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29章 棘手的麻烦

徐云的拳头紧握,重新充满真气的体内燃烧着熊熊烈火,好,既然武藤一郎敢找上门儿来,他徐云还真不怕跟他好好较量较量!现在他可不是几天前那个“废人”了,他能清晰强烈的感觉到体内真气的充足!
“这不是一般人做的,我不说你也知道。”徐云道:“留下来只是浪费时间。但是这话,我不能跟你们警方说。你们做事有你们的规章流程,我说了也没用。”
“多注意休息。”徐云道:“有些时候,加班熬夜也没什么意义,别人不懂,你还能不知道吗?”
果然,秦婉儿听完李密的汇报之后,径直来到徐云身边:“调查没什么结果,看来不是普通人做的。你们有什么发现没有。”
他已经顾不上去考虑武藤一郎要如何对付他的事情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这一点上。万一果果有个什么意外,不只是阮清霜和仇妍,恐怕徐云自己都没办法熬过去。
“该死的安培老狗。”徐云咒骂了一声,安培那龟孙子到底又要搞和图书怎么鬼主意!若不是华夏领导人讲究光明正大,直接把神龙大队几个特战队往东瀛一安排!不出一个月就让那群内阁的老狗都死干净!
“来的好。”徐云冷笑一声。
……
徐云想想也的确是这个道理,安培那老狗虽然经常会做出一系列逗逼的事情,但他能做到东瀛的首相,就说明不是没脑子的人,不会做出这种荒谬的事情来。
“我也没发现什么。”徐云道:“你是跟我们一起回去,还是留下?”
徐云的脑子相当混乱,他刚怀疑到武藤一郎要找他麻烦,这边果果就出了事情!这两件事情难道有联系?但又怎么会呢……掳走果果的人一定是目标明确,只是冲着果果去的,所以只是跟仇妍碰了照面,没有碰上林歌,佐媚烟以及叶法拉他们几人。
秦婉儿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她就算知道又怎样呢,毕竟这是她的工作,她不可能带头罢工吧?送走了徐云和王泽之后,秦婉儿跟同事们一起留在了hetushu•com现场,有些时候,她也觉得警方做事程序繁琐,可这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
“走,咱们回去。这事儿警方是不可能查出什么的。”徐云道。
“秦局。”李密应了一声之后,回头看向徐云:“徐总,你也来了。”他没有跟王泽打招呼,因为他看得出来,王泽就是个开车的跟班,他在徐云和秦婉儿的身上都闻到了酒味。
自从上次交手之后,徐云也逐渐意识到,武藤一郎是个“伪”地玄境高手,他的真正实力恐怕也就只有宗师境的地步罢了。所以徐云一点都不惧怕与他交手,对于徐云来说,他连冷尘都能克死,还会怕面对他武藤一郎吗?
“酒店出事儿了!仇妍受伤,果果被人掳走!”佐媚烟的话字字犹如针扎。
那到底是什么人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呢?
“不是外人。”秦婉儿也不多解释,便带着徐云和王泽两人一同掀开封锁线,走向了事发现场。现场的一群人都在重案组李密的带领下正在做调查,看www.hetushu.com到秦婉儿到了,李密也马上迎上前来,他跟徐云打过交道,自然不陌生。
秦婉儿知道徐云这话没错,也只能点点头:“那好吧,你们先回去吧。我今天恐怕又要加班熬夜了。”
几个警察冷着脸上来示意王泽把车开走,禁止看热闹。秦婉儿就在车里走了出来,看到是领导来了,几个警察脸上马上改了刚才的态度,恭敬的喊了声秦局,然后又有些诧异的看了眼跟她一同前来的徐云和王泽两人。
徐云微笑着点点头,算是回应,秦婉儿开口道:“是我让他跟我来的,你放心,徐云的经验不比你少,不会破坏犯罪现场的,让他随便去看看。你跟我说一下具体的情况,都发现了什么。”
徐云摇摇头,他不想警察插手自己的事情,如果是武藤一郎要找他的麻烦,他更希望自己可以亲手解决这个华夏民族的走狗!让那些卖国贼都知道,卖国虽然容易,但保命可不容易,千万别被他徐云抓住,抓住一定要你命!
难道果果身http://m•hetushu.com世的秘密还有人知道?!这对徐云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一般!
徐云深呼一口气,这事儿好像有些不妙……虽然他到东瀛之后阴了武藤一郎,但武藤一郎除了丢失固气草的种子,并未损伤。他现在恐怕已经被徐云给气疯了,随时都可能要报复!
李密点点头,马上开始跟秦婉儿汇报工作。而徐云和王泽则是在不破坏现场的情况下观察了犯罪现场。显然,这事儿徐云决定过来一下是正确的,这绝对不是普通犯罪。因为犯罪嫌疑人几乎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伤人之后就犹如人间蒸发了似的。
王泽开车一路把徐云和秦婉儿送到那偏僻的码头现场,现场已经被警方全部包围起来,闲杂人等根本不得入内。
普通人做不到这一点,徐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看样子他还没来得及轻轻松松过两天好日子,远在东瀛的小鬼子就想要给他惹麻烦了。
回酒店的路上,徐云就一直琢磨武藤一郎到底会用什么样子的形式出现在他面前……电话铃声打断了他http://www.hetushu.com的思绪,佐媚烟慌张的声音让徐云觉得脑仁都要爆炸了!
旁边的王泽也听到了电话里的声音,不用徐云吩咐,直接踏下一脚地板油,汽车嗡一声钻了出去!
秦婉儿有些疑惑的看了眼徐云,她不是不相信徐云,而是徐云说的那么轻描淡写,让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似的:“你们这就回去?不再仔细找找有没有什么留下的线索证据了?”
王泽不太明白徐云这话的意思,怔住了一下:“云哥,什么意思?”
“云哥,这事儿可有点意思。”王泽在徐云耳边低声道:“我觉得安培老狗现在恐怕没功夫搞这些花样,近期他搞那么多小动作,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卖傻,却没得到足够的声援,他应该不会做这种没头脑的事情,如果真的是他安排的东瀛特工潜入我华夏境内,只要被我们抓到,他无疑等于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子。”
这段时间徐云没心思想这些事情,估算一下,武藤一郎有足够的时间调查徐云的情况和社会关系,这件事情很可能是冲着他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