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207章 争执

“其实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分散一下注意力的。”杨娅道:“当然,选择权在你,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一定不会强迫你去的。”
“你没有低看我?呵呵……那你刚才会对我那样大吼大叫的?”杨娅道:“你嘴上说的,其实跟你心里想的并不是一样的,你无需不承认,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如果你真的把我当一个和普通人一样的朋友,就不会说刚才那番话了。”
“自从我们来到这里之后,你的情绪就一直都非常非常的不好,我真的好担心你。”杨娅道:“我是发自肺腑的担心,绝对不是那种做作,我希望你能够相信我。”
“一定会的。”夏秋雨也点了点头。
杨娅多次劝说都毫无意义,虽然杨娅自己也挺担心他们的,但看到夏秋雨这种状态之后,她又不敢让夏秋雨觉得自己也那么的揪心,以免夏秋雨心里更难受。
夏秋雨被杨娅突如其来的愤怒给惊到了。
夏秋雨自从来到这里落地,一直都在等待这个电话,几乎除了吃饭和睡觉的时间之外,夏秋雨都是一直抱着手机的。
“我没有低看你……”夏秋雨摇了摇头,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情绪似乎有些重了。
“你真以为我http://m.hetushu.com就有心情吗!我也没有心情!”杨娅听到这话也有些急了:“我是因为看你的情绪不稳定,所以我想让你去散散心!仅此而已,如果你要误解我,那我对你说一声抱歉,这样可以了吧?但你别把我想成那样的人!”
因为即便是“上帝”如此风靡的西方,她都没有被忽悠的去相信所谓的上帝。
就因为这件事情,夏秋雨和杨娅还刚刚吵了一场架呢,夏秋雨当时的情绪真的是无法自控了。
“我当然相信你的好意。”夏秋雨点点头:“只是,我真的不太想去。”
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夏秋雨决定还是实话实说,她非常诚实的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你有什么好报恩的。”
杨娅微微一笑:“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全,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怪你。”
夏秋雨从小就生活在国外,所以她对老天爷并没有太多的信仰。
“那好,那我们就不去了,但你也千万不要担心徐云他们,我相信他们一定可以安全而归的。”杨娅道:“老天爷是有眼睛的,他不会让好人受难为的,相信我,真的。”
徐云和林歌被禁毒大队安排的车一路送往南云最繁华的交通枢纽中hetushu.com心,距离市区差不多的时候,徐云也开始琢磨着,要不要提前和夏秋雨联系,问问两人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呢,接了两人离开。
夏秋雨怔了一下。
如果真的有上帝,有佛主,有菩萨的话,那些作恶多端的人为什么不死?那些英雄为了他人而牺牲的时候为什么不救。
“对了,我们去拜佛祈祷吧。”杨娅突然提出这个想法,因为人的寄托放在这上面,可以让人的心情平静。
“啊?”夏秋雨愣了一下,她虽然从小在西方长大,但是对一些华夏的传说还是有些了解的:“观音菩萨应化的道场不是在菩陀山吗?这个距离……不算近啊。”
“为了让我去散散心?”夏秋雨冷笑一声:“我去散什么心?徐云和鸽子正在为了兽首从金三角玩命儿呢,你要我去玩乐?”
“你……你真的是不可理喻。”杨娅这种好心当做驴肝肺的感觉让她也不能压制心中怒火了:“你只考虑你自己的心情了,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如果不是徐云的话,我现在还在做援助交际呢!你以为我不担心他吗?”
所以杨娅一直都是劝夏秋雨不要担心,为了让夏秋雨分散一下注意力,杨娅甚至还报名了www.hetushu.com当地的旅行团,为的就是让夏秋雨的注意力可以分散一下。
“我知道你从心底就看不起我,觉得我是那种女人!但是我希望你尊重我!因为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杨娅继续道:“我是谢谢徐云和你对我的照顾,但这并不代表你就可以因此而把我看低!”
杨娅莫名其妙,觉得心里委屈:“我只是想要让你别那么消沉!我没有别的意思啊!你怎么能这样子想我呢?”
“佛教传说唐大中年间有一个印僧到菩陀山,亲睹观音菩萨现身说法,授以七色宝石,故称此地为观音显圣地。”夏秋雨的知识面还是挺广泛的:“唐大中十二年,日僧惠萼礼五台山得观音像,归国时舟过普陀山遇风不能进,逆留像归安开元寺,今称‘不肯去观音院’。自北宋以来,普陀山观音信仰盛行,寺院渐增,僧众云集……所以南海观世音菩萨的南海指的是现如今的东海,并非是这里的南海。”
“我说这些根本不是因为你曾经的身份,也不是因为你曾经做过什么,我只是因为出于对徐云的担心!”夏秋雨道:“我没有心情,明白吗?我说的是没有心情,我没有对你进行任何的人身攻击!如果你因为和图书你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而自卑,那是你的个人问题,不要随便怪在我的身上!我没有任何歧视的意思,我再说最后一次!我没有看不起你!我只是不明白你现在怎么会还有心情去报旅游团?”
“你对我有恩。”杨娅道:“我刚才不敢对你说那些话……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但是我却不能接受刚才你那种怀疑我的态度。”
“是我没能理解你的好意,对不起。”夏秋雨淡淡道:“如果我们之前好好沟通就好了,都是没有沟通好的原因。”
“你没有别的意思?”夏秋雨的语气依然充满了质疑:“你去报团的时候都想什么了?想去玩什么?去吃什么?我真的想要问一问你,你究竟是哪来的心情啊?”
“恩。”夏秋雨笑了笑,注意力被分散之后,她的确不在愁眉苦脸。
现在夏秋雨很需要这种平静。
“没关系。”杨娅摇了摇头:“我不会怪你的,因为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我,所以我才希望我能够在你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你。这只是一个误会而已……”
“如果我说,是因为报恩,你会信吗?”杨娅突然开口。
“你居然还有心情玩儿?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徐云他们的情况吗?生死未卜!兽首也下落不m•hetushu.com明!你居然还有心情参加什么旅行团?”夏秋雨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质问。
“不,你就是。”杨娅打断了夏秋雨的解释:“你和徐云对我的帮助是我这辈子得到过最温暖的帮助,这一点我从来都不会忘记的。”
“我相信你。”夏秋雨点点头:“刚才我的情绪的确是有些失控,我希望你能见谅。”
“这里距离南海那么近,观音菩萨离他们也近,一定会保佑他的。”杨娅继续祈祷着。
一时之间她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而杨娅却非常肯定:“不管菩萨住在东海还是南海,都会保佑徐云的。”
所以夏秋雨才不相信那些所谓能够保佑他们的神呢。
杨娅沉默了稍许时间。
杨娅这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怪不得呢,如果菩萨真的是住在现在的南海,那些跳梁小丑在南海海域捣乱,肯定早该得到他的惩罚了。”
“我那不是怀疑……”
“可我真的没有心情去跟团参观。”夏秋雨认真的看着杨娅:“我没办法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我现在脑子里真的就只有这一件事情,我真的没办法控制。”
“不是南海观世音菩萨吗?”杨娅干笑两声:“三亚南山海上观音像……那么大呢。”
夏秋雨低下头,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