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171章 心不服口不甘

这一点是肯定的,因为法亚努和徐云交手之前已经被伊水消耗的太多太多了。
防身笔叮当落地的瞬间,法亚努又掏出了军刀,别看这玩意儿小,但却锋利的很。
“再跑就没意思了吧?”徐云站在法亚努面前:“如果我打算杀你的话,你早就跪了。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还有机会吧?”
只不过传奇无论如何憎恨自己的父亲,这一刻他都仍然是属于传山一方的人,伊水不可能因为他的童年经历就去可怜他,放过他。
羊,狼和牧羊犬是天生的,无法改变自己的身份。而人却有自己的选择权,一个普通人,可以在短时间内通过羊到牧羊犬的转变。
而且牧羊犬的存在,时刻提醒着羊群这个世界上还有饿狼这个残酷的事实。
古鹊界说,羊是宁愿生活在自欺欺人的自以为安全的环境里也不愿意相信有恶狼的存在的。
所以这随身装备里就包括了一把格洛克G18手枪,格洛克手枪系列中惟一能连发发射的手枪。这手枪的扳机力度很轻,操作极其容易,属于傻瓜枪一类,基本上掏出来就能打,从未用过手枪的人也知道如何使用。
他的牙齿已经被血色染红,笑声里也已经没有了底www.hetushu.com气,他输了,但却输的一点都不服气。
这就好比人们会买汽车保险,房屋火灾保险,而不愿意相信自己或身边的亲人有机会成为下个暴力袭击的受害者。
鬼才会想到法亚努这种人手里会突然冒出一支防身笔,这玩意儿对于徐云而言应该是弱小女生才会用的东西啊!
徐云可不会放过他,如果让法亚努在自己眼皮底下逃走,那今天的一切计划可就太失败了!
猎人学校的人学的都是杀人的招式,而法亚努这些年做的行当又让他对这些杀人的招式有了更深的理解。
当然,枪他是没机会扣动,徐云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因为法亚努在和伊水的对抗中消耗了巨大的体力,所以他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是徐云的对手。
大部分善良的人都是羊,羊群是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的,而军人,警察这样的角色都是牧羊犬,猎人也一样。
传山已经死了,他不能让法亚努再逃走!
法亚努其实也早就过了那个阶段,当然,他的这套随身装备也并非是古鹊界送的那套,他没有颜面留着那份礼物的。
因为这套看起来并不起眼的装备,法亚努才能在自己如www.hetushu.com此体力消耗巨大的情况下硬抗了徐云十几个回合。
古鹊界是有一个羊群理论,所有猎人学校的人都听他说过这个理论,其实就是一个自我防护的理论。
当学校里并不成熟的猎人单独外出进行一些任务的时候,古鹊界都会送他们一套这种随身装备,这套随身装备并不值钱,但却是每一个猎人学校的人都视为贵重礼物的东西。
紧跟着法亚努夺路而出的脚步,徐云也紧随在后,越来越猛烈的进攻让法亚努接连不断的出现破绽和漏洞!
可是当狼真的出现的时候,羊群往往是躲在平常自己非常讨厌的牧羊犬背后看热闹而不是上前帮忙。
这是一把三叉戟折刀,在职业搏击界和特种部队里的比较常用的一种武器。
传奇的路是自己选择的,虽然有极大的原因是传山的影响,但他现在仍然是传山的爪牙。
除此之外,羊群通常不会喜欢牧羊犬的存在,因为他们同样有锋利的牙齿,和狼的外貌太像了。
徐云答应了要帮伊水拿下法亚努,让她把法亚努带回去给古鹊界处置,他就必须要做到,他不能再“失信”于伊水了。
房间内,除了瞳孔浑浊死不瞑目的传山外,和*图*书徐云和法亚努的战斗瞬间进入白热化的阶段。
古鹊界希望自己的学生带上这套随身装备就要铭记,他们是具有一定的战斗力的人,就必须对普通人有怜悯之心,不能成为一头伤害羊群的狼。
如果他没有被伊水消耗,他相信自己还有机会和徐云僵持很多回合呢!
所以猎人学校出来的人,绝对要把自己当作是牧羊犬的角色,要有人脱离羊群的行列而成为维护社会安定的保护者。
任何时候传山所背负的那些罪名背后,都有传奇的一份力,这是传奇这辈子都无法洗脱的罪名了。
徐云很清楚他已经受到内伤,所以才会停下攻势的。
在徐云第三次击中法亚努的时候,法亚努已经完全没有了抵抗能力,整个人重重摔落在地,手里的军刀也远远的飞了出去!
法亚努是个要强的人,他不想要让自己看起来输的那么惨,硬是强忍着一口淤血没有吐出,硬生生的咽下去,才开口笑了。
当然,法亚努这把军刀可绝非是市面上那种常见的普通玩意。
这刀是一个海豹部队的老兵吉米设计的,不但手感非常润滑,做工也是相当的精密,杀伤力更是不俗。
而这一套随身装备,就是用来提醒他们身http://www•hetushu•com份的东西,而这套东西除了提醒之外,也同样可以让他们在危险的时候提高战斗自保能力。
从一开始徐云站在法亚努面前,法亚努就做好了应对徐云的准备,当然,他并没有想到徐云真的能有现在这种争取自由的机会。
他只知道,如果今天不能逃出申江尽快将自己隐匿起来,明年天气寒冷的季节,必然就是他的忌日了!
法亚努的连刺让徐云不得不后退,他也借助这个机会想要逃走。
法亚努可是一个猎人学校出来的高手……
狼对于羊是没有任何仁慈可言的,现实中的恶人也同样会像恶狼般毫不犹豫地狠狠扑向软弱的猎物。
当惯犯选择自己的猎物的时候,他们就如非洲草原上的狮子一样,他们会挑选离群的,警惕性低的,貌似软弱的对象。
法亚努为了以防万一,便佩戴了随身装备。
然后还有一把锋利的锋利军刀,一个可以承受两百公斤重量的降落伞绳,一支金属防身笔,绝对可以给近身作战的人提供非常可怕的支持。
但当徐云搞掉法亚努手枪的时候,法亚努也用防身笔险些扎入徐云的眼球!
法亚努无暇去琢磨徐云和伊水的捆绑是谁解开的,也无暇去想手下那群笨蛋究和图书竟被什么人给控制了。
伊水也得到过这套礼物,但她现在已经过了那个单独任务还会携带随身装备的阶段。
只可惜事情没那么凑巧。
呼!如果步飞梵上次出来不是“偷”跑出来,而是古鹊界授权让他出来的话,古鹊界也一定会给步飞梵一套这个随身装备,这样徐云也就能有所了解了。
而是要利用自己的战斗力,对周围的普通人拿出同情和爱护,做一个随时准备扑向恶狼的牧羊犬!
羊是不会事前作好保护自己免受恶狼攻击的准备的,就算真的遇上恶狼袭击,大多数的羊都会选择往羊群中间挤,只要狼没咬到自己,就万事大吉,事后除了庆幸自己大难不死外,仍然不会为下次可能的袭击做出任何准备工作的。
即便是他现在身上佩戴的随身装备,都是古鹊界当年教导过的。
所以他的每一招都是相当阴狠的,徐云若是不提高些警惕,还真的是有可能被他杀个措手不及。
法亚努刚想说话,就感觉到胸腔里的一股热流涌出。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法亚努是根本不可能在徐云面前取得胜利的。
徐云躲开法亚努手中防身笔的猛刺后,找准时机锁住法亚努手腕,猛磕向墙面,法亚努关节剧痛,这才不得不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