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季 龙啸四海

第0111章 是敌是友?

但阮清霜没法放心啊,别说是徐云了,就算是普通人睡着也没见谁睡的那么死沉啊!就算被佐夜明和王泽搬着走了一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老中医也很纳闷,能睡成这样的人,至少吃一整瓶安定片。可是又看不出徐云有共济失调震颤的情况,抽血验血之后,也都一切正常的很。
但是徐云想破头也不记得昨天他到底是跟巫天去了哪里,那个旅馆他已经彻底忘记了!跟那个出租车司机一样,徐云根本不记得见到巫天的地方。不过,好在巫天并没有抹掉他其他的记忆。
当徐云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七点半,阮清霜和佐媚烟她们熬了一整夜,眼圈都有些微微泛肿了。徐云只觉得自己脑袋昏昏沉沉,好像是被人打了一记闷棍,然而才刚刚清醒过来,又像是睡了太久,脑子都成了浆糊,太阳穴传来的阵阵胀痛又让他觉得自己应该再睡一会儿。
所以得出徐云没有任何状况的结论,问他怎么才能让徐云苏醒。老中医就给了一句话:“等他睡醒了,自然也就和*图*书醒了呗,我没看出毛病的人,你就算送到中南海里的医院去看,那也绝对看不出毛病。”
“十六个小时……”徐云扭了扭僵硬的脖颈:“看来他有充足的时间离开华夏到南洋了。”
“这么说,你跟那邪门歪道的家伙还成了朋友?”佐夜明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行,他这准姐夫是真牛!他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他搞不定的人!南洋邪术降头师都能摆平,还扯上了父辈的关系,啧啧啧,不得了啊!
那什么越南菲律宾的领导人也不动动脑袋上那该死的猪脑子!从援越抗美的年代,华夏给了老越多少粮食武器和子弹!十年时间里,华夏人民解放军官兵在越有一千一百多人阵亡,四千二百多人负伤!现在老越的人似乎已经忘记了那些真正帮助过他的人,成了一条白眼狼。
徐云欠他们巫家一个人情,但这并不代表徐云后悔救了江口奈子。即便他之前就知道巫天是巫藏的儿子,也会想办法制止他对江口奈子的所作所为,因为江口奈子是一个心存正hetushu.com直的东瀛人,不是安培老狗带领的那群不要脸的无赖皮脸!
老中医这话还真不是吹牛,当年他还在医院的时候,全国上下求着挂他专家号的人每天排长龙!现在虽然退休了,但还是经常有托关系找他给瞅瞅毛病的。若不是他当年跟张太岁交情够深,他才不可能亲自登门给徐云号脉医病呢。
徐云把那个降头师巫天的事情简单的给众人说了一下,然后把他和巫天那个同样起死回生的父亲巫藏的渊源说了一下,还把巫天跟东瀛人的仇恨都告诉了众人。这下所有人才都慢慢捋顺了这茬儿。
这么看来,华夏人民还是很明智的,至少所有的领导人都是够资格有能力的,而非像东瀛那样,选出一群傻叉当权。
人和人交心,国家和国家也一样。人有君子和笑容,国家亦是如此。华夏当了太多年的翩翩君子,希望用大度来感化这些小人国家。只可惜,有些国家的政权一直掌握在个别傻叉和小人无赖的手中。
徐云没有回答,但也没有否认,不管怎么样,至和_图_书少巫天对他没有恶意,没有跟他计较那些之前的矛盾,没有再来找林歌的麻烦,这就已经足够了。如果说是朋友的话,那就是朋友吧。徐云可不希望多这样一个神秘而难以捉摸的敌人。更何况他的父亲巫藏在南洋还救过徐云一命呢。
因为有张老太岁这层关系,所以佐媚烟深信老中医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嘻哈含糊,他这么说了,那也就只能这么办。等,等到徐云醒过来,让他睡个够!虽然佐媚烟觉得徐云有可能是中了邪招儿,但她没办法啊,还是选择了等待结果。
“十六个小时。”阮清霜担心后怕道:“真是快把我们给吓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徐云摇摇头:“我想不会吧,虽然我并不确定我跟他是不是朋友,但我和他有共同点。”他们的共同点,就是痛恨那些在世界政治舞台上耍无赖的皮脸!安培老狗就是那群二皮脸里最杰出的代表性人物!
“谢天谢地,看来阎王爷是真看不上你这条小命。”佐媚烟也总算是放下心来,她也一整夜没喝口水了,一开和*图*书口说话,只觉得嗓子眼一阵干裂的疼痛。
林歌算是彻底服气了,他是真见识什么叫死而复生的人了。从今往后,他碰到任何离奇的事情都不会再那么不以为然的不屑一顾了,因为他见识到了另外一种世界的人。
至于菲律宾,那就更是无语了,原本就是老美的一条狗!华夏给了他们五十亿美元的好处,却得不到他们一点善意的回应。就当是喂狗了吧,只可惜这条狗连摇尾巴都不会。
见到徐云终于醒了,阮清霜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从昨天徐云被出租车送回来,她就一直很担心。佐媚烟让她弟亲自开车把济北最有威望的老中医请来号脉,而老中医却说徐云一点毛病都没有,就是普通人睡着的脉象,根本没任何问题。
问出这问题之后,每个人的心里马上便有了一个答案,只不过,徐云若不亲口说出来,他们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心里的那个答案。
“想什么呢,问你话也不回答?你真跟那降头师是朋友了?”佐媚烟拍了拍徐云的手背:“他不会在找我们的麻烦吧,尤其hetushu.com是鸽子,毕竟他抹过他的脖子。”
徐云坐起身来,看着外面升起不久便开始奋力发光发热的太阳道:“我睡了多久?”
徐云还真是挺希望巫天是给安培老狗下了降头,这样东瀛就不会一而再三的犯傻了,没有东瀛这傻叉政权在亚洲作乱,其他国家就不会有那么多歪心眼了。
林歌也是一脸期待的面对着徐云,那个他干掉的降头师到底是何方妖魔,他担心徐云中招,心里忐忑不安的,因为他担心如果徐云中了降头,他根本不知道找谁能解决这种事情。
众人不约而同,异口同声的问道:“谁?!”
说真的,东瀛人前几天又炒作两国军机“异常接近”的事件,简直就是罔顾事实,倒打一耙,根本就不要脸嘛!安培领导的东瀛内阁政府每天就知道大肆造谣污蔑和公开炒作,渲染所谓华夏威胁,煽风点火,拉扯那些吃着华夏救济却还唯恐天下不乱的傻叉邻国的心。
然而她等待的选择是对的,徐云再嗜睡了将近十六个小时之后,终于睁开了眼睛。
“你杀掉的那个人。”徐云对林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