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20章 套现

“跟以前一样。”女人道。
徐云摇摇头:“这我可真说不好,不过看他的气质,应该是个有身份的人吧。”
这个女人则是在标注为“一般购物”的银联小票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而后带着现金便走向不远处的那家十六浦赌场。
“偶尔一时兴趣也不错。”老者微微一笑,他似乎也知道自己这个年龄的人不适合打扰年轻男女,便摆摆手对两人道:“你们慢慢聊,我就不打扰了。”
秦婉儿这时候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因为按照规定,大陆公民每天最多能携带两万元人民币及五千美元出境。这就是为了限制黑钱外流的行为。
尤其是晚上的时候,灯光绚丽更是美丽。
这就怪不得了,刚才秦婉儿吟诵了一句“一水奔流叠嶂开,溪头千步响如雷。扁舟费尽篙师力,咫尺平澜上不来。”
老者离开了,秦婉儿和徐云面面相觑。
虽然外面下着暴雨,但是霓虹灯闪烁的澳区街头,到处都是珠www.hetushu.com宝店货柜还有典当行,货币兑换店,一些进店的名字起得就很有书面意境,比如说“财厚押”之类的。
两人很快就走近了一家珠宝首饰黄金的店铺,门口的LED屏幕闪烁着大字:欢迎使用国内卡。
镜海长虹就是包括了镜海与长虹两部分。
曾经的旧道德规范认为妇女无须有才能,只需顺从丈夫就行,这的确是很可笑的事情。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这里,钱究竟是如何操作的。”徐云道。
秦婉儿点点头,她真的很好奇:“好。”
徐云微微一笑,他来就是想让秦婉儿看看这里的钱是如何套出来的。
镜海本是澳区的古地名之一,泛指澳区半岛与凼仔岛之间的海面,几百年来一直为澳区对外贸易的航道。
老板上前笑了笑,接过了这个大陆女人递给他的银行卡。
秦婉儿赶紧摆手:“还是算了吧,我可不习惯和陌生人去喝咖啡。”
让徐云和http://m.hetushu.com秦婉儿没想到的是,他们打车来到澳区繁华的赌城区之后,外面已经变成了暴雨的天气。
就在徐云和秦婉儿还准备多询问一下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出现,她似乎是熟客了,来到之后敲了敲桌面叫了一声:“老板。”
“那个时候,女子通文识字,而能明大义者,固为贤德,然不可多得。更多的认字了就喜看曲本小说,挑动邪心,甚至舞文弄法,做出无丑事,反不如不识字,守拙安分。”老者继续道:“我姐姐为了让父母知道,她可以成为贤德者,便吟诵诗词歌赋。而她对我吟诵的第一首,便是辛弃疾的《游》。”
秦婉儿不好意思的摇摇头,这么大年纪的人说她让自己想起了自己的姐姐,秦婉儿真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哭一下。
或许就是这个,引起了老者的回忆和共鸣吧。
“你说他是个什么人呀?”秦婉儿问道。
徐云进入这家既经营珠宝www.hetushu.com黄金生意又经营抵押生意的店铺内,开门见山的问这典当行的老板:“用大陆的银联卡最多可以刷多少?”
徐云和秦婉儿让司机停在一个可以躲雨的地方,下车之后徐云便去旁边的便利店买了两把雨伞。
“他是看出了我们不知道和他聊点什么,所以才走的。”徐云笑了笑:“若是我们能和他相谈甚欢,他或许会去船上的咖啡厅请我们喝一杯咖啡。”
“很简单,通过这种购物方式的转换,黑钱的渠道马上变的正当。”徐云压低声音,在秦婉儿的耳边用只有她自己可以听到的声音对她说到。
为了让秦婉儿放心套现,典当行的老板还笑着道:“就在葡京赌场内的大福珠宝店里,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刷银联卡的方式,随意购买价值达上千万元人民币的金条,然后可以直接转手卖给珠宝店,换取现金。”
徐云耸肩表示同意,其实他也不太希望和陌生人一起喝咖啡。
就在徐云和秦婉儿和图书来到澳区走出轮渡办理了通关手续之后便来到了世界赌城,天空便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你们这样做合法吗?”秦婉儿忍不住问道。
典当行老板看了徐云和秦婉儿一眼,普通话能说这么好的,显然都是大陆的游客,便好爽的用略微生硬的普通话回答道:“想刷多少就刷多少,不设上限,汇率按照今天的兑换的百分之八十五,民币兑港币。”
澳区有八景,而晚上的时候,什么黑沙踏浪啊,三巴圣迹啊,妈阁紫烟啊之类的地方显然不适宜观赏,唯一壮观的就是镜海长虹。
轮渡的速度非常迅速,他们很快就来到了港澳的澳区。
徐云赶紧解释道:“我们也是一时兴趣,平日也真没有过这种雅兴。”
虽然徐云不知道这老者是做什么的,但在他面容上看的出挺慈祥的,应该是有学问的人物,所以徐云也很客气。
秦婉儿闻言,当时便握紧了拳头。
典当行的老爸哈哈的笑了笑:“大家都这么做,没有和图书什么合法不合法。”
说的是普通话,自然也就是大陆人。
如今的镜海上架起两座大桥,两桥似长虹横跨镜海,不仅是澳区的交通大动脉,也是澳区极为壮观的一处美景。
老板点点头,当然,他没有给这个女人任何的黄金珠宝,没有取出任何的商品,只是很快的拿出了一百万的港币给了这个女人。
“我觉得也是。”秦婉儿点点头:“幸亏他走了,若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跟人家继续聊什么呢。”
“这女娃也很厉害。”老者看着秦婉儿道:“让我想起了我姐姐年轻的时候。”
“你别误会,我可不是说的长相。”老者道:“在我和我姐姐小的时候,那还是一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社会呢,所以我父母不希望我姐姐学知识,但我姐姐却偏不。”
“因为我姐姐的原因,所以我特别喜欢有文采的女娃。”老者笑了笑:“我外出碰到的年轻男女,无一例外的都是在谈情说爱,卿卿我我。从未见过你们这样吟诗作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