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季 龙舞天下

第203章 气死人不偿命

然而步飞梵小心翼翼的走到房间门口之后,却听到了一番他完全没有想到的对话。
步飞梵走到距离伊水所住房子还有几十米的时候,看到门口有灯光一闪,是伊水打开了房间门,而门口居然是坐着轮椅的鄂源,推着鄂源的人也是步飞梵所熟悉的独狼教官汤义朋。
因为猎人学校的人都知道他和徐云的关系,就连校长古鹊界都曾经对他说过一句话:我真想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能够让徐家的小子都看好你。
步飞梵几乎是用了最短的时间取得了伊水的信任,八大教官中号称最严格的海鳗教官居然都可以对步飞梵开小灶,这话跟谁说谁都不会相信的啊,然而步飞梵就是那么牛,硬生生的做到了没有人可以做到的事情。
经过各方面的判断,想要单枪匹马的对付托通,恐怕只有追命或者独狼去,才会让人放心吧,换做其他任何人,或许都不能够让人放心,包括伊水在内。
伊水招手示意两人进门,然后迅速的关闭了房间门。
步飞梵也的确就是他口中的这种孩子。
在鄂源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得出来,每次她见到鄂源的时候都是“恶言相向”,但是在背后,她比任何人都关心有关托通的情况,她是不会让托通这个混蛋hetushu•com逍遥法外的。
伊水是一个典型的冷美人,刀子嘴,豆腐心。
更何况,他还身背另外一个人的荣耀,那就是徐云!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徐云的干儿子!步飞梵可以丢了自己的人,可以丢了鄂源的面子,却绝绝对对不会丢了徐云的荣耀!
然而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就在一天晚上所有的训练都结束之后,步飞梵想要去找伊水聊一聊是否可以给他增加训练强度的事情,他听到了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
因为对于他们而言,不拿金牌就等于是失败,他们的压力就好比是现在的步飞梵,步飞梵所感受到的压力就是这种压力。
鄂源真的想一口老血把自己给喷死啊!这女人的嘴巴永远都这样,让他听得浑身都不爽却又一点脾气都发不出来。
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下步飞梵早就习惯了一切,没有压力的生活早就和他说拜拜了。
如果步飞梵像华夏男足一样,那自然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因为华夏男足别说那奖牌了,就连能够资格去奥运会比赛那都是一种奢望的事情啊。
伊水虽然和步飞梵接触的时间并不长,却越来越欣赏这个小子的行事作风,在很多事情上,就连她这个猎人学校最著名的毒舌女教官和-图-书都对他说不出任何的怨言。
虽然伊水嘴上从未说过什么,但是对于鄂源的仇,伊水是绝对放在心里了,鄂源是她的朋友,而她的朋友有可能这一辈子都瘫坐在轮椅上,这是伊水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托通有消息了。”汤义朋淡淡的开口对伊水道:“但是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步飞梵知道。”
所以就更不可能轮到步飞梵了。
就好比华夏的乒乓球队,好比华夏的跳水队,这些称得上是梦之队的人,每到奥运会的时候都会有比其他人更大的压力。
任何人都有年轻的时候,年轻的时候大家都做出过冲动的事情,大家不告诉步飞梵关于托通的事情也都是为了他好。
“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乱说话的人吗?”伊水瞪了独狼一眼:“第一,我的嘴巴没那么大,第二,他也不敢在我面前乱问乱说话,我可不是鳄鱼那么好脾气的人,那小子很清楚。”
“我说你这张嘴啊,怎么就那么不饶人呢。”鄂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以为我们都瞎吗,谁都看得出来你对飞梵那孩子跟对其他人不一样,你对他上心多了!”
但是大家都知道步飞梵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也都知道他对托通的仇恨程度有多么深,所以没有人把任何消hetushu•com息告诉步飞梵。
步飞梵从来都不会听到导师们用“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坚持完九十分钟就是胜利”来激励自己。
这一点是让伊水非常满意的,伊水很清楚,如果这小子连这都坚持不了的话,那就真的枉费她曾经为了收下他而和鄂源争吵了。
鄂源的确是太了解步飞梵了。
毕竟步飞梵还太年轻了,他的心智没有那么成熟,会冲动会做出一些不经过考虑的事情是完全正常的。
鄂源愣了一下,不过他也了解伊水的说话方式,所以很坦然的接受了伊水的这番话。
伊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她很清楚汤义朋为什么说不能让步飞梵知道,一旦那小子知道了,恐怕就完全不可能再耐下性子来了。
光环在身上,所以就不得不去做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
伊水用一句话彻底把鄂源给噎死:“那是因为他之前是你的学生,你的学生基础比我的学生差,我肯定要多用些心,若不然最后他不出成绩,你还会怪我不好好教育呢。”
“这件事情绝对不可能在其他人口中透漏给步飞梵,所以我希望你们两个要格外注意。”汤义朋道:“尤其是你,现在那小子每天都跟着你,你绝对不能说漏嘴,我担心他会问你。”
www.hetushu.com就好像是一个自带的光环,然而这种光环却有巨大的压力,他不准许自己比别人差劲儿,任何人都有不拿第一的理由,可是他没有!
所以步飞梵感觉到一些疑惑,他觉得或许他们是要谈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情吧?
托通的罪恶对于她来说是绝对不可原谅的。
就这样,步飞梵开始接受伊水的训练,因为他早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所以伊水的所有高强度的训练他都可以轻松适应。
步飞梵发过誓,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看扁自己,所以他所做的一切不仅仅是为了鄂源,也是为了他自己。
步飞梵现在的实力尚且不足以去做这件事情,对付托通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危险了。
其实在这段时间的接触中,步飞梵也了解了海鳗教官。
看这样子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商讨,步飞梵有点不解,如果是有重要的事情商讨,他作为鄂源和伊水两个人的学生,而且也是和汤义朋熟悉的人,应该叫他去帮忙端茶倒水,至少是让他去推轮椅吧?
步飞梵是不会理解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他还是个孩子,容易冲动。”鄂源道:“我了解他,哪怕他自己都知道这种冲动会带来危险的后果,但是他仍然会那么做的,如果他不那么做,就不是他了。”
www•hetushu•com整个猎人学校都在用最大的资源去寻找托通的消息,这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中,只不过没有人让步飞梵知道。
这对于一个年轻人而言是莫大的好奇。
想到这里,步飞梵有些激动,他不想打扰他们,然后就小心翼翼的走向前,他决定偷偷的听一听几个教官对自己的评价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虽然这对于他而言似乎并不是什么公平的事情,但我们却不得不这么做。”汤义朋又道。
大家都有一个共同担心的事情,那就是步飞梵一旦知道了托通那个混蛋的下落会再次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和举动来。
“我知道。”伊水点点头,对鄂源道:“虽然我没有你接触他的时间长,但是我只需要这段时间的接触就能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孩子,我很清楚,这点不需要你提醒。”
就凭这一点,步飞梵就算咬碎牙齿也会把一切都做到最好,做到极致,他绝对不会让伊水说出什么不满意的话!
似乎也是就在零八年的时候以东道主的身份踢了一次奥运会吧?当然,如果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似乎也参加过一次,结果自然也没有让华夏球迷失望,一球未进是华夏男足的特点。
就因为这句话,步飞梵几乎付出了比同期进入猎人学校的所有人都多三倍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