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57章 神秘方的真正目的

麻三儿点点头:“就这些话?”
麻三儿脸上一僵,搞了半天不是乱搞惹了麻烦啊,金缕玉衣的事情?
热乎乎的羊汤下肚,徐云舒舒服服的出了一身热汗,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喜欢出汗了,殊不知出汗是一件非常保养身体的事情。
白小叶睁大眼睛,她完全不知道徐云是怎么知道她故意谎报了她的名字,很简单啊,徐云耳朵好使啊,白小叶接电话的瞬间,徐云就听到了电话那边一个女人的声音开口讲话称她为白小叶。
“还有我!”林歌也趁机道。
“啊?!”麻三儿一瞪眼,徐云这又是要干啥啊:“哥,亲哥,您就别跟我这添乱了成不成啊,您都没啥事儿了,就去忙吧,我这里真不需要你帮忙啊!”
叶小白留下这句话,突然手机响起,她迅速转身接起电话,一边听电话,一边向外走去。徐云耳朵好使呀,听到电话那边的一句开场白,但随即叶小白走出店铺,徐云便再也听不到电话那边的声音,只听到叶小白后来几声答应的“嗯嗯”之声。
“麻三儿,只带我一个,我就不相和图书信你做不到。”徐云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们只是需要你的鼻子确定一件事情而已,根本没准备真正处理这件金缕玉衣,如果你相信我,就最好把我带去。”
麻三儿这么仗义的行为马上得到了徐云跟林歌的肯定,两人一边吃,一边对麻三儿赞不绝口,一口一个兄弟,一个一个三哥,叫的比谁都亲热。
徐云看了眼林歌:“鸽子,这次恐怕要让你留下来帮麻三儿看店了。”
“少跟我面前谦虚,你做过没做过,你自己心里清楚。”徐云道:“今天晚上八点,蓝印会所见面,有人会安排你去见金缕玉衣,这是她留下的话。”
“有这么重要吗?”徐云道:“如果你一定要问我的话,那我也不瞒着你。做我们这行的,若是不懂点看相识人,那也是很难混的……”
麻三儿一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边点头道:“那就真对不住云哥了,恐怕只能我一个人去了。”
“这么着急喊我回来什么事儿啊。”麻三儿一直在等徐云说正事儿,但徐云吃饭的时候似乎把正事儿和_图_书全部抛到了脑后,现在看到徐云放下喝的干干净净的碗,才忍不住开口问到。
“当然还有,她说只准许你一个人出面,不能带其他人。”徐云道。
“好,哥,我听你的!”麻三儿是不答应也得答应,一点招儿都没有啊。
林歌依然睡的呼天震地,徐云躺在床上再也无法入眠,金缕玉衣的画面再次浮现在他的眼前,拥有这种东西,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是非法所得,这事儿若不搞清楚,徐云心里还真是过不去。
电话最多也就半分钟的时间,叶小白挂掉电话就准备上车了,而跟她走出店铺的徐云则是微微一笑,对她道:“白小叶,呵呵,我就说叶小白听起来有点太随便了。还是白小叶好听,你以后若是编假名骗人的话,那最好编一个跟自己名字一点都不相关的。”
林歌一听,心里是挺失望的,到也没说什么。这事儿恐怕真是太难为麻三儿了。
想到这里,徐云赶紧拨通了麻三儿的电话,麻三儿还寻思着让徐云他们多睡一会儿,见他们醒了,果断买了羊肉汤和羊肉包子便http://www.hetushu•com匆匆赶回潘家园子。
“金缕玉衣的事情啊。”徐云道。
“那你就不去啊。”徐云道。
麻三儿差点哭了,你们就是俩祖宗啊:“一个我都不可能带你们去,更别说两个了,这绝对不可能的事儿啊!你们就饶了我吧。”
“你怎么知道我是骗你的?!”白小叶还真被惊到呢:“你到底怎么知道我真名字的?”
徐云点点头道:“那个女人来找你了。”
“要么咱俩一起去,要么就都不去。”徐云道:“你说破大天也没用,他们说破大天也没用。不带上我,你就本想去。”
说真的,燕京城徐云太熟悉了,甚至可以说没有他不知道的地方,但这蓝印会所,还真是让徐云有些琢磨不透,到底在哪呢?
“你不会是说……那天那个女人来找我了吧?”麻三儿自己都有点吃惊:“看来我麻三儿的名声还是挺不错的啊。她是来请我去看金缕玉衣的?”
对方居然亲自登门来找麻三儿,还知道麻三儿有这么一个阴阳鼻,能闻出出土宝贝上的死人味儿……不简单啊,绝对不简单。和*图*书白小叶一个女孩家家,恐怕没这个本事吧。
“少根我胡说八道!”白小叶哼了一声:“姓徐的,今天是看在你跟麻三儿是朋友,我给你一个面子。若不然的话,一定要你好看!别忘了我让你转告麻三儿的话,如果想没有阻隔的看到金缕玉衣,那就别晚了蓝印会所的八点之约。”
“女人?”麻三儿一愣,他一个吊丝单身男,找上门而来的女人,都是跟他有过一夜激情之后想赖着他来找麻烦或者要钱的:“干……干嘛来了?”
徐云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是你这么想的,也是她那么想的,但我不这么想啊,你自己一个人去不可能,如果不带上我,那咱就谁都不去,看是我们需要多看一眼那金缕玉衣,还是他们需要你的鼻子。”
麻三儿摸了摸下巴,不得不承认,还真就是这么个道理啊!徐云言之有理,如果他提出他们不愿意的条件,他们还会答应,那就说明对方太需要他了。麻三儿有自知之明,自己浑身上下最值钱,最想让人得到的,无非就是他那特殊的鼻息嗅觉了。
“他们肯定也想知和图书道。”徐云道:“你相信我,只要你提出带我一起去的要求,他们还会答应的话,那就说明一个问题,他们真的是不知道那金缕玉衣的真假。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呢?”
“可是我真的想知道那金缕玉衣是真是假啊!”麻三儿着急道。
麻三儿白了徐云一眼:“云哥,这话可别乱说啊,盗墓可是犯罪啊,损阴德的事儿,我可没做过。我看你也是小说看多了吧。”
徐云还想再说两句,但白小叶已经上车,砰一声关了车门儿,根本不给徐云任何解释的机会,一脚油门踩下去,这辆价值不菲的宾利陆欧便风驰电掣的离开了潘家园子。要知道,徐云甚至不知道蓝印会所在哪。
“嘴巴上说是请,但我有件事情有些怀疑。”徐云道:“我怀疑他们自己甚至都不知道那金缕玉衣的真假,所以才让你们潘家园子的高人去免费做个鉴定……说句实话,懂行的人都知道,很多专家都是狗屁!反而不如你们这些真正下过墓地见过粽子的家伙懂行。”
麻三儿苦着脸道:“如果我坚持,他们就不愿意呢,也不让我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