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292章 活在道德边缘上的家伙

九千修在顾绮娅的声音里听出了责怪,她有权利去指着他,甚至是说,他更愿意听到顾家的人对他的指责,而不是顾家人对他的客气。
九千修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这个徘徊在道德边缘上的人,肯定活的很痛苦。
九千修惭愧的低下头:“是啊,当初我留在顾家,就只会把危险带给顾家。可……可我为了我自己……”
徐云却抓住了一个细节:“既然你想摆脱的一干二净,那为什么后来又寄给顾先生明信片,还把你所在的地方告诉了他呢?”
任何人在面对一个差点把自己全家都推进深渊的家伙,也不可能无动于衷吧。
九千修没有回答,目光仍然在车窗外。
顾绮娅这才明白,原来那次九千修遭遇的也是一次大麻烦。
停顿了很久,他才再次开口:“如果女帝真的找到顾家,我希望顾先生把我的消息告诉女帝的人,或许这样就可以让他得到解脱了。”
顾绮娅看了九千修一眼:“难道你一直都是这样做事情的吗?”
九千修想了好久才点点头:“是啊……我根本就没有脸面去见顾先生啊,我凭什么去见顾先生?我这些年做过的这些事情……让我还有什么资格去见顾先生?http://m.hetushu.com
林歌也听出了其中一些严重的后果:“但你留在顾小姐他们家里,就会把危险带给顾家,这可真的是有些过分了啊。”
徐云点了点头,顾绮娅再次低头沉默了。
顾绮娅听到徐云的话,忍不住愣了一下。
徐云心道,如果真的遭遇了什么不测的话,现在一切早就不一样了。
“当然。”徐云默默道:“不然我凭什么敢在顾绮娅面前做出这些保证呢?”
“很多事情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的。”九千修道:“我知道我没有办法去弥补我所做的那些错事,所以……所以我也特别的挣扎,特别的纠结,特别的不知所措。”
“当初你是知道后果的。”徐云道:“即便是你离开的时候也没有说过?”
“因为我后悔……我后悔自己把麻烦带给了他们,他们帮了我,我却把危险留给顾家,我知道我这样做很不是人。”九千修道:“我担心顾家因为我的事情早晚会被女帝查出来……所以我下定决定把我的地址告诉顾先生。”
“算你还有点良心。”林歌道:“肯定是良心遭到了煎熬,觉得这样太不是人了,太对不起顾先生了吧?”
“这就http://m.hetushu.com是你不想去见顾先生的原因吧。”徐云问道。
“当初我留在你们顾家完全是因为我的自私。”九千修道:“我知道一旦我出去,肯定就死定了。”
“就是为这个,我这些年才备受煎熬。”九千修叹息一声:“我特别担心这种事情会发生,时间越长,年纪越大,我就越怕自己带给你们灾难。”
“你这么做很聪明。”徐云淡淡道:“给顾先生留一个你的消息,如果女帝的麻烦真的找到他的身上,他还能有一个机会。”
九千修苦笑一声:“我现在能知道顾先生身体还好,就已经足够了……这或许是我内心最大的慰藉。”
“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人总是会变得。你不也变了吗?”徐云道:“左冷月也一样会改变的。而且,你凭什么断言我没有见过她,又凭什么断言我不了解她呢?”
“我知道我错了……”九千修对顾绮娅道:“我做的这一切都严重威胁到了你们顾家。”
顾绮娅一直都在沉默,对于九千修的这种行为,多少都有些“恩将仇报”的意思吧,一旦女帝真的查出顾家,凭顾家的这点实力完全不可能和女帝的那些人抗衡啊。
徐云道:“其实你现在可以放和图书下一切了,事情过去那么多年,我想……即便是左冷月,也不会再追究了吧。”
九千修自责道:“当初顾先生问我,我是招惹了什么人,我没敢承认,因为我担心他知道找我麻烦的人是左冷月,会直接将我扫地出门,没有人愿意承受这种风险的,所以我骗了他,说我根本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找我的麻烦。”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起了。”顾绮娅道:“反正我们也没遭遇什么麻烦。”
但九千修是纠结的,他也知道自己做的这一切是如此的令人不屑,可怕的是他面对这一切却没有办法去改正,他明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仍然会选择那样去做事情。
林歌想说这叫自作孽,但没有说出口。
只有人格存在缺陷和问题的人,才会做出这类事情。
顾绮娅没再说话,其实现在想想真的也挺后怕的。
“我父亲不是一个会去出卖朋友的人。”顾绮娅道:“虽然我们帮过你,但你也帮过我们,我们扯平了……你在我父亲眼里毕竟是他的朋友,只要是朋友,我父亲就不会出卖的。”
九千修点了点头:“是……”
“上天是眷顾顾先生的。”九千修道:“他能在国外对华人做那和图书么多好事,照顾那么多华人,给那么多人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去的机会,所以上天眷顾他,才没有让悲剧发生……”
徐云淡淡道:“你的结果我不敢说,但我能保证顾家不会有事情的,我不会让顾先生有这个麻烦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虽然九千修嘴上没说什么,但徐云能猜的出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如果不是这个,顾绮娅也不可能带着徐云和林歌来这个地方找到他。
“无所谓了。已经过去了。”顾绮娅能说出这种话已经是一种很难得的大度了。
“你那么说,是因为你不了解左冷月。”九千修道:“她永远都不会放过我的,甚至是……只要她有机会知道顾家所做的事情,甚至也不会原谅顾家……我真的很怕,很怕顾家因为我而遭到麻烦。”
这一点恐怕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吧。
九千修惊愕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有些不能理解,左冷月那么重的醋意,面对徐宸和云柳琰的孩子,居然……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九千修摇了摇头:“你没见过左冷月,你根本就不了解她……她不会的……”
“有句话叫爱屋及乌。”徐云道:“或许她并不喜欢我母亲,但我不只是我母亲的孩子,也是我父和图书亲的……或许在她的心里,我是我父亲的继承者,她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对不起。”九千修道:“我这辈子做过太多太多这种事情了,枉为人。”
“如果不是见到你,我都不知道你们是否还好。”九千修道:“我不敢去打听,我什么都不想知道,这样我就能告诉自己,你们都挺好的,我以为我这样就可以得到安慰和解脱。”
“那次若不是顾先生出手相救,我恐怕也没什么继续活下来的机会了。”九千修摇摇头道:“其实那次就应该是我的终结点……只不过那次真正的狠角色还没有赶过来,顾先生就帮了我。”
一直没有说过这些话的九千修心里真的有很多的亏欠。
他们也只能说九千修的人格有问题。
徐云不知道九千修的成长环境和生存环境,所以他对九千修并没有太多的定论,或许是在九千修那个生存和成长的环境里长大,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摆脱这种人格吧。
九千修表情瞬间惊讶至极:“你……你见过左冷月?”
“你还真是没有资格去见顾先生呢。”林歌一直都是说话很直接:“如果是我,我也没这个脸面。”
九千修再次把目光转移到了窗外,看着这个他来到之后却并没有机会欣赏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