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08章 刨根问底

“东风,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人吧,就是打听你矿上以前那姓阮小子的人。”金匡听到电话接通,直接开门见山道。
一起?!阮清霜的脸颊腾一下便红透了,那抹嫣红一直延续到耳根和脖颈……两人的关系在昨天晚上之后,发生了质的变化,这一点他们谁都不能否认。但徐云这家伙也太不害臊了吧……怎么好意思这么说呢。可阮清霜惊人的发现,自己竟然也不害臊的默认了。
何东风只觉得身体打了个冷颤,瞬间一股尿意萌生,太弯三莲会的找他干嘛?!找那当年的煤矿小工又干嘛!一点联系也没有啊……强烈的尿急感让他迅速下床奔往厕所,一边脱裤子一边用耳朵和肩膀夹着手机问道:“你没把我住的地儿告诉他吧?!”
茶楼老板娘差点把自己的肺都哭的咳嗽出来,这可是她跟她男人这一辈子的心血啊,在南江这块地市上,他们什么时候遭过这么大的羞辱。而这一切就真真切切的在自己眼前发生,更可气的是,她男人居然连一个字都没http://m.hetushu.com吭,任凭人家一个人就把场子砸个稀巴烂,还抽根烟给点了把火儿。
天呐,太可怕了。陷入爱河的男女真的是什么样子的要求都能接受。
“徐会长,你怎么跑南江去了!哎哟,这事儿怎么没跟我提前说一声,我怎么也要尽我的地主之谊呀!”金匡的脑子飞速的转动着:“住下没?这样,我马上打电话让我的人去接你,其他一切我都给安排好!今天晚上我就赶回去。”
但现在毕竟有求于他,徐云还是笑了笑:“没那么着急,这事儿就有劳金总了。”
徐云皱了皱眉头,他觉得金匡这家伙并没有实话实说。
金匡那边也没闲着,他可没心情和他那“干女儿”打情骂俏,第一时间就给何东风打了电话,何东风便是当年招阮超下煤矿的那个老板。跟金匡也算是玉石古玩方面的朋友,两人关系虽然算不上什么生死之交,但也绝对够熟悉的。
现在金豹脑子里都是如何带刁虎和这群兄弟去医院看伤,这是他这二三十年http://www.hetushu.com经历过的最惨一战,得亏对方最后没跟他计较,不然他现在恐怕也跟刁虎一样,趴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劲儿都没有了。这时候还没人知道刁虎那腰椎都被金豹给压断了……
何东风瞅瞅这都十一点了,金匡打电话就这事儿?太坑了吧:“记得啊,我不是都跟你说了吗,那小子拿钱替我顶包跑路了,我不知道人在哪啊。”
因为不敢报警,茶楼老板只能招呼着金豹跟他一起用灭火器把火给基本灭掉,剩下的小火星子也都被金豹用衣服给扑打灭掉。随后他便找了车带上受伤的兄弟们赶往医院。茶楼老板只是一个人坐在门前低头抽闷烟,能不愁吗,他要为自己下一步而做打算。
“你都跟我说的是实话吧?”金匡道:“我可告诉你,那人可是太弯三莲会的新会长,现在他人已经在南江,而且跟我打电话打听你了!”
徐云对这大爆发的热情还真不适应:“金总,千万别麻烦,我已经住下了。就是找你打听个人。”
“金匡没直接告诉和*图*书我,看样子他是要亲自安排见面,卖我一个人情。”徐云道:“这些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狐狸,一个比一个精明,心里的鬼主意多着呢。既然这样,我们也只好等一下了。”
“你说,只要是南江地头上的人,我金某人还是很有信心找到的。”金匡自信满满道,他在南江的人脉关系那绝对没得说!这话可不是吹牛,只要是南江有头有脸的人物,他都一清二楚。徐会长要找的人,肯定是有身份的吧,这点他还是可以肯定的。
金豹从未见老板这么愤怒过,站在一旁也不敢插嘴,的确,那家伙绝对不是一般人,他们惹不起,一己之力就给他们闹得鸡犬不宁,这种本事放在南江,恐怕没有任何一方势力能做得到。可人家就一个人,在他们眼皮底下打的你哭爹喊娘,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他们却连吭声都不敢吭声。
“没那么难找,这人你肯定认识,就是前一段时间我让你找的那个阮超的煤老板。”徐云道:“我想找他打听点事情。”
徐云竟然鬼使神差的冒出一句:和_图_书“要不要……一起?”
“报应啊,报应,我们在南江是活不下去了。”老板娘蹲在地上,一边嗷嗷惨叫诉苦,一边双手拍打着地面。
这个南江的大爆发接到徐大会长的电话之后,那叫一个激动的语无伦次:“徐会长,有何指示?是不是回申江来了,哈哈哈,现在时间还不算晚,要不要到老哥这里来喝一杯!”
“嗯。”阮清霜点了点头,她真的不在乎多等个一天两天,对于她来说,现在距离真像已经非常接近了,这就是很大的成就:“我帮你放好热水了,你快去泡一泡吧。”
……
……
“咱是诚心诚意跟徐会长交朋友,哈哈哈,这事儿徐会长放心就好!”金匡对徐云太重视了,徐云就是他再创辉煌的必须之人啊。
“金总,我在南江。”徐云这话更是把金匡给整懵了,南江?
只可惜,徐云离开之前也没闲着,送给茶楼老板一个很大的见面礼,一把火将这害人的地方给烧了!因为这都是赌具,谁敢报警啊?!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唉,这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儿http://www.hetushu•com,遭这么大的报应呐。
重新回到酒店之后,徐云便马上联系了金匡。
“你懂个屁!”茶楼老板也不在压制自己心中的愤怒,怒斥一声,一把将自己老婆推到一旁,老板娘一个踉跄,腾一下摔倒在地,但他却丝毫没有心疼的意思,依然骂骂咧咧着:“头发长见识短!那小子根本就不是我们惹得起的人!今天我能活着站在这里,那就是祖辈上积了德了!”
金匡心里哦了一声,但嘴巴上却没停顿:“这啊,那太好办了!我今天还给他打过电话,他正在外地呢,现在没在南江。”顿了一下,金匡继续道:“徐会长,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现在就联系他,让他马上往回赶,到了南江马上跟你见面。我也马上往回赶!”
挂了电话之后,阮清霜便好奇问道:“怎么样?”
看着那辆悠然驶去的黑色卡宴,茶楼老板娘愤怒的软拳头狠狠砸向自己男人:“你还算不算是个男人!一个连名头都没有的小子都骑在你脖子上拉屎撒尿了,你居然还无动于衷!你这是要把咱家祖宗十八代的脸面都给丢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