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28章 蹊跷的偷渡事件

申江这段日子的治安很不错,所以秦婉儿也比较清闲,上面领导安排她到燕京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昨天才返回申江,得到了三天的休假。好久没跟大家聚在一起,秦婉儿心情异常的兴奋,整个饭桌上最活跃的便是她了。
等一下……徐云脑子嗡了一声,不会是武藤一郎的人吧?!
嘶——!徐云倒抽一口寒气,对秦婉儿道:“我跟你一起去。”
“你跟我去干嘛?”秦婉儿一怔,她没想到徐云会主动跟警方合作,虽然他们关系熟,但她还是很清楚,徐云对警方的人并不感冒:“你确定?”
三人告辞了皇甫国,离开了南海岛。这里没有他们留念的东西,远方则有期待他们回归的家人和朋友。徐云恢复一切之后,只想第一时间让他们知道,让他们不要再为自己而担心。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憔悴的不仅仅是阮清霜,佐媚烟也一直没睡踏实过。
跟徐云吐槽一阵子以后,果果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阮超,笑眯眯道:“你就是我那个传说中的小舅舅吧?”
这事儿还真有些蹊和-图-书跷,徐云眉头皱了皱,就算安培那孙子再傻逼,也不会做出这种疯狂的挑衅行为吧?可能潜水偷渡过来的人又绝对不会是普通人!先不说深海区会有鲨鱼的存在,就是那么远的距离,一般人的体力也根本坚持不住。
强子驱车到机场接机之后,马上带着三人赶回酒店。今天是周末,仇妍和果果也都在酒店等着他们呢。好多天没见到自己那妖孽闺女,徐云还真挺是想念。
阮清霜也告诉他,因为从申江回家并不算太远,开车几小时就能回去,所以叶法拉给了他一个星凯大酒店的副总职务,让他以后在这里工作,至少每周回家两次不成问题。
在秦婉儿接到电话严肃的表情和语气上,徐云就意识到申江肯定出了什么大事儿。秦婉儿挂了电话就着急着要去局里,说在靠海的一处偏僻码头发生了凶案,根据现场调查,竟然是有人潜水偷渡过来,有目击群众说那些人说的是东瀛话!
重新找回一切的感觉让徐云如遇重生,当失去的真气再次充满体内,和*图*书徐云才意识到之前一段日子里他过的是如此浑浑噩噩。那种生命摇摆不定,无力掌控局面的感觉实在让人感觉不爽。
这样一来,叶法拉对这小子就更满意了,答应他让他从大堂经理助理的职务开始做起,还推荐给他一些关于酒店管理知识的书让他去看。
“事情没那么简单。”徐云淡淡道。
阮清霜脸一红,这误会闹的。
阮超回来之后还没见识过这小妖孽,也没机会听阮清霜提起过这鬼灵精怪的丫头,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这么大的“外甥女”,阮超的脑子还真没办法转过弯儿来。
为了庆祝徐云重返巅峰,晚饭一大桌子人甭提多兴奋了。阮超意识到自己的“姐夫”居然是宗师境的高手之后,心里的惊讶就更难消化了。他跟皇甫国的这段时间里,在皇甫国的调教下很快初窥门径发现了高手的奥妙。
“回头再跟你解释吧。”阮清霜无奈的摇摇头,对一脸诧异的阮超道:“果果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却跟我亲女儿一样,你以后就是她亲舅舅。”
阮超的下http://www•hetushu.com巴都快掉到地上了,结结巴巴道:“姐……你……你和云哥的孩子……都,都这么大了?”
现在东瀛在钓龟岛经常做出挑衅和犯二的事情,突然出现这么一档子事儿,秦婉儿自然紧张,谁知道东瀛人又要搞什么卑鄙的事情!但只要他们敢侵犯华夏的人民,敢侵犯华夏的领土,那她就有义务将他们绳之以法!
但因为自身的体质有限,潜力有限,所以突破到二流高手的境界之后便停滞不前了。二流高手相比于普通人,已经是强健五腑六腑,气血强盛,延年数十载寿辰,力气强劲,筋脉中有叠劲了,所以他已经很满足了。
看到阮超一脸茫然,果果一掐腰,回头对阮清霜道:“妈妈,你是不是还没跟舅舅提到我呀?哼……”
为了表示对皇甫国的感谢,徐云承诺不论皇甫国有任何要求或者需要他做任何事情,都可以提出来。但皇甫国却摇摇头,说他早已与世无争。
直到现在阮超才发现,这一大桌子的人,只要窥入门径的,也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不入流了。和*图*书其他所有人都比他强大的多!甚至是没有任何心境修为的小东北和李默然,实力恐怕都比他要强大。
其乐融融的气氛持续了三个多小时,直到晚饭快要结束的时候,才被秦婉儿接到的一通电话扰乱了。
阮超喉结耸动,咽下一口唾沫,自己这次回家还真是“收获丰富”啊,自己都当舅舅了,辈份都提高了一级。后来他才一点一点在大家口中得知了果果的来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佐媚烟故作羡慕嫉妒道,这么一个人才被你挖走了,如果不是济北离的太远,她一定要把这人才挖到天娱去做事。
由于两人都喝了些酒,现在已经是佐媚烟专职司机的王泽也站起身:“我送你们去。”他没喝酒,所以这事儿也只能他做。秦婉儿心想总比打车方便,便也没拒绝,徐云当然更不会说什么客气话,三人直接告辞离开。
阮清霜一脸尴尬,她的确还没来记得跟阮超说起过果果,本来她是想说的,但阮超又那么着急的赶去南海岛找徐云他们,说能帮得上忙,她哪还有心思提起果果呢。直到周末了和-图-书,仇妍把果果带回来,她才想到,然后跟果果说了他们找到阮超的事情。
但没等她和徐云解释,阮超就又纳闷了,他虽然离开家有一阵子了,但自己这外甥女也不可能七岁了啊!他七年前又不是没见过姐姐,姐姐若是怀孕的话,那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阮超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答应留在星凯工作,但却万万不敢做什么副总,他说自己没经验,没做过酒店管理,希望可以从基层做起,如果自己感觉自己有能力做好的时候,再厚着脸皮要“官儿”做也不迟。
几巡酒过后,气氛便更热闹了。阮超感受到了家人的关怀,每个人都单独跟他喝了两杯,一是庆祝他融入到大家之中,二是感谢他帮徐云解决了那么大的难题。
果然,他们才刚回到酒店下车,果果就大喊一声爸比,旋风一般的冲到徐云怀里,像个小大人似的关怀了一下徐云的情况之后,又开始吐槽学校的教育是怎么怎么样幼稚,教的那些东西对她来说如何小儿科,她想要直接跳级到五年级参加小升初的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