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27章 父子之间的赌局

三少惊愕。
若莱施文看着儿子,意味深长道:“你早晚都会明白一件事情,当你面临危机的时候,就会意识到之前积累的人脉关系有多么重要了。临时抱佛脚往往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三少一下就愣了。
跟他们这种人做事的,哪有输过的?输一次那都是死的代价。
若是里子不够扎实,皮囊再漂亮,也是瘪的。
“高手能将真气化为己用,弹指挥手之间就能把一切问题都解决掉。”若莱施文道:“骰子没有别人动手脚,就是他自己,他是一个能够将‘气’运用到一个新层次的人,庄徊和他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云霄赌场?呵呵呵……你觉得你爸我会在乎吗?”若莱施文道:“你若真能赢,我还真的是会很高兴,我心里是很愿意输掉的,明白吗?”
“爸,我只是不明白,你做这一切对你有什么意义吗?”三少道:“这个家伙能做什么?他能帮我们解决什么问题吗?”
而就在小雅去洗澡的时候,房间门终于被人敲响了。
没有任何一口饭是容易吃的。
大不了明天早上来一个晨戏,再辛苦一下小雅陪着他叫几声床,也别委屈了若莱施文他们爷俩,多听一场算是给的小费了。
“他hetushu.com是一个高手。”若莱施文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你是不是至今都不明白骰子为何总是三个六吧?”
三少见手下人离开了,也站起身:“爸,现在我们要做什么啊?这家伙你觉得靠谱了吗?”
现在这一刻,就是要看看庄徊的里子够不够扎实了,若是不够扎实,那就只能是瘪的皮囊,再也没办法在这个世界上立足了。
“好了,你走吧。”若莱施文大手一挥。
“你说呢。”
不过,若莱施文话锋一转:“但是如果你输了,你有可能就会赔上庄徊,如果庄徊死了,你要平静的接受。”
“谁啊,都那么晚了还来敲门!不知道这样会影响别人休息啊?”徐云不耐烦的对门口喊道。
就算是对方没能把他给干死,耽误的事情回来之后主子方面也会把他给干死的。
这隔音效果还真不错,门外的人在门口解释的声音不算小,但传入房间就几乎没多少分贝了:“对不起,徐先生,我为我的行为给您道歉,如果您方便的话,我去帮您将酒水车推出来。”
门外隐约传来解释声:“不好意思徐先生,是我们大老板让我来问一下,两位是否还需要酒水?如果需要的话,我在给和*图*书两位准备。”
所以看到别人赚的轻松的时候,千万别羡慕,看到自己赚的少的时候,也千万别认为是职业或者行业的问题,根本在于个人不够努力。
“对不起,徐先生!”这家伙赶紧低头就离开了。
“那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三少咬牙道。
若莱施文苦笑的站起身,今天他还是回家的好,不然晚上一定会被折腾的睡不着:“有这个自信是好的。我先走了,你自己留下来慢慢玩。”
徐云笑了,看样子若莱施文这老狐狸还是不希望他看到冰桶里面的窃听器。
三少点点头:“怎么赌?”
“庄徊是高手。”若莱施文点点头。
若莱施文摇了摇头:“你还真是太稚嫩了,根本不知道高手的概念。”
对于父亲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做法,三少显然是非常的不满意。
“爸,那你可要说话算话啊。”三少忍不住提醒一句。
搞房地产,搞资源,搞航天材料这类的听起来够高端吧?也有半年就赔的底朝天,看起来表面上光鲜亮丽,其实骨子里除了欠下的债之外,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一具皮囊而已。
若莱施文见他这样,心里也是非常不爽,这个儿子真的是让他操碎了心,什么事http://m•hetushu•com情都做不好,什么事情都抓不到重点。
“高手?”三少道:“爸,你觉得我身边的庄徊是不是高手?”
“那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若莱施文道。
“庄徊是高手,而那家伙是高手中的高手。”若莱施文道:“至少在骰子上面,庄徊没有赢他。庄徊想改变点数,必须去碰到赌台,而对方根本不需要碰到赌台。”
“老三,我可是已经把丑话说在了前面,如果你的人废了,千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若莱施文最后一次敲打儿子。
三少怕的就是父亲给他说这句话,他从小就猜不透父亲的心思,所以不管他怎么样子回答,都不可能给与父亲满意的答案。
三少得意了:“爸,你看看庄徊和那小子之间的差距,你还会说那小子是高手?”
徐云和小雅又演了一会儿戏,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还没等到有人来敲门,徐云就示意小雅真的去洗个澡,如果说若莱施文他们父子俩愿意偷听一宿,徐云也没办法,那就睡觉,让他们等着去吧。
三少一下就愣了。
“爸,你就放心好了,庄徊还没有输过呢。”三少冷笑一声。
服务人员一边陪着笑脸一边进房间把酒水推车和冰桶一起推走,看www•hetushu•com着床上和地上一片狼藉的样子,他对徐云也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可三少根本不知觉悟:“我做的决定,我是不会后悔的爸!”
徐云故作不耐烦:“你是太小气还是你家大老板小气啊,这一个破推车,一个破冰桶,我还能偷了是怎么地?赶紧滚蛋!”
“爸,你这么说就有些过分了吧?”三少道:“庄徊也是华夏来的,那小子也是华夏来的,即便你觉得那小子厉害,也不用贬低庄徊吧。”
等徐云重重的关上房门以后,他才连忙将冰桶里的窃听器取出来,将推车找个角落放下便匆忙赶往了楼上大老板的办公室。
若莱施文和三少都在办公室等着他呢,他来到之后将窃听器上交,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下房间里的狼藉,三少中途听得添了好几次嘴唇。
想要每年都轻轻松松躺着赚钱是不可能的事情,任何一行都有任何一行的规矩,谁都没捷径可以去走。
今天晚上明明是要查探一下正事儿的,在他这小儿子眼里居然成了一件不正经的事情。
“他可以利用任何的手段,只要能把姓徐的年轻人给杀了,我以后就将整个云霄赌场彻底交给你经营。这里的一切就都是你的了。什么都是你说了算。”若莱施文淡淡道。http://www.hetushu.com
人这一辈子最需要的可并不是皮囊,而是里子。
“不好意思,徐先生,我们大老板是担心晚上冰桶的寒气和潮气太重,影响了两位的休息,所以特意吩咐我过来的。”门外的人再次解释道。
三少皱起眉头:“爸,那就算是为了以后考虑,那你觉得他能做什么?”
三少面带怀疑的看着父亲:“他肯定是做了什么手脚,但是我们没有看出来,但你说他是高手就有些太勉强了吧,他根本没有动,我现在还怀疑他是不是还有别人帮他!”
捡破烂听起来挺低端的吧?就算换上一个破烂大王的名字,那听起来也听低端的,但若能垄断一个百万人口的小城市所有破烂和二手资源,年入千万的跟他妈玩儿似的。
徐云这才一脸不爽的上前打开门:“我是真服了你们了,不过,还是要帮我谢谢你们大老板,替我想那么多,我心里很感动。”
徐云瞪了他一眼:“看什么呢?难不成还想看点什么福利啊?”
“你安排庄徊晚上去房间行刺。”若莱施文道。
而若是他能有足够扎实的里子,那就不一样了,那样瘪的就是徐云。
“回去告诉你们大老板,我谢谢他的好意。”徐云道:“还有,你别再来敲门了,真把老子吓痿了你可赔偿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