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48章 套路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等到叠码仔觉得时机成熟了,就会有意无意地透露这边的私人会所充其量只是毛毛雨,高大上的玩法一定要去澳区才能真正地体会到!
阿诺察觉到徐云是有钱的豪爽客人之后就主动和徐云建立关系,这就是他们套路的第二步,交朋友,赢取信任。
虽然徐云不是什么风水高手,但是略知一二,有句话说得好,龙口向上,不死也伤!
除了在大厅里观察的阿诺这类人之外,还有比他地位低一些的,经常穿梭在北上广等富庶省份,寻觅理想中的豪客。
这些套路徐云都一清二楚,无论是赌场的套路,还是叠码仔的套路,说白了就是让你往里面送钱。
有些事情徐云是看破不说破的,关于叠码仔的套路,徐云也略知一二。
阿诺对此表示同意的点点头:“虽然内地经济放缓,加上反贪腐加码,令我们的生意受到很严重的影响,但我们这种吸引高端赌客的行业,仍然有我们自己强大的适和图书应能力。”
“内地中介人变得越来越重要,意味我们已不再拥有完全控制权,需要与内地一些有实力的人合作。”阿诺淡淡道:“闭先生愿意和您交朋友,您应该也看得出来,他对内地有地位的权贵是很友善的。”
徐云猜测的没错,的确如此。
什么限量名额澳门游,提供往返头等舱机票,还会根据“猎物”的身份地位和爱好去量身准备豪车接待,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奉上,全程作陪,带猎物们品尝澳门美食,高档购物……
“我们不再用以往老方式去抢客人和利润,赌场的运作,尤其是贵宾厅,已经变得比以前文明多了,所以我们被逼跑到澳区以外,比如找内地有势力的人去合作。”阿诺道:“虽然我们不想离开这个固定的基地,但是没办法。”
但凡来到这里,感受到繁华奢侈如天上人间的澳区氛围,有点钱的谁都会去赌场看看,这都不需要叠码仔们多说。
徐云好奇地问道:“和-图-书闭先生是如何适应的?”
徐云直接让阿诺把他带入贵宾厅,也非常明确的表明了自己不满足于小打小闹。
这类有钱人有个共同特点,是需要被高度重视,享受独特的服务,因为他们不缺钱,对小恩小惠不会在意。
免费的咖啡一杯一杯送,而且只要赌客不提出,赢钱后,散码全部会被凑成更大整码给你,这样很容易越赌越大,就算一开始赢,赢的都是小钱,随后输一次就输大的,全都扔进去。
徐云直接走了足以让阿诺“兴奋”的一步,因为他是有身份的人,直接就通过自己的身份获得了闭先生给他的赌资,只要他按规定签署这份文件,钱不是问题。
有钱的,玩心大的,喜欢一夜暴富和以小搏大,脾气性格不服输的都是这些人眼中的猎物。
而且这里的貔貅到处都是,明的暗的,防不胜防。
阿诺没有否认,点了点头,因为这根本算不上是什么不可说的秘密,很多人对这种事情都是hetushu•com心知肚明的。
花个几十万在赌客身上是常事,因为他们很清楚这笔钱早晚都能赚得回来,还会赚得更多。
赌厅里铺设的地毯都是极为厚实的,即便是香薰都是由专人调配,为的是营造一种安逸安全的心理氛围。
而且很多人都不知道,场子里的氧气含量比外面要高很多,因为有专门负责的人会定时通过通风口往里面打氧气,目的是提高人的兴奋度,不知道疲惫地玩下去。
因为这些猎物终究会被带入贵宾厅,而贵宾厅最推崇的就是百家乐,需要这些傻瓜适应。
当猎物来到赌场,叠码仔就会带着他们在大厅里感受一下,说白了就是小打小闹的让人适应一下,然后用“百家乐盈率高更刺激”的理由建议赌客试玩百家乐。
“只能用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收债。”阿诺苦笑一声:“可即便是这样,仍然有一些是根本收不回来的。”
最开始徐云假装豪客就是为了吸引他们的注意,而叠码仔做事情的第一http://www.hetushu.com步就是寻找豪客,赌城十年来发展为全球第一,远超拉斯维加斯,依靠的就是大陆豪客。
澳区赌场有多心机,去过的人都知道,里面没有时钟,没有窗户,就是为了让人没有时间概念,可以因为刺激长时间待下去。
所以赌客人看不到自己疲倦的面容和残忍的表情,因为这些都会打破赌徒心中的幻想,击溃他们的心理防线,所以赌场不准许有。
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很多私人会所、高级夜总会等,很多就是具有叠码仔组织背景的人,也就是闭先生这类人开设的。私下里他们就可以赠送贵宾卡,邀请免费游澳门,当然,徐云省掉了阿诺的这一步邀请。
说白了,都是套路。
貔貅是啥,华夏人心里都清楚,这玩意儿的臀部下面是没有眼儿的,代表可招财聚宝,金银珠宝只能进,不能出,要让赌客的钱有进无回。
当然,他们还需要这些人有软肋,对家庭,对名声,对事业有顾虑的那种最好,方便追债。
和图书然,这些步骤全部都因为徐云的“主动上钩”而被省略了,所以徐云对于他们而言是一个非常非常省心的猎物。
另一个被徐云看穿的风水局,就是扶手电梯安装在路中央,而不在两侧,因为这样就可以阻赌客的运势。而进门第一张台的荷官通常是经过专门会看面相的相师挑选过的,原因是煞气足。
赌场里没有镜子,在赌博的时候会自我暗示,输的时候孤注一掷心生豪气,赢的时候则自我膨胀以为一切尽在掌控。
徐云微微一笑,是友善?还是圈套?
因为刘奔流尚未过来,所以徐云的心思并不在赌钱上,他又问阿诺:“那你们闭先生的那些死账如何解决?”
“看来你们的路子已经越来越广泛了。”徐云淡淡道。
就说他们进入赌场的时候看到的那赤龙,从风水上讲就是扰乱思维用的一种手段。
“所以闭先生已经和内地赌场中介人,高端赌客,投资者甚至是一些罪犯团伙联系?建立一个具有弹性的网络……”徐云试探性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