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101章 彻底的轻松

“没关系的叶总。”吕文怡微微一笑:“他们已经很久没有那么轻松的喝酒聊天了,平日里的一些应酬上喝酒可没有这么愉快。”
并不是说受过训练可以对酒精免疫的人就不会醉酒,任何时候,都没有什么能阻止一个人想要喝醉。
看着他们还在推杯换盏,叶法拉觉得自己的判断应该是正确的。
永远都不知疲倦的男人。
吕文怡也笑了,的确如此,他们每个人都辛苦了一整年了,为了酒店付出了很多心血,的确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最后叶法拉干脆就把徐云的衣服都给脱掉放进洗衣机里清洗烘干了,反正现在徐云睡的特别沉,似乎是完全没有意识的状态,也不会在乎她对他做什么的。
“但是他们喝酒的时候你谁都没有阻拦呀。”吕文怡有些诧异的看着叶法拉。
“你也给他们房间都留一个提示,告诉他们明天早上都可以延迟两小时上班,都多睡一会儿吧。”叶法拉道:“真有起不来的,那就休和图书假一天。”
其实人不应该对某件事情抱有太大的期待,人的期待一旦太高,失落就会变大,期待和失落永远都是正比。
“不用准备他的。”叶法拉道:“我没有喝酒,而且他可是一个对酒精有免疫力的家伙,说不定现在这个状态都是为了配合他的兄弟们而伪装出来的呢,等会儿他们都喝趴了,他可能又精神抖擞起来呢。”
吕文怡也安排了几个值班的人帮着她把其他醉酒的家伙们都送回准备好的房间里去休息了。
可最终这场酒局结束的时候,叶法拉发现她错了,她意识到原来徐云也是会醉的。
当然,家里出了徐云的房间一直都保持之外,叶法拉还保持着另外一个房间一直的存在,那就是步飞梵的房间,叶法拉每天都期待着步飞梵突然回来,尤其是这一次他回来一趟,更是让她对这种期待变得越来越高。
就这样,原本二十多分钟就能回到家的路程,叶法拉硬生生的开了四http://m.hetushu.com、五十分钟才到家呢。
徐云根本就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这种高度香醇的白酒,因为没有控制身体将酒精强行从毛孔排放出去,喝到最后就更加亢奋了,而强子他们一个个也都喝懵圈了。
因为叶法拉随时都会欢迎徐云来到申江,所以徐云在家中的房间一直都保持着。
叶法拉开车带着徐云返回家中,一路上徐云躺在汽车后排一动不动,睡的特别香甜。
“恩。”吕文怡点点头道:“那给徐总是准备套房吗?”
吕文怡笑了笑,没有说话,她不知道叶法拉是不是故意找一个能够带徐云回家的理由。
这种状态的确是徐云很久很久都没有感受过的了,能完全不需要保证意识的清醒,对于徐云而言或许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放松吧?
“叶总,徐总似乎也已经醉了。”吕文怡看到徐云和其他人一样,也把头趴在桌子上的时候,有些无奈的对叶法拉道:“是不是也要给他准备房间m•hetushu.com了?”
叶法拉小心翼翼的停好车,然后把徐云在车里拉起来,徐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了一眼,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嘴角动了动却连呢喃的声音都没有,就这么半睡半醒的被叶法拉带回家中。
即便是叶法拉停车的时候,徐云也仍然睡的很舒服,豪华车的后排座椅也真是够舒服的,若不然徐云也不至于睡的那么舒服,都到家了都没有任何想要醒来的意思呢。
或许酒精真的能够让人更轻松的释放出自己浑身的那股子倦意,徐云会睡的那么沉,完全就是因为那股子倦意。
“是啊,只有那种嗜酒如命的烂醉鬼才会用应酬的理由去喝酒,正常人根本不会喜欢在应酬的场合上喝酒的。”叶法拉道:“酒这种东西,其实只适合真正的朋友或者是家人之间的小酌,他们这种豪饮我可并不喜欢。”
“算了,我还是带他回去休息吧。”叶法拉道:“那样子明天早上的时候,他们或许都能多睡一会儿。若是他们这些www.hetushu.com家伙明天早上知道徐云也在酒店呢,肯定会打扰他的休息,叫他一起去早餐。”
所以他才会特别的累。
至少徐云是这样认为的,他真的很享受这种彻底的轻松,彻底的轻松可以让他在第二天的早上恢复昔日所有一切的精力,再次变成那个精力绝对充沛的男人。
叶法拉的家中一直都有徐云的卧室,而且永远都是干净的。
这种方法在古时候就有人用,好像叫六脉神剑吧,那更牛,能在小指头缝里把酒给逼出来呢。
叶法拉无奈的摇了摇头,对吕文怡道:“看样子今天要辛苦你了。”
……
叶法拉把徐云带回到他的房间,将人放在床上,当她帮徐云脱掉衣物的时候,闻到了挺大的酒气。
叶法拉起身去把徐云给架起来,在吕文怡的帮助下把徐云“扔”进了车里。
当然,这是神奇的武功,而徐云他们的训练则是一种更科学的办法罢了。
“恩。”吕文怡点了点头。
“估计今天他们一个都走不了的,徐云可是一点都http://m•hetushu•com没有让他们清醒的想法。”叶法拉苦笑一声:“等一会儿结束了,你帮他们准备一下房间,让他们都住在酒店吧。”
叶法拉担心将他惊醒,所以一路上开车都特别的小心特别的慢,就连拐弯的时候都生怕将徐云给晃醒。
如果叶法拉没有那种期待,反而不会有失落感,恰恰因为她有这种期待,她才会有那么巨大的失落感。
叶法拉微微一笑:“因为他知道他们都不是那种酒品差的烂醉鬼,况且他们似乎自从来到申江做事开始,就从未真真正正痛快的喝过酒,马上就要过年了,辛苦了一整年,我希望他们今天能够得到真正的放松。”
接二连三的事情让他一直没有时间彻底的放松一下,心理上的轻松有些时候也是很重要的,但徐云似乎很久都没有感受到过那种轻松了。
说白了,徐云他们所训练的酒精免疫训练,就是训练如何阻止酒精侵蚀大脑,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尽可能的在酒精完成对人头脑的控制之前,就将酒精通过毛孔排出体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