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25章 老狐狸的劝告

虽然他们说话的声音小,大排档这种地方又杂乱,但经不住徐云耳朵好使啊,还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所有该听到的。
刘奔流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却骂了,难道买东西的会对卖东西的说:你东西卖便宜了,我多给你点钱吧!
“那濡叔是什么意思。”刘奔流不明白了。
刘奔流心里早就问候濡叔全家十八代了,但表面上却仍然一副尊敬的样子:“濡叔,我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么不讲究?”
“早点那么爽快不就好了。”濡叔看似在责备,但却并没有责备的意思,完全就是在对普通朋友开玩笑一样:“我就喜欢和爽快人打交道。”
“我是靠什么吃饭,你也知道。”濡叔叉起自己面前的蚝饼:“如果我是一个卖蚝仔的,你说你先拿去吃,以后介绍朋友来我这里买,那没问题,可以,你吃一个蚝仔也没有多少钱。只可惜,我不是一个卖蚝仔的,你给我要的也不是一个蚝仔那么简单的东西。我也要养家糊口啊。”
刘奔流真佩服这老hetushu.com狐狸的说话艺术啊,能把自己说的那么好,还赚了一大笔钱。
“我最讨厌你们大陆有钱人的一点便是你现在的样子。”濡叔道:“明明很有钱,却还要在乎这九牛之一毛。”
刘奔流道:“我有什么不明白的,无非就是觉得佣金少了,想多要钱而已。”
凭什么平起平坐,难道这不就是一个服务行业吗!还真他妈把自己当人了!
濡叔看得出刘奔流心里的不爽和不服:“其实,做这些事情的,更希望跟自己的合作伙伴成为朋友,如果是能够成为朋友的人,大家自然都会相互的给予理解和支持。”
“你们大陆人明明知道各方面的成本都要提高,难度也增加了,困难也增加了,风险也增加了,可是却从未主动去提出佣金是否也需要增加一下。”濡叔道。
濡叔叹息一声:“你也知道,因为现在大陆对反腐的加码,搞的澳区现在洗钱要万分小心,一个不注意被抓住,或者是一点关系没有疏通好,就可能导致很大http://www•hetushu.com的麻烦。”
刘奔流心中的冷笑更是不断了。
“我不管之前,我只管眼前。”濡叔道:“眼前你联系不上了,就是说明你目前没有一个好的叠码仔可以帮你去顺利洗钱了。”
刘奔流无话可说。
“是,表面上看是想多要钱,可是想多要钱的话可以跟你直接说。”濡叔道:“可是他们为什么连理都没有再理会你了?”
“其实我根本不希望你和他们交心,如果你再次搞的联系不上,我还能多赚一次钱。”濡叔摇摇头:“我今天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把你当朋友了,所以,你不要怪我还会给你要钱。钱是钱,人情是人情。”
“这地方的规矩是你说了算吗?还是我说了算吗?”濡叔哈哈笑了笑:“这地方的规矩谁说了都不算,这地方是什么规矩,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说了算的。”
刘奔流一咬牙:“但我们毕竟都是朋友关系了,规矩是规矩,人情是人情。”
“高吗?”濡叔反问道:“你现在是不和图书是还需要我出面,才能和他们取得联系?”
刘奔流愣了一下。
“你不明白。”濡叔却道。
“你们之前的佣金比例是多少。”濡叔淡淡道。
谁说毛多就能不在乎的!刘奔流不爽的在心中骂着。
若不是刘奔流实在找不到能帮他运作那么多钱的人,他才不会继续和那种变卦的人合作呢。
刘奔流冷冷的看着濡叔:“濡叔这么说的话,那就是没得商量了?”
“濡叔,这样是不是有点不符合规矩了?”刘奔流这一刻,心中飞奔过上万头的草泥马!这些只认钱不认人的混蛋家伙们,居然给自己玩儿这套。
“我明白了。”刘奔流虚心接受了濡叔的教育:“我知道自己哪地方做的不合适了,我会好好的和他们交心的。”
濡叔说这话的时候,刘奔流警惕的看了一下四周,虽然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了,但他还是担心被人听到。
“我明白了。”刘奔流心中冷笑一声。
可冷静下来再想,如果没有这些人,黑钱如何洗白呢?如何顺顺利利的转移去海外hetushu.com的安全账户呢?
“没得商量。”濡叔点点头:“如果你觉得不合适,那咱们就不要再浪费各自的时间了。”
况且真正的有钱人可不是他啊!这种事情虽然他可以做主,但是他回去之后也是要交差的啊,万一上面的人不高兴的话,他也是要挨骂的啊!
刘奔流愕然,濡叔说的没错,想要钱直说啊,没必要直接失联啊,害的他来到这里怎么也找不到人。
“因为现在的难度提高了,疏通关系的费用自然也更加提高了。”濡叔道:“其实这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即便是你们大陆的人也都知道,因为关于反洗钱的一些规定和麻烦都是你们大陆人制定的。”
凭什么自己就要承受这些呢。
“因为他们觉得你没有把他们看在眼里,只是把他们当做一个赚钱的工具,没有人希望自己只是别人的赚钱工具,即便是合作关系也不可以,大家都是为了钱,都是在一条路上发财,那就应该平起平坐。”
平起平坐?
“濡叔,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跑腿的,很多事情http://m.hetushu.com都不是我说了算啊。”刘奔流苦笑一声:“你通融一下,我们以后有的是合作的机会。”
濡叔看了他一眼,有些无奈道:“我当然知道是百分之十。”
“这是没错,可是他们现在跟我玩儿的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明白啊。”刘奔流道:“之前我和他们做过很多次生意了,现在……”
吃掉蚝饼之后,濡叔便准备起身离开,看样子是真的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了:“还有朋友约了我打牌呀,若是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可就先走一步了。”
他也在轻声细语的帮秦婉儿捡重点的地方翻译着。
呼……刘奔流最终也不得不摇头妥协,没错,这些人真的是太重要了,重要的让他没有办法忽略他们。
显然是不可能的啊!
“百分之十。”刘奔流道。
“等一下。”刘奔流最终还是没能忍住:“濡叔,你说多少就是多少。”
濡叔居然一口吞掉了整个蚝饼!这张大嘴可真的是让人看的“惊心动魄”啊。
有钱人的钱难道就不是钱吗!若是九牛谁都不在乎一毛,早晚也能被人给拔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