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05章 挂羊头卖狗肉

或许这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改成了茶楼以后,白天也都不会阻止赌博者来此拼搏奋战了。但白天不是时机,徐云可不会傻到给自己平白无故惹麻烦。确定了地方之后,他便带阮清霜暂时离开了。
老板娘的面色虽然缓和了一点,但还是有些不爽:“打听人到派出所里找警察啊,找我一个老娘们儿有什么用啊,找查户口的去。去去去,我这里忙着呢,没工夫跟你们耗着。不送了。”
当然,这是说真正的文学家,而不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文学二流子。
现在徐云面前的是一个茶楼,阮清霜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我们没找错地方呀,不会是那个人记错了吧,哪有什么录像厅,这不明明是茶楼吗?我们要不要再打个电话问问,再确定一下。”
“老板娘,你也甭装,大家都是社会人,谁还不知道这点小猫腻呢。”徐云微微一笑:“但你别担心,我们不是来找你‘里面那些客人’的麻烦,我们就是打听一个人。”
“我说了!我又不是派出所的,我哪有功夫给你们找和_图_书人呐!”老板娘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一倍,是的,她有点烦躁了。
当然,那都是几年前的事情,现在这社会,恐怕再怎么落后的地方也看不见录像厅这种地儿吧?毕竟社会发展的速度突飞猛进,连网吧都没落多年了,除了大型会所,相当一部分都半死不活,就更别说什么录像厅了,早绝迹了。
毕竟老一辈的时候驾照还未普及,文化人一般都不会开车,哪跟现在似的,满大街都是马路杀手,不是占线的便是乱变道的……有时候,真觉得那类带孩子闯红灯的成年人不是东西,你已经没啥素质了,无药可救了,那也不能坑害了孩子吧?素质要从娃娃抓起,红灯停绿灯行是最基本的东西。
虽然徐云和阮清霜都很清楚,赌场和鸡窝这种见不得光的生意不会大白天就开门营业,但他们还是按照华中雄告诉他们的地址找寻过去。不到一个上午的时间,便轻松找到了哪个地方。根据华中雄所描述,这里是个挂着录像放映厅的地方,里面暗藏赌博的地儿。
和_图_书这还没问什么,老板娘就着急着送客,显然是怕耽误了她家的生意,懒得跟他们废话。
这档子开门做生意的人,对谁那都是笑脸相迎,没见过的人也跟回头熟客似的,招呼起来一点压力都没有。别看表面上笑呵呵的对阮清霜叫美女,心里早不知道骂了几句狐狸精了。
对于徐云这样一个在山林子里挨过饿的人来说,没有什么食物是不合胃口的。他生吞过蛇胆,硬嚼过豆虫,饿急了的时候,连蚂蚁窝都能扒出来用水缸子闷死大吃一顿呢……当然,那些严峻的野外生存训练早已是过去式,但却造就了徐云节俭的习惯。
徐云驱车来到这家茶楼的时候,茶楼外已经停了不少辆汽车。从进口的奥迪Q7到国产的长丰猎豹,啥价位的车都有。就冲这个,徐云也可以肯定这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你见过几个文化人会开一长丰猎豹出来喝茶的?
“茶楼里面赌博?”阮清霜有点迷茫,茶楼这种地方她还真没来过,但她意识里认为这是文人雅士坐在一起品茶谈天的m.hetushu.com地方,喝茶的人应该是文学家或者是画家什么的,大家在一起聊聊创作,聊聊如何通过作品来批判现实或者传递正能量。怎么可能是赌场呢!
只有挨过饿的人,才知道食物的宝贵。
但阮清霜却不死心,在口袋里掏出了阮超的照片,立在老板娘的面前:“我只是想问你一件事儿而已,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十八九,瘦瘦高高的……”
徐云和阮清霜下车锁好车,径直走入了茶楼之中。
就这么说吧,五百万一下的豪车,在这里根本没什么优越感,那A8和7系或者奔驰S级,就跟小县城里的A6、5系和E级一般,真的是烂大街了。什么法拉利兰博基尼之类的才是稀罕物,因为这城市的路况相当不怎么样,坑坑洼洼,所以越野车才会受到关注。对比之下,超跑就显得少多了,只有个别不怕玩儿烂底盘的家伙才会整一辆蛮牛摩着地皮跑……暴殄天物啊。
跟男人来赌钱的,不是狐狸精是啥?就是男人的玩儿物呗。
“不用问了。”徐云道:“霜姐,赌场都hetushu.com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只不过几年前这里挂的是绵羊头,现在挂的是山羊头。但本质不变,里面还是卖的狗肉。华中雄因为这件事儿甚至患上抑郁症,我相信他绝对不会记错地方。”
南江的特色小吃虽然闻名,但却并不合阮清霜的胃口,徐云到是吃的津津有味,他现在对华夏各地的美食都能如数家珍的举出一百个例子。吃嘛,能填饱肚子的都是不容浪费的。
“我们不是来喝茶的,我们来找人。”阮清霜没那么多花花肠子,直接便开门见山,徐云知道她心急,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找她亲弟弟的消息,让谁谁都会着急。
茶楼老板娘笑眯眯的迎上来:“哟,两位又来了,里面请里面请,喝点什么?”
终于等到日落西山,南江城里的路灯也已经纷纷开启,马路上车辆穿流不稀,对于这样一个靠着煤矿发迹的城市,满街的豪车足以在小县城办个车展了。尤其是那种大型的SUV居多,什么路虎揽胜,宝马X5,什么大切诺基,还有徐云开的这辆保时捷卡宴在这大马路上都不稀hetushu.com罕。时不时都能看到巴博萨那种近千万的六缸越野……
一听不是来“消费”的,而是来找人的,老板娘脸色一变,不会是哪个客人的小媳妇来抓赌了吧:“找人?姑娘,那你可找错地方了吧,这里就我一个妇女,哪还有谁?”
徐云耸了耸肩膀,现在又有几个茶楼里面不做几个暗门,搞几张麻将桌?不然的话谁来喝茶?文人雅士?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私人会所多了去了,街边的小茶楼又怎么可能吸引到自命清高的家伙们呢?这不是贬义和讽刺,搞文学的若没点自命不凡的清高,那就没有写出流芳百世千古好文的资本!
华夏式的过马路方式早就被国际上的其他国家嘲笑了不止一次了。红绿灯在一部分行人眼里那就是个屁,而有些司机也是如此,没有摄像头的红绿灯,那就是摆设,闯又何妨?反正不扣分……
见到阮清霜对于有些东西实在难以入口,徐云也没含糊,直接帮她尽数解决,很快就吃了个肚儿饱。阮清霜有心思,也就没什么胃口,但拗不过徐云,还是在回宾馆的路上买了一个白吉馍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