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192章 责任

当所有身边的战友和兄弟都离开之后,华子身上的这种寂寞是任何人都无法理解的,根本不是言语能解释清楚的。
“看在客人给你们说情的面子上,我今天就不和你们计较了!”陈北元道:“这种事情,下不为例,绝对不能再发生了,明白吗!”
“这个家伙在跟我们打交道的那些年里,从未失手。”华子道:“是个狡猾的家伙,我们有兄弟是被他伤的,也有兄弟是因为他死的……他对金三角,对边境地带,太熟悉了……的确不是我们那么容易发现的。”
“丢人现眼!出了这种事情你们还好意思在这里吵吵,吵吵什么吵吵!”陈北元道:“就因为这一件事情,我们就能看得出我们有很多很多的不足!是我们的失误,才导致一些事情的发生,我们必须要反省,我们必须要清楚的记住我们的责任!明白吗?”
华子哈哈一笑,再次让自己看起来非常乐天的样子:“没办法啊,谁让我们是做这一行的呢,既然是做这一行的,这一行就这样,铁打的大队更新的战士……”
徐云看了林歌一眼,对陈北元道:“陈队,我和我弟现在就想麻烦你一件事儿,能给我们找http://m.hetushu.com个洗澡的地方吧,这浑身都是泥……挺不舒服的。”
“你也别替我们开脱责任了,我们的责任我们也绝对不会逃避的。”陈北元道:“东西收好,我们去食堂,在我们边境缉毒大队的食堂里,可能没什么山珍海味,但是我们厨师长很厉害,做饭很好吃,土豆都能烧出排骨的味道,绝对让你赞不绝口。”
“陈队,这真的不能怪他们,是对手太狡猾了。”徐云道:“那队雇佣兵的首领叫刺蚁,你们肯定都听说过。”
如果连自己的责任都不知道,那还做什么边境缉毒大队的人!
“明白了。”众人点头道。
“华子哥,你辛苦了。”徐云淡淡道,他上前拍了拍华子的肩膀,这个坚强的汉子比几年前憔悴了太多太多。
“所以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以后的工作要认真认真更加仔细!”陈北元道:“一定不能再丢了我们边境缉毒大队的人!”
几个人瞬间都安静了下来。
他也不懂这古董是真是假,但相信徐云他们拼死保回来的东西一定是宝贝。
徐云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华子虽然没有听清楚,但从徐云的唇语上http://m•hetushu.com能读得出字,从徐云的表情上能看得出情绪。
“我还真的是想吃烧土豆了。”徐云笑了笑:“陈队,被你说的我都有点饿了。”
在边境缉毒大队的人就没有没听说过刺蚁这号人的。
这时候徐云和林歌也洗完澡了,听到陈北元训话,也笑着走向前来。
“以前我们到底放过了多少罪恶,你们现在能想得出来吗?敢想吗!!”陈北元怒斥道:“不敢想就都给我闭上嘴!把吵嘴的功夫放在工作上面!以后别让这种事情出现了!丢人!我们对得起国家吗,对得起人民吗!”
谁这一辈子都会经历一些难忘的疼痛,但是这种经历能比华子还痛的人,或许是微乎及微的吧。
所有人对华子说话都要提高嗓门,就怕他听不到,会让他觉得尴尬。
“好!好!管饱!若是吃不饱,万首长肯定会怪我的,好东西没有,但绝对能吃饱。”在陈北元的招呼下,大家直接去了食堂。
徐云都不好意思了:“其实这事儿的责任在我的身上,如果我们早点就发现刺蚁在境内,一开始发现就把他们控制,也就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了,事情不是一方面的原因,很多和*图*书时候都是多方面引起的。”
不得不说这大厨的水平啊,绝对不比五星级酒店里的特级差,虽然他就是部队炊事班出身的,但是能把普普通通的菜做的非常美味,绝对不是一般厨子能做到的。
“是!”
深深的自责让他们每一个人心里都很不舒服。
“我是真看不出来这东西能是真的,这真的能那么就被那些人带出去?”
“行了,都给我闭嘴吧。”陈北元道:“你们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流出去的吗?是有一些雇佣兵,就在我们管辖的边境线携带国宝逃出去的!那些混蛋在我们的眼皮底下逃出去的!明白吗?”
有了陈北元的特意安排,食堂的大厨就单独的给徐云他们炒了几个菜,没有直接炖大锅。
“这话没错。”徐云道:“我相信这里任何一个人都是这样的想法。”
“陈队,你说这东西……专家是怎么辨认啊?”几个缉毒大队的兄弟也都围着看。
不过这都不妨碍徐云和林歌的满足感,在这里能有这些就是很不错的接待了。
华子在旁边,点燃一支烟,因为陈北元的声音很高,所以他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以后的确是需要注意这个问题了,不仅仅是外面有和*图*书毒品会流入,还要小心和提防我们华夏的东西被有心人给带出去。”
这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里面却又有多少的无奈,恐怕只有华子自己才能理解清楚。
陈北元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但咱们这水平肯定是不够的,根本看不出来是真是假。”
“老朋友都来了,你就放下你手里的工作吧,好好叙叙旧。”陈北元道:“我去让人准备准备,好好给他们接风洗尘。”
“这事儿说来话长,挺曲折的。”徐云提高声音道:“我会走这地方过境,就是因为觉得我熟悉咱边境缉毒大队这里的人……只是没想到,如今的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陈北元安排人领着徐云和林歌去了各自的房间洗刷更衣,自己则是守在两尊兽首面前。
陈北元啪的一巴掌拍在桌面上:“都给我长点记性!如果不是因为徐云他们拼死拼活的把兽首给抢回来,这就是国宝流失!这责任就是在我们身上!”
陈北元摇摇头:“这不算理由,不管是谁,都不能让他们那么轻易的穿越我们的火线!”
大队长的话就像是一记又一记的耳光,狠狠抽在他们的脸上。
这两个人意见不合,还吵吵了起来。
“那就在华子和图书这里拿两身儿干净衣服,穿多大号啊?我让人去招待所给你们安排房间。”陈北元道:“抓紧时间洗一洗,然后咱们一起去吃饭!”
哪怕是刺蚁已经很多年没有在金三角混了,但是他在金三角做过的那些恶事也从未被人忘记过。
这种地方是没有饭店的,平日里他们都是在食堂吃饭。
“说的就好像你跟那专家似的,你要是真懂你就鉴定一个给我看看。”
林歌这才缓过来精神,这一身脏兮兮的太不自在了,缉毒大队的人看到他们都以为他们是被抓来的坏人呢。
华子即便是耳朵有点背,但是还是听到了“刺蚁”这两个字。
“东西就是那家伙带出去的,我想,就是因为他对这里的边境线太熟悉了,所以才能避开你们逃出去,如果是别人,或许就没有这个能耐了。”徐云道。
“不是真的他们能这么玩命儿的找回来?别开玩笑了,这东西肯定是真的。”
众人都沉默了。
虽然食堂没有包间,但两张桌子拼在一起,也挺大的。
陈北元还给徐云和林歌准备了白酒和啤酒,白酒就是普通的孔府家酒,老百姓喝的那种,没什么特别的,啤酒也是燕京牌的黄标酒,最便宜的那种,好像是两块钱一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