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22章 大老板的失落

这时候,若莱施文就等着徐云主动送他,这么极品的女人,还是朋友的女人,这种感觉太不一样了。
二人世界意味着没若莱施文什么事儿啊。
倘若徐云真的把女人都送给若莱施文,若莱施文就不会再问徐云有什么麻烦了,这说明徐云的麻烦一定很大。
三少一脸茫然,根本不明白父亲这又是怎么了,大发感慨,又要教育他!
这时候,三少出现在办公室,来到若莱施文的面前:“父亲。”
这让若莱施文根本抓不住徐云有任何的弱点,他没有任何的突破口和切入点。
“唉……”没等三儿子说完话,若莱施文就长叹一口气:“你什么时候才能够成熟一些?”
每一次都说哥哥,每一次都说他不够成熟,能力不行!
徐云一摆手:“绝对不是,在菲律国我若连大老板都信不过,我还能信得过谁?”
小雅虽对徐云没有太多的了解,可是看到徐云这个表情,也知道这肯定又是逢场作戏,他究竟要做什么,小雅没有办法猜测明白。
“看样子兄弟还是信不过我。”若莱施文用有些伤心的语气道。
笑容里的失落是无法掩盖的。
http://www•hetushu.com然怎么可能把女人都送给他?那说明若莱施文的价值非常的高。
此刻徐云在若莱施文心中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若莱施文完全不想失去徐云这个朋友。
徐云最终也没有说出他所面临的麻烦,这是让若莱施文今天最失望的事情,这比错过一个女人更让他懊恼。
这是若莱施文此刻最头痛的事情了。
徐云笑了笑:“大老板,别那么不解风情嘛,这地方那么好的欢迎,是不是也让我和女友先度过一个美妙的二人世界。”
“大老板?”徐云笑看着若莱施文,若莱施文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收起刚才无意间流露出来的表情。
若莱施文在这一刻甚至险些惊呼出声,现在年轻人是真放得开啊。
徐云摇摇头:“都是一些小事情而已,都已经那么晚了,明天再说吧。”
徐云的多变让小雅对他更加的充满了好奇心。
“不行了,我已经老了,年轻不在,有些东西是有心无力了啊。”若莱施文哈哈大笑,用来掩饰自己的失望。
若莱施文还等待徐云邀请他三人行呢。
现在社会上所谓的http://www•hetushu•com“朋友”谈的可不是感情,而是相互之间有没有利用的价值。
徐云哈哈一笑:“大老板也不要浪费了你的时光啊。”
“你觉得那个人怎么样。”若莱施文淡淡道。
但徐云现在的话彻底把他的想法给扼杀了,现在他若还敢动歪心,那就是对徐云的一种蔑视和不尊重。
这自然不会把什么信任交给徐云了。
三少愣住了。
若莱施文绝对没想到徐云会这样说。
若莱施文的“期待”早已经全部映入徐云的眼中,徐云笑了笑,突然改变了自己之前准备好的战术。
一切不确定之前,若莱施文也真不敢对徐云动什么心思。
“走吧,兄弟,让我的人带你们去楼下的房间。”若莱施文安排好之后,转身对徐云道:“你们先去休息,我安排人给你们送两瓶好酒,记得,好好玩,不要浪费了青春大好的时光。”
至少现在是绝对不可能的,现在徐云在若莱施文眼中就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这把双刃剑还非常不容易驾驭。
这就是若莱施文占据下风的原因。
小雅回头看了徐云一眼,不明白徐云这葫芦里究竟是卖和_图_书的什么药。
就目前两人的谈话来看,若莱施文是不占上风的,因为他至今都不觉得徐云有什么事情一定需要他去帮他的。
小雅的目光看向窗外,她没敢在回头,因为她担心自己惊讶的表情会让对方看破什么。
“那有什么麻烦还不愿意告诉我,让我帮你解决吗?”若莱施文马上追问。
而此刻,徐云突然改变了之前的想法,也是因为若莱施文这个家伙实在城府太深了。
“兄弟,我突然想起来,你刚才说你有一些小麻烦。”若莱施文终于无法再继续忍下去:“不知道是碰到了什么样子的麻烦,我能不能有幸帮兄弟解决一下?”
徐云突然做出的变化让小雅感到非常的意外,她不知道徐云为何会突然做出改变这种变化,这对于小雅而言是一种上帝的眷恋一般。
等到徐云和小雅去了房间之后,若莱施文脸上面无表情,这个让他搞不清猜不透的年轻人,这对他究竟是福是祸呢?
几番套路之后,徐云才基本摸清楚若莱施文的心中想法,如果这时候还把小雅送给他,那就等于把自己的身份给降的太低了。
“的确是我不解风情了。”若莱施文微微和*图*书一笑:“那我这就让人安排你们去房间。”
每次听到这个,三少就恨不得杀了自己的哥哥。
若莱施文一怔,失落是肯定的,一开始他想要达到雪中送炭的效果,结果现在连锦上添花都没有了机会。
“今天你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儿了。”徐云看着小雅,脸上露出轻浮的笑容。
从一开始有意把女友送给他,到现在非常明确的表明这女人是他的,让若莱施文想都别想。
即便是茶语禅意的话题停住了,徐云也没有再一次提起过自己的那些“小麻烦”。
“你知道吗,你比起你哥哥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若莱施文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儿子一眼:“如果不是他那么倔就好了。就你现在的这个心智,你让我怎么能够放心的把云霄赌场交给你呢?”
说罢,若莱施文就失落的站起身,找来手下人吩咐。
“哈哈哈哈!”若莱施文用笑声掩盖自己的尴尬,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却想的是“朋友妻不客气”。
若莱施文笑意里带着一丝微弱的苦笑,对于眼前这个年轻人,他真的完全没有摸透。
就目前来说,徐云在若莱施文的眼中是有价值的人,是可以交朋http://m.hetushu.com友的人,而若莱施文在徐云眼中似乎也并非就一定是有价值的人。
“既然大老板都这样说了,我就不再客气了。”徐云微微一笑:“谢谢大老板的盛情招待。”
当某些人的心态变态了之后,所寻求的东西,所寻求的刺激,就完全的不一样了。这是何等的悲哀啊,这是何等的病态。
“很危险。”三少道:“这个家伙的手段太可怕了,我们绝对不能留着,若不然我们赌场根本就没办法继续经营啊!一次就一赔十八……”
“我只是开个玩笑,希望大老板不要介意。”徐云微微一笑,一把将小雅搂入自己的怀中:“有句话叫朋友妻不可骑,当然,也有些脑子坏掉的人会说,朋友妻不客气,大老板应该也听说过吧。”
“那我现在就让人给你们准备房间。”若莱施文微微一笑。
反而是那种用不着他,或者是用他不用它都无所谓的人,而且对他来说还是一个有能力的人,若莱施文反而会放在心上。
徐云对若莱施文已经有了基本的了解,若莱施文不会拿一个“肯定有求于他的人”当回事儿看待。
而且小雅也不想让若莱施文那恨不得将她撕掉的眼神继续留在自己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