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96章 喝酒误事儿

徐云琢磨了一下,还是先回拨了万狂啸的号码。毕竟他是神龙大队的总队长,重要的大事儿还是他做主的。唉,酒可真是害人精啊,喝多了就误事儿,徐云现在也只能希望自己打回去电话还能赶得上去执行任务。
“你还知道你喝酒呢,你喝了多少。”叶法拉瞪了徐云一眼:“若不是你电话一个劲儿的响,我们又叫不醒你,也不会出此下策了。你快看看你的手机吧,未接电话将近二十个,因为都是一些奇怪的内部号码,我们知道肯定是有关机密,所以没人敢过。”
徐云能醒来自然是好事儿,一直都因此而自责的顾绮娅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原本叶法拉的意思是让他小酌两杯,却不曾想徐云直接喝大了。他愁啊,愁没办法解决温哥华那边的事情啊,俗话说得好,借酒消愁愁更愁。徐云现在这状态就是借酒消愁给愁更愁的。
强子点点头:“说吧,我记着呢。”
这肯定是有事儿啊,不然怎么这么多电话。
林歌也在卫生间干呕漱口结束,出来一看大家伙都撤了,也明白啥事儿,什么都没问,直接乖乖到门口守门儿www.hetushu.com去了。
人家是老板,想喝杯自己的酒又怎么了?哪里轮得到他一个打工的指手画脚,苦就苦在,叶法拉给他发过话,徐云只要是要酒,那就给他,但不能超过十二瓶,十二瓶算是一打了,一个人就算是喝啤酒,十二瓶也差不多到量了吧?
叶法拉无奈的摇摇头,看到徐云喝成这样,她能不心疼吗。
“我去买点解酒药吧,是海王金樽啊还是千杯不醉啊?哪个好?你们谁用过?分享分享经验。”强子道。
服用了强子熬的“黑暗药理”之后,徐云还真是一下清醒了很多,这可真不是醒酒作用把他弄醒的,而是这几位有解酒作用的中药混合在一起,那味道实在是难以下咽!就算是还熟睡的人,嘴里一品尝到这味儿也直接不淡定了。
叶法拉也明白这个道理,火气发过也就算了,也不再跟一个小领班较真儿。
徐云一听就更干呕了:“我擦,这么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能搀和在一起吗,你也没看看药性之间有没有相冲的啊?!你自己尝尝,你这是喝死人不偿命啊。”
“你们是准和_图_书备趁着我睡觉的时候把我给毒死吧?”徐云一边干呕一边道:“鸽子,你给我喝了什么东西?鹤顶红兑的敌敌畏吧?”
“这些东西都什么用啊。”叶法拉皱了皱眉头,她觉得这些还不如直接喝解酒药。
“解酒药都缺不了这些东西,这些东西都是有来头的,什么《名医别录》、《本草纲目》还有《药检》里面都有记载的。”林歌道:“都是除伏热肠,暖胃散寒,消食醒酒又止渴的中药,我自己配制的解酒药的药劲绝对比那些市面上卖的要强百倍。”
徐云一听这个直接就精神了,拿过手机一看,还真是一堆的未接来电,有神龙大队总部的号码,有龙怒特战队的号码,有王逸打来的,还有万狂啸打来的。
一夜宿醉,因为只要徐云开口要酒喝,领班就不敢不给啊。
昨晚上酒廊的领班一脸委屈的被叶法拉数落着:“我给你说过什么?你给我讲讲,我到底是怎么跟你讲的!”
领班不敢吭声的低着头,唉,倒霉啊,谁让他昨天晚上值班呢,若是换别人,今天看笑话的就是他了。
看到徐云眉头皱起,大家伙也开始明和*图*书白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了,纷纷借口有事情要忙便离开了,他们知道徐云需要私人空间处理自己的事情。
“您说只要徐总要酒,就给他喝……”领班耷拉着脑袋道。
“我是说的什么酒?是不是红酒?”叶法拉发火道。
可是徐云一喝就停不下来,比那根本停不下来的炫牛逼口香糖还要持久,久到离谱!一打哪够徐云喝的,去掉两瓶珍藏的名贵红酒之外,徐云干掉了十二瓶皇家礼炮,又嫌不够劲儿,直接干喝了两瓶金酒,又要了龙舌兰和伏特加。
林歌掰着手指道:“苦参,菊花,白扁豆,肉豆蔻,枳子,葛根花,草果,高良姜。”
“哥,我这可是用苦参,菊花,白扁豆,肉豆蔻,枳子,葛根花,草果,高良姜八味中草药给你研制的醒酒药啊。”林歌道:“我这用心良苦的,你怎么也要给我点鼓励吧?”
“好心当做驴肝肺。”林歌不服气的接过来,“喝就喝,我自己煮好都没舍得自己尝……”这药一入口,林歌的话就说不出来了,直接端着碗冲进卫生间了。
其实徐云这也不算宿醉,他就是喝的多了点,睡的晚了hetushu.com点,早上没什么精神头,实在睁不开眼睛,再加上心里有心思,心烦意乱,才导致了看上去相似醉大了的感觉。
“那你怎么给他伏特加?还有威士忌,看看,还给他龙舌兰这样的烈性酒,我的话你都当耳边风了是吧?”叶法拉道:“我说过,给他酒要有一个限度!十二瓶足够多了!你呢?你看看,你倒好,这些酒瓶加起来二十多瓶了吧?别说是人,水牛也能喝醉啊!”
吕峰也点点头,劝叶法拉道:“是啊,叶总,毕竟是云哥要的,如果是我在这里,我也不能不给他……云哥最近心烦,这事儿我们都看得出来。”
“叶子姐,没事儿,我哥的酒量我知道的,肯定没问题。”林歌道:“你把人交给我,我想办法,保证他中午之前生龙活虎的。”
“想办法让他醒醒酒。”叶法拉道:“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啊。实在不行就送医院给他洗洗胃。”
“行啊,鸽子小哥,你还有这本事。”强子道:“那我马上去买!”
但不管怎么样,人总算是清醒过来,那就比什么都好,林歌仍然是功不可没的。
“我……我……”领班那叫一个委屈m.hetushu.com
“叶子姐,这事儿也不能怪他。”强子终于帮衬着开口了:“毕竟是云哥要酒喝,他也为难,这事儿您别生气了,回头我好好批评他。”
叶法拉一看到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徐云就头疼,直接把怒火都扯到这领班的身上了:“行了,什么都别说了,我看你干脆就收拾收拾东西走人得了!我千叮咛万嘱咐的话,你都不听,你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吗还!”
“什么都不用,那些玩意儿都没什么大作用。”林歌道:“我觉得我哥喝醉不只是一个酒精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有心思。这样,我说几味中药,你帮我买回来。”
“是……红酒……”领班哭丧着脸,希望旁边的强子他们能帮他说说话。
这一杯一杯的,喝酒的人没事儿,上酒的人都害怕了。夜班的领班就试图制止过徐云一次,但被徐云一个眼神儿就给瞅回去了。
“你们都在我这屋干嘛呢。”徐云道,想了想他又觉得不对劲儿:“我昨天晚上不是在酒廊喝酒吗,怎么来这里的?”
这下大家伙才明白,不是林歌的药做的好,而是这味道太牛逼了,别说是醉人,估计死人都能给喝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