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季 尘埃落定

第92章 意外中的意外

风无垠不再多说什么,他相信虞美人察觉自己越是靠近徐云,徐云反而越是痛苦的时候,她自然就明白他的话了。
步飞梵也是一脸的迷惑,古鹊界和伊水等教官也都纷纷侧目看过去。
而衣服也烂的几乎无法蔽体的,也都跟着林歌直接把衣服给扯下来扔掉了。
佐媚烟迅速上前将白小叶拉到后面:“别过去,他似乎只有在面对她的时候才会安静下来。”
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现场的情绪轻松之后,众人才纷纷松了一口气。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徐云能够战胜自己这个击败了风无恨的心魔,那他的实力甚至是可以直接越过天玄境,登顶无境的!
风无垠原本以为徐云的情绪会爆发,可让他意外的是,当虞美人一个人安抚徐云的时候,徐云居然真的安静了下来。
“是呀,虽然你是我们老大的亲妹妹,但是你们才认识多少天。”花小楼笑了笑:“所以这事情只有虞姐姐能搞定。”
这也是完全出乎意料的事情,就连风无垠都没有想到居然能有人可以平复徐云的心魔。
她只希望徐云不再痛苦,如果用这种方式可以让徐云不再痛苦的话,她愿意一直让徐云枕在她腿上,一辈子和图书这样抱着他。
“虞姐姐和我们老大那是青梅竹马。”钱风一边用手比划到自己腰部的位置,一边解释道:“他们在这么高的时候就认识了,一直到现在,感情自然是一般人比不了的。”
“老头找你肯定有事儿。”小东北把步飞梵带到了风无垠的身边。
徐云的情况安定下来,众人心里也就松了一大块。
这对徐云来说就真的是太好运了,他完全可以凭借心魔面对虞美人时的平静将心魔再一次压制在心底,彻底的将心魔的力量击垮!
虞美人上前将徐云轻轻搂住,用轻声细语来安抚徐云的情绪:“是我,我们大家都来了,我们大家都很安全,所有人都安然无事,一切麻烦都解决了,我们现在就要回家了,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白梁!带他过来!”风无垠的声音有些激动。
小东北看了看风无垠,见他指着步飞梵,脸上有些茫然,但还是拉着步飞梵走了过去。
“你父亲是秋落风!”风无恨已经激动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其实他应该叫风落秋,所以你不姓秋,你姓风!我是你爷爷!”
衣服尚且还能穿着的人都忍不住笑了笑。
步飞梵没扭捏hetushu•com,直接转过去:“这真不是我纹的,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图案,从小就有这东西。我小时候是街边上要饭的小孩儿,说不定是我还不懂事儿的时候,要饭得罪了纹身店的,他们给我乱纹的。”
步飞梵也是如此,他的衣服背后被一个不死守卫直接撕裂了,搞的跟围裙似的,干脆脱掉。
徐云安静了之后,白小叶就欢天喜地迫不及待的上前走去,可当她还没来到徐云身边的时候,徐云就再次的有了痛苦挣扎的反应。
因为酣战的原因,大家的衣服都破烂不堪,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一些皮外伤,像是林歌和钱风这类热血冲动的家伙,衣服几乎烂的不能穿了,林歌索性一把扯下衣服扔掉了。
现在徐宸都没有出去看上面的情况,无非也是在预防风无恨,他担心风无恨会再次站起来发动袭击,毕竟这家伙做过无数次这种事情。
然而就在步飞梵撕掉衣服扔了之后,后腰露出了半个纹身。
因为担心战斗的时候有影响,所以步飞梵在之前下飞机集合的时候就摘下来放在了口袋里面。
当然,这一次他是真的没有可能了。
而且年轻人总是有一些小心思,他也http://m•hetushu•com想和龙怒特战队的这些徐云的兄弟比一下肌肉,看看究竟是龙怒的人肌肉厉害,还是他们猎人学校的人肌肉厉害。
那天徐云的意识是稍有模糊的,但是两个人发生了亲密的关系确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我是你爷爷!”步飞梵直接怒怼回去:“占谁便宜呢!死去吧你!”
白小叶无奈的看了两人一眼:“随便吧,只要能让我哥不那么痛苦就好。”
这个时候他才拿出来给风无垠看:“这就是我的名牌,看清楚了吗,我叫步飞梵,我姓步,和什么秋落风风落秋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别让他给我乱攀亲戚。”
徐云的情绪越来越安静,风无垠可以肯定,这是心魔逐步变弱的过程,等到他的心魔弱小到一个可以让徐云轻而易举扭转控制的地步时,徐云就可以将心魔彻底击溃了。
这话虽然有一丝的醋意,可现在这种时候绝非吃醋的时候,佐媚烟清楚现在徐云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步飞梵一脸懵逼:“什么?什么图腾?”
说完,他将风无恨后腰的纹身让步飞梵看:“看到了没有,你的刺青图若是完成之后,就是这个样子,这不是乱纹的图案,这是风家的图腾……和_图_书
实际上徐云可以在虞美人的旁边那么安静是有原因的,至于是为什么,没有人知道,即便是徐云和虞美人肯定也想不到,徐云的心魔会在虞美人身边安静下来的原因,就是上次徐云和她在一起那个夜晚。
年轻人的冲动让风无垠感到无奈,可是他又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去阻止这一切,毕竟他们也没有错误,他们是在用他们认为正确的方法帮徐云解决痛苦。
风无垠看到那半个纹身之后,整个人就愣住了,他轻轻的拍了拍风无恨,风无恨的目光落在步飞梵的纹身上,再也说不出话来。
风无恨被骂了却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意思。
这不是没有可能,虽然听起来很夸张,但现实就是被用来改变的,或许有很多人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情,但事实就是如此,徐云的身上一直都在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也真的可以说是并不奇怪。
步飞梵木讷的摇了摇头:“我否认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秋落风,我也不知道什么南宗会,我只知道我小时候是要饭的,我妈是叶法拉,是他捡了我,我身上有这么一个吊牌,上面写的就是我的生辰和名字!”
“这可不是乱纹的。”风无垠的m.hetushu•com声音有些哽咽。
而就是那一次,徐云的魔性和戾气有对虞美人的身体造成了一定的入侵,所以当虞美人出现在徐云身边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会让徐云的心魔变得安静。
这个图案风无恨自己身上有,他儿子身上的是他亲手刺上去的!
虽然步飞梵后腰的纹身只有一半,是一个未完成的作品,但是却绝对就是风无恨身上纹身的同一个图案!
白小叶退回来之后,徐云的情绪果然又好了很多,这让白小叶很是诧异:“这是什么情况?我可是你亲妹妹,你居然连亲妹妹都不愿意靠近?那她为什么……”
“他真的是你的爷爷,这……这图案就是最好的证明!”风无垠声音有些颤抖:“你父亲是秋落风,南宗会的秋落风,这点你不能否认吧。”
这世界上的事情,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而这一次徐云的心魔吸收了那么多的暴戾之息,而徐云还能将其战胜的话,那恐怕对徐云的实力也是质变的飞升。
“风老前辈,你找我?”步飞梵一脸不解道:“我……有什么是我能做的?”
风无垠摇了摇头:“你转过身,让我看看你的纹身。”
虞美人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对徐云的作用竟然如此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