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85章 丧心病狂

“总统,如果你还不能冷静下来,你将会亲手断送你的一切。”若莱施文深呼一口气:“我没有再跟您开玩笑!”
若莱施文此刻还真希望阿鸡懦会一怒之下开枪杀人。
若莱施文当然有见不得人的东西,但是他家里的电脑里真的什么都没有,他一点都不怕查:“那希望总统先生好好检查。”
他手下人都懵圈了,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真的照做,还是若莱施文只是想要“嘲讽”一下阿鸡懦。
当十几台笔记本电脑放在阿鸡懦面前的时候,阿鸡懦的火气再一次腾空而起!
“打电话让你的人把电脑给我带回来!今天我就留下你一条命!”阿鸡懦歇斯底里的吼叫完全不在乎会不会被外人听到。
阿鸡懦面无表情:“不必了!”
阿鸡懦指着所有若莱施文的电脑,对手下警卫队的人道:“把这些电脑全部都给我带走!”
“是啊总统先生!您一定要冷静!”警卫队队长也知道,这若是出了事情,他也是有责任的:“这一切说不定都是误会!我相信若莱施文先生是不会做那么愚蠢的事情的。”
听到若莱施文的含沙射影,阿鸡懦愤怒的甚至失去了总统应该有的风度,他硬是一脚将若莱施文的茶几给踹出去十几公m•hetushu•com分!
若莱施文点点头:“刚才总统先生就跟我说过了,您要找您的电脑。可以,我这里随便您找,您甚至可以把我的电脑也全部都拿走,只要您喜欢就好。”
“来人,把这桌子拿出去扔掉,差点伤了总统先生的脚!”若莱施文怒斥一声。
若莱施文一咬牙:“我不知道你究竟想要什么!我手里没有你想要的东西!”
若莱施文微微一笑:“请便。”
“您就不要一直都对我有成见了,我真的很希望我和您之间可以好好的坐下来聊一聊。”若莱施文道:“给我一个机会,可以吗?”
“虽然我的雪茄不如您平日里享用的好,但这已经是我能买到的最上层的手工雪茄了。”若莱施文道:“您尝尝吧,这是我的荣幸。”
“总统,您真的应该冷静一下了。”若莱施文也试图缓和气氛,毕竟阿鸡懦手里有枪有子弹,很危险:“我会全面配合,帮你抓住盗取你电脑的家伙,我保证。”
“我怎么可能会搞您呢。”若莱施文仍然摇头否认。
“我当然不敢这样认为。”若莱施文摇摇头:“您是总统,这个国家的一切都是您管理,您当然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若莱施文m.hetushu.com的手下看到这架势,也不知道应不应该阻拦,但见若莱施文没有什么反应,也都乖乖站在原地。
若莱施文心中又何尝不怕,他也担心狗急跳墙的阿鸡懦真的会一枪崩了他,但事到如今他也已经无路可退!
打过枪的人都知道,这是一种“瘾症”,不把弹匣里面的子弹打空,总会让人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如果你想让我活不下去的话,那你也别想活下去!咱们两个今天就同归于尽!”阿鸡懦嚎叫着:“你想让我身败名裂,我也不在乎多谋杀你这一个罪名了!”
警卫二话不说将枪掏出来,直接送到了阿鸡懦的手中,阿鸡懦娴熟的把子弹上膛,直接就怼在了若莱施文的眉心上!
阿鸡懦的手枪突然回转,指向了警卫队队长:“那你告诉我!除了他之外还有谁想要拿到我电脑里面的东西!你说啊!告诉我!还有谁!”
显然,警卫队队长的手枪不可能只有三颗子弹!
若莱施文坚持的摇摇头:“现在是总统先生您在逼我。”
“我杀了你!!”阿鸡懦突然将手枪抬起来,对着天花板就砰!砰!砰!连开三枪!
