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季 龙啸四海

第0108章 无声的正面交锋

这些降头师都是南洋人,徐云可不敢确定他能否听得懂华语。
“我没有必要骗你。”徐云淡淡道,他能感觉到周围的人正在用惊诧的目光看着他们,便降低声音:“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如果你想了解什么的话,我知无不言,但还是换个地方谈比较合适。”
这时服务生走到了徐云面前:“先生请问您喝点什么?”
“巫藏?!”对方的情绪显得非常激动,他甚至毫不在乎周围人诧异的目光,大声质问道:“你在哪看到了他!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早在几十年前就死在了东瀛人的手里,怎么可能还活着!”
至于其他的事情就都交给林歌和佐夜明以及王泽去安排。他们没有把事情告诉阮清霜,她知道了也只会跟着干着急,倒不如让她在楼上办公室和夏秋雨一起照顾那些花草,早一点拿到固气草,就早一天给徐云希望。
徐云看到对面这个家伙面前只有一杯白水,小心翼翼的对服务生开口:“一壶蓝山,谢谢。”
对方依然没有作答,但也终于有了反应,www.hetushu•com他点点头。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破坏我做的事情。”对方不开口是不开口,一开口就是两个问题,这下还真把徐云给难住了。
“是我先坏了你的事情,对此我深感歉意。虽然我知道你不会原谅一个坏你事情的人,但还是想跟你说一声抱歉。”徐云道:“我只是希望,我们之间的矛盾不会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嗯……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的话?”
看来他听得懂华语,毕竟很久之前华夏有过下南洋的高潮,当时很多华人为了谋生求路子,而不顾一切的跟随船队去了那个当时就很神秘的地方。从那时候之后,南洋地区可以说遍地都布满了华夏的求生大军。他能听得懂华语,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紧跟着,徐云的余光便看到,一直呆在那辆黑色轿车里的人突然开门冲了出来,但马上跪倒在地,大口的呼吸着车外新鲜的空气。他手里并没有拎着汽油,看上去也是一脸茫然和不知所措。一直伺机而动的林m.hetushu.com歌等人也瞬间包围了他,并且第一时间将其制服……
服务生填了单子收了钱然后便转身离开,徐云跟对面的怪人依然用目光对峙着。好像两人都陷入了一种意识对抗之中,都想在对方的目光里读懂一些什么,但却又都完全看不出来对方的心思。
“所以你就帮他们破了我的降头,然后找到我,并且杀了我。”这个神秘降头师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愤怒,虽然他没有真的被杀掉,但那只跟了几十年的黑蝙蝠却因此永远的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徐云也迷茫了,难道他面前坐着的家伙认识巫藏老前辈?而且他的反应程度上是如此激动,他跟巫藏前辈到底是有什么样子的关系?
从这人的反应上来开,这个浑身穿着严密的家伙,似乎解开了对那无辜可怜家伙的控制。
这事儿若是请求原谅,显然是绝对不可能的,徐云无奈的苦笑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只是希望,不管我们如何处理我们之间的矛盾,都不www.hetushu.com要涉及无辜的人。已经有三个无辜的人因此烧伤入院……”
徐云在后门出来,目的就是绕过门口中降头的家伙,万一被他发现,说不定昨天那疯狂的一幕将再次出现。因此徐云宁愿多走一段路,也不冒这个危险。当然,徐云也没有选择在咖啡厅前门大摇大摆的走进去,而是打听了咖啡厅的进货通道,也就是后门。
虽然这后门写着闲杂人等不得入内,但徐云掏出一百块塞给在后门干活的勤杂工,也就畅通无阻的走了进来。
说实在的,徐云还真不想跟他走,毕竟他完全摸不清楚对方的状况。但俗话说得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徐云如果想了解的多一些,就只能跟他去一探究竟。而且直觉告诉徐云,对方跟巫藏前辈必然是有一定的渊源……
徐云决定的事情,旁人劝阻也是枉然,他们只能任凭徐云找了个帽子并且带上墨镜,尽量伪装的严密一些,然后从后门溜出去。佐媚烟依然呆在原地,这里可以看到对面咖啡厅的一切情况,如果徐云有什么麻烦,她需要保证m.hetushu.com自己可以第一时间赶到。
“谢谢。”徐云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表达了自己内心升起的第一个念头,至少对方没有他想象的如此不可理喻,而那个无辜可怜的家伙也因此得救了。
徐云喝了口咖啡,用自己的最大诚意看着对方,希望对方能开口说些什么。
徐云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的身份,只能先回答第二个问题:“因为我有求于江口组,所以必须先帮他们解决问题。”
“我知道,一切都是你做的。”等到咖啡送上,徐云先开了口,他意识到如果自己不说话,以对方这种几乎一生都独来独往的家伙,完全有耐心跟他这样耗一整天的时间。
“……”徐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跟他的目光对峙,不是徐云故弄玄虚,而是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开口。长这么大,真没跟这种恐怖的邪术师打过招呼,徐云甚至担心自己一张嘴巴都会被对方种下降头。
用惊心动魄来形容徐云此时此刻的感受,一点都不为过。然而坐在徐云对面的人,显然也不轻松,他的目光一秒钟也没离开过徐云的视线。www•hetushu•com两个人就这么坐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甚至谁都没眨眼睛。
徐云怔了一下,这都是他在南洋那次奇遇:“几年前,我在南洋做事,中了一个非常邪恶的降头术,是一个老前辈帮了我,他叫巫藏。我学会的这些东西,都是巫藏老前辈教我的。”
说话间,徐云倒上两杯咖啡,对方只是看了一眼,依然没有说话,也没有喝徐云推到他面前的咖啡。因为在他的眼里,徐云既然能解开他的降头,同样也是一个可以下降头的人。
“解降并且通过灵媒追踪到我的下落,到底是什么人教你的。”对方似乎没有听徐云解释的意思,再次问出一个新的问题。
浑身穿着严密的男子坐在靠近玻璃窗的位置,他的目光一直在盯着那辆停在天娱门口的黑色轿车,全神贯注,完全没有在乎店内谈论他这身怪异穿着的声音,甚至直到徐云坐在他的对面,他才恍然惊醒!
对方的情绪似乎因为巫藏的名字而激动的久久不能平息,但终于还是意识到这地方闲杂人等太多,他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对徐云道:“好,那你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