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93章 善解人意

徐云低着头,还解释什么,随便顾绮娅打骂吧,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叶法拉的担心绝对不是多余的,一旦顾绮娅醒来,没有了生存危机之后,必然会质问徐云一些事情。
“什么意思,难道我嫉妒她比我年轻?”叶法拉笑了笑,淡淡道:“她是比我年轻,但却没有我有女人味,稚气的小男孩更喜欢小鲜肉,而你这种成熟的男人,肯定更喜欢我这种有女人味的嘛,我哪有什么好嫉妒她哦。”
有时候,希望就是如此简单。
叶法拉直接摇头给否认了:“世界是没有那么坚强的女孩,她自己落到如今这么凄惨或许可以坚持过去,但是你也说了,她的家人现在都没有音讯了,你让她如何坚强?徐云,你最好还是趁着现在有时间,想想清楚。”
此刻没有勇气的人不只是徐云,顾绮娅也同样没有勇气去面对,但她最终还是决定学会放手,她鼓起勇气打开卧室的房门。
“我走了。”叶法拉长叹一口气,这时候还是让徐云自己安静一下的好。
顾绮娅没有大发雷霆,反而说了谢谢,这还真让徐云有些措手不及。
多么善解人意的女孩啊!!徐和图书云哪还有什么话好说,这一刻他就是单纯的想给顾绮娅一个拥抱!把自己的力量借给她,也把她身上的坚强传递给自己。
“我懂。”叶法拉拍拍徐云的肩膀:“先什么都不要想了,好好睡一觉,明天再跟人家解释。”
“国家越强大,我们的生活才越好过。”叶法拉点点头,这个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徐云面临的压力是绝对不可能避免的,毕竟事情是因他而起,他怎么都要给顾绮娅一个解释。
或许这些解释徐云当面跟她说,她也听不进去,但是通过这样的形式,她更能接受。只有以第三者的角度去思考问题,顾绮娅才明白徐云此刻心里是多么的内疚和自责。
徐云没有说话,这是他最头疼的问题。
今天兄弟生日,网站有个做蛋糕的活动,面粉免费不要钱,点击即可参加。奶油1元1份,鸡蛋3元1份儿,水果5元1份儿。6天时间,可以随时参加活动,累计送各种材料,蛋糕盖的越高,我爆发就越多,希望兄弟们有钱的捧个钱场,有人的捧个人场,至少面粉是免费的。
显然,叶法拉的一切都是站在徐和*图*书云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的,她说完这话,也直接起身准备离开房间:“这姑娘还是你照顾吧,什么时候醒了,都需要你解决问题。我相信你的道德底线还是非常强烈的,就算孤男寡女,你也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相隔了太平洋的万里之外,同样是灯火璀璨,星光斑斓,但一切却都发生了万千变化。
“别跟我说她不会问你什么,也别跟我说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叶法拉道:“现在车已经到了山前,路你还没找到呢。”
而这些事情又都是徐云根本没办法解释的,虽然说一切皆因凯文马修而起,但凯文马修就更不可能出面解释了,现在凯文马修能想明白他自己的事情就是万幸了,根本不可能指望他出面解释这事儿。
如果她再去质问徐云,又能有什么意义?
“如果我能知道凯文马修会带给大圈那么大的麻烦,我一定会另想办法的。”徐云淡淡道:“有些事情我想的或许比较复杂,凯文马修想要回华夏是要报仇,但我带他回华夏可不是让他报仇的,我希望他能为我们华夏所用。虽不至于说得马修者得天下,但凯和图书文马修先进的军备理论和天马行空的设计想象力,绝对是强大一个国家的军事理论非常的重要。”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徐云还能有心情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叶法拉啊,你也真会开玩笑……唉。
叶法拉见徐云一脸无可奈何,摆摆手道:“开个玩笑让你轻松一下而已。我的确是不想让她醒过来,她的昏迷并不严重了,掐掐人中应就可以醒了。但我想了想,你最好还是在她醒来之前想好如何回答她的问题。”
“但若是早知道我通过大圈的军火商船把凯文马修带回华夏,会给大圈带来这种灭顶的灾难,我绝对不会这么做。”徐云说到这里就有些痛苦了:“我不只是对不起顾绮娅,对不起大圈,甚至对不起海外华人。这给他们带去的恶劣影响是巨大的。我若是早知道会这样,我就算拉着马修游过太平洋,也不能连累顾绮娅啊……”
徐云干咳两声,这就扯远了吧?这跟他成熟不成熟,喜欢小鲜肉还是女人味有什么关系……
叶法拉知道徐云原本就难以入睡,便把他面前的浓茶和咖啡都撤掉,热了杯牛奶递给他:“你也该休息了,恐怕前几天hetushu•com在燕京也没能闲着吧?”
徐云微微一笑,谢过了叶法拉的关心,喝掉整杯牛奶:“叶子,你是不是故意不想让顾绮娅醒过来?”
“谢谢。”顾绮娅点头道。
徐云只能微微一笑:“你醒了啊……这里是申江。我们……都,都安全了。海上的事情已经平息了,保罗和佣兵团兄弟们的仇,我也帮他们报了。”
虽然环境陌生,让她多少都有些震惊,但听到徐云的声音之后,顾绮娅还是冷静了下来,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开了海面。既然外面房间能听到徐云讲话,就说明他也没有生命危险,难道一切都结束了?都安全了?
徐云顺着开门声便转过头来,看到顾绮娅站在卧室门口,一时之间还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叶法拉说的没错啊,他真应该想想说些什么,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语塞了。
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何必不试着学会放手,学会了放手,一切才能重新燃起希望。
“说不定,她或许……”徐云试图找一个理由来安慰自己。
顾绮娅起身走到床边,星凯大酒店的高层套房中,俯视整个申江,让人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外滩上的璀璨灯火炫和_图_书耀着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富有和骄傲。
“徐云。”顾绮娅先开口打破了沉默的尴尬。
夜色已深,众人听过瘾了故事也纷纷各回各家去休息,房间很快就只剩下了徐云跟叶法拉。
然而徐云和叶法拉都不曾料想,就在所有人离开之后,他们两人谈话的这段时间里,顾绮娅已经醒了过来。
“徐云,我知道此时此刻你和我一样,心里都并不舒服。”顾绮娅道:“我都理解,都明白,希望你不要一直放在心上,任何事情都会随着时间而淡化的。我……我知道发生的这一切也都是你不想看到的,真的。”
现在顾绮娅的心里的确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质问徐云,但她听到徐云的那些话之后,所有的质问都堵在了心口。
顿了一下,徐云继续道:“美国有那么多的军事天才,他们依然想控制着凯文马修不被外人所用,原因很简单,凯文马修绝对有能力设计制造出让美国国防部也为之震撼而担心的先进武器进攻和防御系统。这就是我想把凯文马修带回华夏的原因,就算他不能为华夏做事情,我也不希望他被美国人用这样的手段‘软禁’着。如果他能为华夏所用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