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03章 第二次被放

“柔轩,谬叔也有谬叔的难处。”徐云道,他并不希望谬柔轩这样难为谬卫。
“谬叔好。”徐云微微一笑,他用无声的表情告诉谬卫: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啊。
“快走吧,上去坐坐。”谬柔轩再次强烈邀请道。
“你在这栋楼上住?”徐云试探性的问道,他心里已经有了怀疑,就等着谬柔轩来给出答案了。
“是啊,一单元,六楼!”谬柔轩嘿嘿笑了笑:“走,云哥哥,我带你到我家去做客!那次的事情我还没机会好好谢谢你呢。本来我还以为再也没机会见到你了,却没想到在自家楼下碰到你,呼,老天爷还真是喜欢开玩笑哦。”
谬卫张大嘴巴,连说了三个好,才让开门口,任凭女儿把徐云带进家门儿,一路引领到沙发前面坐下。谬柔轩对徐云的到来表示出了绝对的最高招待,泡了家里最好的茶叶,还拿出各式各样的坚果零食。
“放心,兄弟,这都是误会,没有案底的。”民警解释道。
徐云虽然一个劲儿制止她不要那么麻烦,但谬柔轩却根本停不下来。
徐云和_图_书刚想随口说是顺路来见个朋友,却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谬卫……谬柔轩……我勒个去,不会那么巧合吧?一栋楼里有两个姓谬的?原本这就是个小姓,又不像是张王李赵那些大姓,一栋楼里有重名的都不会让人觉得意外。
若是平时,徐云肯定就拒绝了,但这次不一样,他刚在谬卫那里吃了闭门羹。强子的事儿还需要谬卫帮忙,所以徐云也只能厚起脸皮上去了:“嗯,我的确应该去拜会一下伯父伯母。”
“谬叔,我还真不知道你是柔轩的父亲。早知如此,我就更不好意思来了。”徐云道:“如果让谬叔觉得有什么为难的地方,我宁愿您当我之前什么都没说过。”
“大哥,我求您了,我错了,您若是不介意,您踢我一脚。”民警这下是真没招儿了:“谬区长都发话了,让我们马上放人,您就当是行行好,给我们一个机会好不好。”
强子得理不饶人:“那也不成,你还踹我一脚,我可记着呢,暴力执法,哼,咱等着瞧,我要让区长来了,给区长看看,看www•hetushu.com看你们是怎么对待我的。”
终于,扯了一阵子的家常之后,谬卫开口了:“徐云,刚才你跟我说的那件事情,我会帮你问问看。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我会帮你处理的。”
“爸,徐云哥哥是这样一个好人,他的朋友必然也是个好人!你怎么能因为徐云哥哥的朋友一点小事儿得罪了孟叔叔的朋友,那就不理不会呢。”谬柔轩道:“你赶快给派出所打个电话,让他们把人放了,不然我就去找他们派出所的人理论理论。”
“强子,走了,谬区长还等着我们呢!”林歌这简单一句话,让民警也不敢吭声,强子也不在墨迹着浪费时间,迅速站起来跑向林歌。
“哟,现在怂了?”强子一听,这次云哥直接给他搬出了区长,那腰板比上一次挺拔多了:“我不是说过吗,别惹我,我能让你们放我第一次,就能让你们放我第二次!哼,不过我现在还不走了呢,我可是担心你们再抓我回来。我都已经二进宫了,再抓我一次就三进宫了,我以后出去还做不做人了。”
和_图_书云就不明白了,你堂堂一个区长的女儿,怎么还要去勤工俭学呢?这不是给社会底层人民家庭的孩子增加竞争压力嘛。
谬卫这瞬间觉得时间都静止了似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强子点点头,紧跟在林歌身后离开,不过他那辆报废的奥迪可真是可惜了呀。
谬柔轩反而得意洋洋道:“这才对嘛老爸,你这么做才是包青天。”
……
强子切了一声,就在他风生水起的时候,林歌突然走了进来,他已经接到徐云的电话了,徐云就猜到强子可能会装逼,便让林歌打着谬卫的口号去直接把他给接出来。
“云哥呢?”强子嘿嘿笑道。
谬卫苦笑着走到房间去打电话,以他的身份地位,一个电话过去,就算强子真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罪,估计都能得到特殊照顾。别说只是一点小纷争了。反正罚款也交了,赔偿也给了,也该松口放人了。
谬柔轩笑的花枝招展,刚才的不愉快瞬间一扫而空,拉起徐云的手就往楼栋里跑去。
林歌无奈的瞅了强子一眼:“还不是忙你的事儿去了,你都这http://m.hetushu.com么大的人了,办事儿怎么还那么冲动,唉……走吧,快离开这里,以免再节外生枝!”
原本强子都已经准备好在派出所过夜了,那个把他再次抓回来的民警笑眯眯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呵呵呵,兄弟,这事儿真是个误会,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打了一家人啊。”
谬夫人也出来见了客人,一家三口对徐云的感谢绝对是诚心实意的。
那民警不好意思的走向前:“兄弟,真的是误会。你若早说你是谬区长的人,我们也不敢这么对你啊,这事儿办的,真是……唉……”
果然,谬卫一个电话还是很有作用的。
“谁跟你是一家人!你把老子抓进来两次,老子懒得跟你鬼扯。说吧,到底又要怎么样?”强子不爽的白了这民警一眼。
“放心啦,云哥哥,我爸妈都在家呢,你不用觉得尴尬。”谬柔轩道:“我爸妈都是非常和蔼的人,他们很好说话的。而且那次事情我跟他们说起过,他们也一直都想见见你,亲自谢谢你呢。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做过夜班的兼职。”
谬卫开门再次看到和*图*书徐云,让他惊讶的是,女儿居然站在徐云身前,并且还满脸激动的对他道:“爸!这就是我给你们提起过的徐云哥哥,当时就是他帮了我呢!”
谬柔轩白了父亲一眼:“有什么难处,孟叔叔用自己的权位压人,爸,你怎么就不能用你的权力平息这种事情呢。”
谬卫被女儿说的无话可说,只能拿起电话:“我去打个电话跟那边说一下。”
“谬叔……”徐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但心里还是一阵窃喜。
一单元六楼,徐云尴尬的笑了笑,他敢打赌,谬卫若不是谬柔轩的父亲,他把这栋楼给吃了都成。这也太巧了吧?
谬卫有这么个宝贝女儿也实在让他头疼,女儿平日从来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也不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但这次却任性的很。
谬柔轩这才晓得徐云之前竟然来过一次,追问之下,才恍然大悟,老爸居然还给了人家一个闭门羹吃!简直太过分了嘛!
谬柔轩见徐云认出她来,显得更加激动起来:“是我是我,就是我。你终于认出我来了!云,云哥哥,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我不会是在做梦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