他还没一辆小轿车高呢,现在他都长得比越野车还高了。
“大老板这是再打我脸呢。”徐云道:“小雅,既然大老板那么看得起你,今天晚上你就陪大老板聊聊天,说说话。hetushu•com怎么样?”
说心里话,徐云搞不明白若莱施文的心里究竟是如何想的,一开始他不断追问徐云有没有什么需求。
“人生如茶,茶如人生。茶隐喻着人的一生一世。”徐云夸夸其谈:“人生的第一道茶,初品,苦涩无味,如同人生之初浸漫的苦涩岁月,此时需要磨励心性,劳其筋骨,沐浴风雨,追寻人生之茶的清香。”
“有人说品茶如品味人生,唯有历经沉浮,才有醉人醇香。茶馨如兰心,品茶论道,一冲一饮间,一沉一浮间,释放的是春的清幽,夏的炽烈,秋的醇厚,冬的清冽。”徐云高谈阔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细细品味,或苦涩或甘甜,或醇厚或恬淡,意味悠长,体味的是人生的脉脉清香。”
“茶凝聚了人的一生,或美好或烦恼,或寂寞或遗憾……要慢慢品尝,才能品出人生况味。正如人生不要太过匆忙,不要错过欣赏沿途最好的风景。”徐云说着,看向窗外的风景:“这里的风景真的是让人流连忘返。”
而换一个方式说,小组赛上,华夏国足已经被南亚某战乱国家支离破碎的球队踢http://www.hetushu•com了个二比零了,国足出线无望,也就放弃了,然后那国家在比赛结束的前一分钟又进了一个单刀球。
“是是是。”若莱施文此刻已经无心在听。
若莱施文想要玩儿深沉,那徐云就陪着他玩儿。
这两种事情的性质完全不一样,说白了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
然而徐云却完全没有表现出要把话题牵回去的意向。
“兄弟有这么漂亮的女友,今天晚上就留下好好嗨一下。”若莱施文道:“我就没兄弟这么好的艳福了哦。”
如今的年轻人,没有几个能够扛过他当年所承受的那种苦涩年代了。
所以徐云真的说这些东西,若莱施文是并不感兴趣的,他的兴趣都在权力和金钱上。
“然再砌,醇香渐渐散去,只留下淡淡地回味,正如人生之晚年,繁华散尽,绚烂沉寂,返璞归真,一切皆淡然也,入宠辱不惊,去留无意之境界。”徐云说完,喝尽杯中茶水:“大老板,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这种情况,若莱施文就会对徐云有一定的要求,毕竟这雪中送炭的事情可是一种恩情。
徐云说出这番话,若莱施文不得不和-图-书佩服,这么年轻能够有如此深厚的人生阅历,奇才!
这话显然是会让若莱施文有非常强烈的共鸣感。
徐云仍然在谈:“再砌再品,浸出茶的本质,精髓,始感醇香浓郁,回味无穷。此时的人生正值风华正茂,洋溢着青春活力,事业顶峰,体验到苦尽甘来之味,此乃人生第二道茶也。”
这老狐狸啊,无非是在试探徐云所谓的“麻烦”对于徐云而言究竟是不是着急的,是不是重要的。
“我听你的安排。”小雅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张开了口。
“那我可真的是太荣幸了,大老板能这么看得起我,我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了。”徐云说完,看了小雅一眼。
他茶室虽然品味很高,但他绝非是一个真正懂得茶语禅意的人。
若莱施文点点头:“在我眼中,能够留住在我这里的朋友,绝不超过十个人,而徐云兄弟你是其中之一。”
的确如此,苦尽甘来的滋味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若莱施文能有今天,他曾经所受到的苦绝对不是现在年轻人能够想象的。
或者说,若是她能早几个月认识徐云,也不会走上这条路了。
就好比一场足球比赛,时间还和图书剩半分钟,此刻比分零比零,华夏队前锋一个大脚,直接把足球踹进欧洲队球员把守的大门!当欧洲队球员懵逼结束的时候,裁判的哨声也响了,华夏队一比零绝杀欧洲强队拿到大力神杯!
这一球就是雪中送炭,没有这球不行。
只是她这辈子能有幸接触一次这么优秀的男人,也算是不枉此生了,如若再有来世,她肯定不会选择现在这条路了。
这说明徐云不希望让若莱施文感觉自己的事情就是必须有求于他,对于徐云而言,他要表现出的绝对不是这种感觉。
话回正题,徐云一番云山雾绕的茶语禅意开扯,扯的若莱施文是雾里看花。
“品茶能净化心灵,滤去浮躁,沉淀人生领悟。”徐云也摆出一副看破世俗的样子。
说到这时,徐云知道对方想要主动转回主题了,可他却故意继续延误起来。
“如此品悟,我真的是太佩服了。”若莱施文这话是诚心的,没有所谓的虚情假意。
“是吗?”徐云故作惊讶道:“这么好的地方,那可没有多少人能够有荣幸吧?”
而当徐云说出自己有一些小麻烦确实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他又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聊起和_图_书了茶语禅意。
若莱施文是否听得进去徐云并不敢说,但小雅是彻底着迷了。
一个真正参透了茶语禅意的人,是不会像若莱施文这般追踪权力和金钱的。
这只能说是一种锦上添花,绝非雪中送炭。
如果是徐云非常在意的,徐云肯定会表现出将把话题拉回主题的想法,这样的话,就说明徐云这件事情迫切需要他若莱施文的帮助,若莱施文这时候伸以援手,叫做雪中送炭。
徐云微微一笑:“茶本无意,喝的人若有心,茶便有了它的茶语禅意。”
小雅知道,她的命运或许是要有所改变了。
若莱施文的双眼明显放出青光,对于他而言,真的不缺女人,但是他缺的是一种刺激,比如在一个女人的男人面前,就能对这个女人动歪心,这是若莱施文所需要的刺激。
她被徐云的博学和口才说的整个人都花痴了。
这就是锦上添花,无非是让比分更好看了,进球和不进球都不能改变这件事情最终的可能。
小雅就是没有熬过人生之初浸漫的苦涩岁月,她没能坚持住心性的磨励,没能坚持住筋骨的劳累,没能扛过风雨的沐浴,所以她才没有品味到人生之茶的清香,从而沦落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