警卫队队长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若莱施文,你真的没有必要给我和*图*书绕弯子了,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你比我更清楚。”阿鸡懦冷冷道。
阿鸡懦重重的甩手道:“你就不要在我面前惺惺作态了!你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我比你清楚多了!”
他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证,如果阿鸡懦当着他的面杀了人,他甚至可以当场把阿鸡懦给拿下!
“你这个废物!居然让人进入了总统府!”阿鸡懦恨不得把警卫队的人全部杀光。
阿鸡懦虽然冲动,却也不是傻子,他宁愿用一颗子弹杀了若莱施文给他陪葬,也不会让若莱施文再抓住他一个新的把柄。
这时候警卫队的人纷纷在搜查的房间内走了出来,他们还真把若莱施文家中所有的笔记本电脑都拿了出来。
没有一台是他自己的笔记本!
若莱施文继续抽着自己的雪茄:“总统先生,真的没关系,我的电脑里面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东西,您直接拿走便是。”
“你究竟让那人拿了我的笔记本电脑去了什么地方!”阿鸡懦的声音颤抖着,虽然是逼问,可是他自己内心的恐惧却显露了出来:“若莱施文,你不要逼我!”
阿鸡懦的脚踝疼痛,落地的时候都踉跄了一下。
“来,给总统先生拿一支雪茄,我看总统先生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若莱施m.hetushu.com文笑了笑。
但阿鸡懦最终还是忍住了,他颤抖的手指一直还在扳机上:“若莱施文,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还不肯承认的话,那明年这个时候,就等着你那烂泥一样的儿子去坟前祭奠你吧。”
阿鸡懦现在可没有功夫给若莱施文扯皮,给了警卫队队长一个眼神之后,警卫队队长马上就带着十几个人冲入各个房间。
“总统大驾光临,蓬荜生辉。”若莱施文笑着站起身迎上前:“只不过这个时间也太晚了,呵呵,您的精神可真好,我不行,若是不靠着雪茄,这个时间根本睁不开眼睛。”
“警卫!”阿鸡懦怒道:“给我枪!”
“您若要开枪,我无话可说,算我命薄。”若莱施文尽量让自己平静:“但您想好,只要您开枪,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阿鸡懦匆忙的来到若莱施文家中,看到若莱施文正在客厅不紧不慢的抽着雪茄,直接毙了这混蛋的念头都有了。
被子弹烫热的枪口再一次怼在若莱施文眉心的时候,若莱施文的心还真的是颤抖了一番。
“我就不相信你一点见不得人的东西都没有!”阿鸡懦将手枪直接扔给警卫队队长。
若莱施文一支雪茄才抽了没几口,阿鸡懦就带着自己的警卫队队长和护卫www.hetushu.com随后赶了过来。
“你的保证一文不值!”阿鸡懦双眼布满了血丝:“我告诉你,若莱施文,如果你想要搞我,我也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阿鸡懦脸上的横肉抽跳着:“你以为我不敢?”
他已经走上了这条路,这是一条赌命的路!任何时候认输,他都将丢了性命。
此刻若莱施文家中已经大门敞开,一副“我家大门常打开,欢迎你来这里”的架势,而若莱施文也悠然自得的抽着雪茄,等待这阿鸡懦的光临。
警卫队队长赶紧躲避枪口,颤抖着声音解释着:“总统先生……您别激动,千万别激动!我保证,我一定会全力以赴把你遗失的东西找回来!”
“你意思是说,我现在应该求你?”阿鸡懦咬牙切齿道。
剩下的子弹足够把若莱施文的脑袋彻底打成稀巴烂。
看着几乎疯狂的阿鸡懦,警卫队队长吓的连忙后退几步,他根本想不明白总统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人开枪有连贯性,一旦第一次扣动了扳机就很难控制住那种继续扣动扳机的欲望。
这可是红木理石的茶几,相当重,平日里挪动都要四个人,阿鸡懦这一脚真的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险些把自己的脚踝都给崴了。
“那你就别给我废话了。”阿鸡懦重重的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