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02章 巧遇

“麻三儿,这事儿不管成不成,我都要谢谢你。”徐云道:“但这次来找你,并不是为了这件事儿。我还有一件事情相求。”
虽然还没想好要如何开口,徐云依然敲响了房门。
“谁啊。”门内传来了询问声。
“是……关于我一个朋友,不小心碰到些麻烦,惹了孟局长的小……小……小姨子。”徐云故意结巴几声才说出来,谬卫一听这小姨子,果然眉头皱了起来,徐云见有戏,继续道:“虽然事儿小,但孟局长却很在意,所以原本三环所的人都准备把我朋友放了,却又……”
徐云还想说什么,但是房门却被哐的关上了。倒不是说谬卫给徐云摔门生气,而是对孟继祥的所作所为非常不满意。都被人民群众状告到家门儿上了,谬卫怎么可能不心痛呢,都是自己这个领导没做好啊。
很快,徐云便随着电梯下楼,刚刚走出楼梯口,就看到一男一女有些挣扎的在远处走过来。女孩的脚步很快,而男生似乎有些穷追不舍的意思。
汽车一路赶到蓝湖小区,徐云在小区门口做了登记,步行找到麻三儿m•hetushu•com告诉他的那栋楼,根据门号判断了楼层还有灯光亮着之后,楼栋口的门没关,徐云匆匆走进楼内按下了电梯。
“砰砰砰。”
“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跟麻三儿沟通。”徐云对凯文马修道,然后嘱咐林歌:“你去派出所一趟,装作报案混进去,看看强子的情况。随机应变吧。”
“你别这样,别拉拉扯扯的。”女孩声音里面已经掩盖不住厌烦了。
“谬区长,你可能不认识我,我有些事情想跟您反映一下。”徐云忐忑道,麻三儿说过,这谬卫两袖清风,所以他这次来,手里连点水果都没有,完全就是空着手!
徐云开口询问道:“请问,这里是谬区长家吧?”
徐云看了看时间,马上就晚上十点了,只能希望他赶到蓝湖小区的时候谬卫还没有休息。若是人家休息了,再敲门打扰可就太不礼貌了。想到这里,徐云脚下的油门也踩的更深了一些。
“滚!”徐云瞪眼道。
谬卫上下打量了徐云一番,因为徐云两手空空,他到的确可以确定这小子肯定不是送礼的。既然不是送m•hetushu•com礼的,说两句也无妨,但谬卫是不会请他进家门儿的,毕竟眼前这小子是个陌生人:“那你说吧。”
“谬区长,我就是怕今天晚上我朋友会被屈打成招什么的。”徐云道:“您也知道,躲猫猫事件才过去五年,前一阵子就出了个鱼咬咬事件,我怕我朋友也闹出个什么事件来……”
就在那小子跑了个没影的时候,女孩却突然惊呼一声:“大哥哥!怎么是你!?!”
“是我啊!谬柔轩!曾经我在咖啡店给人打工的时候,有几个流氓要找麻烦,是你帮了我。”谬柔轩双手紧握在胸前,显得无比激动。
林歌点点头,嗯了一声便迅速行动起来。
“这话没错,但你们也有优势。”麻三儿道:“现在是他们区局长孟继祥想要整你们的人,而谬卫一向都看不惯孟继祥的生活作风,甚至很多次都当众提起过要孟继祥端正自己的生活作风问题,不要把他那种负面的影响带给其他公务人员。所以,我觉得这事儿,拿孟继祥说话是个突破口。”
徐云虽然觉得这事儿是真不靠谱,但就目前hetushu.com为止看来,他也真的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可行。就算死马当作活马医,徐云也要去拜会一下谬卫,如果自己能把这事儿平了最好不过,他可不想因此就大动干戈的找王逸出面解决。那太丢面儿了。
谬卫深呼一口气,长叹出来:“好,我知道了。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就先回吧。我会跟孟继祥沟通的。今天已经太晚了,我该休息了。”
麻三儿叹了一口气:“谬卫家在蓝湖小区,三十八号楼,一单元,601号。这是我能给你的唯一帮助了。实话不瞒你说,这些领导的家咱都知道,谬卫可以说是这些领导中住的最普通的了。但敲开他家门儿送礼却是最难的。”
“你他妈谁啊!我们说话管你屁事儿!”叫付英东的男生闻言就骂了起来,态度极为嚣张跋扈。
男生却仍然不为所动的紧追不舍:“柔轩,难道我的心你还看不出来吗?我对你是真心的,明年我们就大学毕业了,为什么你就是不肯跟我恋爱呢。我发誓,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我们一起去法国,去巴黎,我也像霆锋那样给你做一和_图_书道舒芙蕾!柔轩,你就是我的舒芙蕾!”
“住手!”徐云低声喝到:“听不懂人家女孩说话是吧?小子,追女生可不是用这种强迫的手段。”
女孩皱了皱眉头,看起来非常不喜欢男生骂人。
徐云原本心情就不好,扬手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了上去!付英东根本没意识到对方突然出手,生生被徐云一个嘴巴子抽的转了三百六十度!脸上瞬间肿的像个馒头!
刚才还跋扈不羁的家伙瞬间就萎了,真动手他哪有不怕啊,一边后退还一边嘴硬着:“你给我等着!给我等着!”
“啪。”门被推开,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站在徐云面前:“我就是,你是……?”
本来徐云还想再敲门儿,但手扬起几次始终没有落下,罢了,让强子为他的冲动付出点代价也好。今天晚上就让他好好熬一夜,试试派出所里舒不舒服,也能让他长点教训。
“啊?”徐云怔了一下,小区灯光昏暗,他看了半天也没认出这女孩是谁:“那个……难道我们认识?”
“这人很正直,就更不可能帮我们了。”林歌道:“不管怎么说,毕竟是强子m.hetushu.com先开车撞进了人家物业部里。这事儿到哪儿说都没理儿啊。”
哦!徐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你!”
“得,云哥,算我欠你的。”麻三儿一听找人,不是捞人,心里也放松了很多,还主动伸手向凯文马修问好:“马修兄弟,叫我麻三儿就成,到了这里就别见外,当是自己家。”
“你对人民警察也太没有信心了吧!我的区里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人。”谬卫毕竟是正厅局级别的国家高级干部,两眼一瞪,还是很有威严的。
“云哥,你就饶了我吧,你让我做的事儿就从没有一件是好做的。”麻三儿哭丧着脸:“我们还能不能一起开心的玩耍了?你老这样实在是破坏咱们一起玩耍的心情和友谊啊。”
“你别离我那么近,付英东,我希望你们尊重我们之间的同学关系。”女孩的声音有些焦虑。
徐云无语:“本身我就没打算跟你一起玩耍。你想跟我们一起玩耍,行啊,先把正事儿给我办了。”说着,徐云指了指凯文马修,继续对麻三儿道:“这是我兄弟,马修,他来燕京是要找一个人。麻三儿,找人这种事情你可在行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