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58章 被耍了?

“云哥,我突然想到一个事儿。”麻三儿打扮的人模狗样的,整天大裤衩子大汗衫的他,居然穿起了西裤衬衫的,就差打个领带把他那脑袋脖子给勒住了:“那个,蓝印会所是什么地方?我还真没听说过啊。你肯定知道吧,那你开车带我去。”
什么叫人权?美国人眼里,判死刑那都是有一群人站出来反对的,就算死刑犯刺杀了总统。所以华夏人就跟着学吗?当然不能学啊!美国这个人权是建立在什么情况下的?美国人手里都特么有枪,你敢私闯他家院子他都有权力开枪打死你!你若给他吃地沟油,那他就更有权利打死你了。
……
徐云还是很相信麻三儿的实力,但半小时过去了,麻三儿居然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得到,谁都跟他说,根本没听说过蓝印会所这地方。
晚上天色还未暗下来,麻三儿就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了,金缕玉衣这类国宝绝对是任何一个他这行的人都想亲眼见识见识的好东西。当然,麻三儿跟徐云也都明白一个道理,如果一个只是跑和图书腿做事儿的女人,都能开着宾利满大街乱窜,那这个幕后真正的老板,实力绝对恐怖。
徐云晃了晃脑袋,想得太远了,跑题了啊……造假的人太多太多了,金缕玉衣到底是真是假,他更相信麻三儿那鼻子。这种相信是没什么理由的。有些人就是值得信任,即便他平日总是嫌弃你麻烦,让他做点事儿都是磨磨唧唧,但就是靠谱。
徐云瞅了麻三儿一眼:“麻三儿,你不会连这么点油钱也扣扣索索的吧?你不知道蓝印会所在哪?那我中午跟你说的时候,你怎么没吭一声啊!我还以为人家说的这个地方是你们内行人都知道的地儿呢。”
就在两人彻底放弃的时候,那辆银湖蓝色的宾利飞驰再次毫无征兆的出现在麻三儿的店铺门口!车篷是敞开的,白小叶坐在驾驶座上,往店里看了一眼。徐云和麻三儿的眼睛直接就瞪大了!
徐云的猜测的确是不无道理,这事儿太有可能呢,这种东西是西汉的,在地下宫殿里面一埋就是两千多年了啊,哪www•hetushu.com是那么容易搞到啊。当今社会的科技又如此发达恐怖,什么东西做不了假?从人脸到人胸,从地沟油到假鸡蛋,只要是有价值的东西,那肯定就有造假的。
两人瞬间沉默了,空气安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得到。
唉!麻三儿叹了一口气,解开衬衣的纽扣,刚才那一阵子白打扮了。
“云哥,我现在敢拿脑袋做保证,如果燕京城里有这蓝印会所,我把脑袋割下来送给你。”麻三儿道:“那娘们儿肯定是耍你呢!我擦!”
徐云到也想问啊,可那白小叶根本就不给他机会啊,直接摔车门儿就走了,他哪有机会问她啊:“麻三儿,我说你还江湖百晓生呢,这点事儿你都不知道?你还配不配你这称呼啊,真给你和你师父丢人啊。”
“我麻三儿在燕京城这么多年,还第一次听说蓝印会所。”麻三儿使劲儿挠了挠头,不行,这事儿他还必须要搞个清楚,马上动用所有人脉关系打听这地儿,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他还就不相信他麻三儿找m•hetushu.com不到这么一个小小的会所!
“不知道。”麻三儿认真的点点头:“骗你我就是你孙子。”
当然,徐云若是把他这想法说出来,肯定很多人又说不讲人权,美国人和亲美的人又开始说美国如何如何讲究人权了,又开始把华夏狂损一顿。华夏有死刑,这是国情决定的!
“你别跟我开玩笑了,燕京城还有你徐云不知道的地方儿?云哥,咱不开玩笑了,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不到两个小时,现在路上又是高峰期,咱早点走吧。”麻三儿道:“你别把我想的那么抠门成不,我是在乎那俩油钱的人吗?不过……我的车的确没油了,还是开你的吧。”
显然,麻三儿就是这种磨磨唧唧的靠谱青年,这种人反而比那种嘴巴上说的天花乱坠,做事儿却一点都不靠谱的人强了去了。
林歌对这俩人是无语了:“你们也忒相信对方了吧?之前怎么就没人说不知道蓝印会所那鬼地方啊?呃……别看我,我又不知道,而且你们又不带我去,我也没招儿呀,我一个外地人,和图书人生地不熟的……”
金缕玉衣价值二三十亿,在普通人眼里定然是一笔想都不敢想象的巨款,但在这种人眼里肯定不缺。
若不是因为白小叶是个美女,徐云早就上前给她一脚了!这家伙也太可气了吧。
尤其是华夏能人多啊,相当一部分人才的脑子不往正途上面用,整天琢磨一些歪门邪道赚钱。这方面的法律惩罚又不够严格,就说地沟油吧,虽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下发关于依法严惩地沟油犯罪活动的通知,要求依法严惩地沟油犯罪活动,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安全。对制造地沟油致人死亡的不法分子甚至可以判处死刑。
所以国情不一样啊,如果华夏也这么搞,那就没必要严惩制造地沟油的人了,因为他们这种侵害他人生命安全的行为,都可以被个人以自卫的理由直接开枪蹦了!
徐云现在也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是被人耍了,这个白小叶,真是看不出来,鬼主意也太多了吧?北影毕业的吧,装的也太像了,那小表情,那小眼神儿,一点都不和*图*书像耍人的骗子啊!该死的。
徐云愣了一下,这毒誓都发了,麻三儿还真没跟他开玩笑:“那我也不知道,骗你我就是你孙子。”
但谁听说过因为制造地沟油而判死刑的了?虽然这法律肯定是很多能人异士绞尽脑汁百般衡量才能定下来的,但徐云还是觉得有些欠缺啊,直接就规定个,只要抓住,不管是老板还是工人,清一色死刑,看谁还特么敢拿这种老百姓吃的东西坑钱!!
一个国家一个制度,所以还是那句话,做这种缺德事儿的,为什么不判死他?他用危害别人生命安全赚来的钱开豪车,住别墅,让老婆孩子都移民国外去过养尊处优的生活,自己还能养着如花似玉的小三。这种人,死有余辜。
“云哥,当时那女人跟你说蓝印会所的时候,你明明不知道,怎么就不问一声在哪啊。”麻三儿一张苦瓜脸,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虽然不敢说这神秘的幕后老板能一手遮天,但至少也是个富可敌国的黄金豪吧。
“我去……”徐云是真无语了:“麻三儿,认真说,你真不知道地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