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季 叱咤风云

第092章 洗脑手段

“你说的没错。”徐云道:“但人性是在一定社会制度和一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一种本性。并非是一直停留在‘人之初,性本善’这一点上,而是与受所处社会环境影响的,所以人性是从根本上决定并解释着人类行为的那些人类天性。”
很多时候,信仰就是这个作用,调节心理的作用。
搞信仰就是一种手段。
对此,只能说放狗屁。
真的吗?
“在物欲横流的现代,人们争名于朝夺利于市,物质成为了身份的象征。”徐云道:“好逸恶劳缺少物质的人就会人性泯灭。只因相比那些富人,那些社会地位高,身份显赫,生活奢华的富人,他们会心理病态,会心理不平衡,心存怨恨,甚至认为一切都是社会造成的,有了那种莫名憎恨的话,道德就沦丧消逝了。”
“那你以为你们华夏的和尚干净吗!”娜塔莎反击道。
而这毕竟只有少数人能够实现,大多数人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又难以面对现实生活时,就失去了一种精神的信仰,一种生活的追求,因此渐渐变得颓废、迷茫乃至麻木不仁。
现实中的一些牧师的邪情私欲比非信徒还大呢!
鲍德温突然接话了:“所http://www.hetushu.com以他们需要信仰。”
林歌怔了一下,看着鲍德温,鲍德温稍微有些紧张,他担心林歌再次冲动的对他动手,因为徐云把他也规划到没有人性之中了。
徐云点点头:“的确,他们跟丧尸一样,没什么区别。他们丢失人性是因为穷的……而我们车上这位鲍德温先生丢失人性却是因为富的,任何情况下,人都可能丢失人性啊。”
现在这些尚未消失的事情,真的不是他们能够解决和改变的。
林歌低头沉默了片刻:“人之初,性本善……真该让他们多看看这些!”
牧师喜欢说,凡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
很多时候,那些在公众场合下道貌岸然满口仁义道德的人,背后往往越都是五毒俱全的人面兽心垃圾。
这一切都看在徐云和林歌的眼里,两人实在是有些无法理解这种人的举动,令人发指!
“很多东西是我们无法改变的。”徐云拍了拍林歌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再想那些令人发指的事情,这的确是他们无法改变的,这需要整个人类社会不断进步才能改变,那些无知的事情,那些丑http://www•hetushu.com陋的事情,那些恶心的事情,只有在人类文明不断进步的情况下才会消逝的。
“这是我们的信仰,你不相信可以,却没有必要说这些话吧。”娜塔莎道。
“可是人一旦丧失了人性,做的都是令人发指无法接受的时候,那跟丧尸有什么区别,还能算是人吗。”林歌道:“刚才就该杀了那两个没有人性的混蛋。”
司机并没有畏惧他们的拦车,而拦车的人也没有任何不恭敬的意思,而是点头哈腰的做出尊敬的动作。
汽车再次开动了起来,林歌急了:“你们没看见那两个人要卖这女孩吗!你们就把这女孩放在那地方不管了?一会儿来了人,他们还会把女孩给卖出去的!”
见汽车停下,两个人就在后面拉上来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女孩!然后示意只要给得起价格,这个小女孩就可以“卖”给车里的老板去过夜。
各种烧香拜佛的,为什么至今都还存在呢?就是让一些人能有个信仰,不要去闹事情。这年头有多少和尚惹出麻烦的事情被曝光?那些酒肉和尚整天做的都是什么恶心人的事情?为什么国家还留着,无非就是因为他们能让一批人去信仰,而不至于没和-图-书有精神追求了,变得颓废、迷茫乃至麻木不仁失去人性。
“管?怎么管?”娜塔莎的声音没有任何的希望:“你以为带走这个女孩就能救他吗?那两个男人是她的父亲和哥哥,我们带走她,他们有的是办法把她找回来,而且是正大光明的,你以为你是上帝?你是救世主?”
牧师喜欢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身体里面活着。
“你也别不服气,那就是一本古时候的人无聊写的神话与历史混杂模糊的书,被别有用心的传教者和想要包庇有权势犯罪者的混蛋们结合着西方一百多年以来的文明领先,包装成为了一本光芒万丈的千古奇书。”徐云道。
所以有些令人恶心而且没有人性的酒肉和尚虽然该死,可是他们披着的这张皮,却能让更多的人保留心中的人性。
“我一直都觉得你们西方人喜欢看的圣经特别搞笑。”徐云道:“里面的神居然会拼死保护杀人犯,强奸犯,杀夫夺妻混蛋,还有卖妻恶子的恶魔,这简直就是一本宣扬锄弱扶强,烧杀掳掠,奸伦乱淫的邪书啊!”
徐云看都没看她一眼:“别跟我谈什么你们的信仰,都是放屁,因和*图*书为你们内心真正信仰的只有金钱,也只是金钱而已!”
他们汽车经过的时候,居然有两个男人伸手拦住了他们的汽车,因为他们这是豪车的原因吧。
这就是很矛盾的事情了。
娜塔莎随手扔出一些钱,两个男人就不顾一切的去捡钱了,根本就没在乎那小女孩是否会被带走。
鲍德温点点头:“没错,这里算得上是一个贫穷点的地方。”
徐云点点头,表示同意:“为什么美帝国特别喜欢贫民有信仰,为什么喜欢让牧师给贫民送精神安抚,让修女给贫民派发一下食物?因为人都在向往追求属于自己的一种精神生活。”
“这就是一个你们西方人给人洗脑的武器,看看从古至今的大教主们,哪个背地里不都是糜烂的要死!”徐云恶心道:“鲍德温,其实你说你是信徒,但你并不是信徒,你只是希望让你手下的人觉得你是信徒,也跟着你去相信,然后就能更好的控制他们了,我说的没错吧?”
林歌愣住了。
鲍德温皱起眉头,这是他第一次不知道如何反驳非教徒。
鲍德温愣了一下,他也是信徒,所以他对徐云的话有些无法接受。
所以要给他们一个信仰,让他们有期盼。
“肤浅?”徐云摇摇头和_图_书:“这原本就是纯粹的人为包装,千百年持续深入加工更新的结果,这书绝对是读完让人黑白颠倒,是非不分,稀里糊涂,自私冷漠。你如果知道中华文明曾领先世界多少年,就不会说我肤浅了。”
“你看的太肤浅了。”鲍德温摇头道。
华夏也有不少人有信仰,求佛拜神,说白了,这一切真的都只是精神作用,仅此而已。
“这是人性的泯灭,道德的沦丧。”徐云道:“但这一切都是我们无法改变的,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人类文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国外的牧师和华夏那些令人恶习的和尚就是一类人,做的事情也都是大同小异的事情。
“可是……就这样……”林歌心有不甘的抡起拳头,砸在车窗上。
“不干净啊,我什么时候也没有说过我们华夏的和尚干净啊。”徐云道:“不少道貌岸然的所谓大师,都只是一些专门擅长诈骗手段的家伙们,他们主要是以敛钱为目的,说白了就是真庙假和尚!不择手段掏游客腰包,信口雌黄用灾祸来唬人呗,我没什么不能承认的。我又不是那种道貌岸然的‘假’和尚。”
现实功利交织的社会中,金钱至上,权力至上,物质享受几乎成了人们唯一的选择和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