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季 猛龙过江

第0019章 天上掉下个亲妹妹

就算是妹妹又怎么了,又不是小孩子了,都是成年人了,至于吗。
“你有什么好难接受的?我师父跟我说她就是我妈!我怎么可能接受!”白小叶的情绪非常不稳定:“我小时候问过她,我为什么没有妈妈,她说我妈死了!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她明明是我妈妈,却说我没有妈妈!”
对啊,错不在他们,错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不靠谱的老子。
“冷月。”万狂啸也不是那种会安慰人的人,“你放心吧,有徐云在,小叶肯定不会有事儿的。”
这个地下世界里让所有人都敬畏的女人,竟然忍不住红了眼眶。就连万狂啸都不敢相信,眼前的左冷月居然会有这样子的反应。
白小叶竟然被无奈的逗笑了:“这可没什么科学根据,这你也相信啊?”
白小叶不说话,只是低着头,这些话,听上去到也简单,可是她无论如何都还是没办法从心底接受。
不过,造化弄人,有些人虽然看似在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上,但却也会因为某种突发事情而碰撞在一起。
“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我们改变不了。”徐云道:和*图*书“就算突然有一天知道一个无法改变的真相,而你又不能接受的真相。那你也要必须学着去接受,学着忍耐,学着去适应。”
“认妹妹好啊,那你就请我喝一杯。”白小叶现在确实有些需要用酒精来麻痹一下自己。
“怎么可能不会有事儿?我这个做母亲的有多么不合格……呵呵……”左冷月苦笑一声:“我多么后悔自己当年的决定,我的自私,我一时冲动下的谎言,就这么一直憋在心里二十多年,我是多么害怕,突然有一天谎言就被揭穿了……”
徐云当然知道白小叶说的那个“她”就是左冷月了:“你以为她会跟你开这么大的玩笑吗?难道她用这么一个谎言,就是怕你跟我……”
“是有点靠不住,但是,滴血认亲从三国时创立,一直被奉为圭臬,没有人怀疑过呢。”徐云道:“既然咱们是现代人,那咱回去之后做个DNA?”
而她自己坚持的否认,其他外人也说不了什么,况且她的男人恐怕也再没有机会回来。唯一让众人觉得可惜的是,徐云和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有可能永远都各自天涯http://www.hetushu.com了。
时隔几年之后,左冷月再次出现在华夏的地下世界,身边只是多了一个被她称为收养的小徒弟白小叶。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左冷月这么做,只是在自欺欺人,谁都清楚,白小叶是她的亲生骨肉。
左冷月一直希望永远隐藏这个真相,但却没想到,最终还是让白小叶在潘家园子碰到了徐云。或许这就是宿命的安排,有些东西,永远都无法改变。
“罢了,不管是真是假,你这个妹,我是认定了,这就是缘分。”徐云道:“你怎么想的?”
电话挂断,左冷月的心也犹如被尖刀深深的刺入一般。
左冷月啊左冷月,想不到你也是个有感情的人。万狂啸心中叹息道,当年左冷月怀有白小叶的时候,很多人都知道,老颠头吴秋子,神偷无影,还有太岁张邈之他们一众结拜的兄弟,都知道这件事情。
左冷月看向万狂啸:“如果你还当我是老朋友,那就帮我一个忙。小叶从小都在我身边做事,没有单独处理事情的经验,他们的安全问题,就交给你了。”
徐云瞅了瞅天上的太阳和脚下的影子,这和*图*书一大早上才十点多,就去喝酒有点不合适吧:“那咱们往前走着,若是碰到开门的酒吧,我就请你喝一杯。”
反正徐云在华夏没见过一大早就开门的酒吧,今天这酒钱肯定能省下。
“我知道,这事儿很难接受。”徐云道:“我也挺难接受的,我到现在都感觉脑袋嗡嗡的。”
这笑容里的苦涩,恐怕只有徐云自己才知道。
白小叶惊讶的张大嘴巴,这得多大的心啊,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她是徐云的话,现在岂不是更崩溃?
徐云追了好半天才追上白小叶,白小叶满腔澎湃的气息无处宣泄,只能选择这种方式。
叹了一口气,左冷月继续道:“但是纸包不住火,是谎言,早晚会被揭穿。”
徐云的父亲出事之后,他们自然会不自觉的想要多去关心一下左冷月,不是因为她实力强大的被人称之为女帝,而是因为她跟徐云父亲的关系。
“这都是气话。说说也就罢了。”徐云道:“其实,我震惊之后,还是挺庆幸的……庆幸我居然有一个亲妹妹。”
“你真是我哥?”白小叶抬起头看向徐云,哼,这个看上去挺混的家伙,竟然是她哥……仔和-图-书细想想,真的有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
“呸呸呸!你羞不羞啊!如果是真的,我可是你妹妹,你在我面前说话要注意点!”白小叶气呼呼道。
以及徐云父亲的威望,他的女人怀有身孕,会受到江湖兄弟们的照顾,完全是理所应当的。可左冷月却拒绝一切好意。孩子她生下来了,可却不准许任何人来看望,直接隐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有些谎言是善意的。”万狂啸淡淡道:“我理解你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也是担心以后无法面对女儿问你,她爸爸去哪了。唉,世事无常。事情发生了,就会有挺过去的办法,你放心,我相信,他的儿子是坚强的,他的女儿也是坚强的。”
白小叶最开始接触徐云的时候,真的是要多讨厌就多讨厌他,可是,久而久之,她却发现徐云身上有一种让她莫名安心和相信的感觉。这种感觉绝对不是那种花痴的喜欢。难道,这就是血缘的力量?
白小叶摇摇头:“没有什么好难堪的,我没有妈妈,小时候没有,现在就更没有了!”
万狂啸苦笑一声,他也不知道徐云那小兔崽子去哪里了啊:“你放心,徐云经验丰hetushu•com富,绝对不会让他妹妹吃亏的。”
徐云微微一笑:“如果说要生气,我应该更生气吧?咱爸生了我,把我扔给一个朋友,然后就去跟你妈享乐二人世界去了……呵呵呵,一直到现在不知死活去哪了,我都没见过他一面。他才不是东西呢……但我不也没生气吗?”
“咱俩滴血认亲?”徐云伸出一根手指道。
“干嘛?亲子鉴定啊?我跟你可是兄妹,你有没有搞错关系啊。”白小叶是真服了徐云了:“要做,也是我去跟……跟她做!”
“你……”白小叶可没徐云的心那么大,她一时半会还真接受不了这个哥哥。
左冷月迅速收起了愁容,脸上重新挂起了让人感觉胆颤的冰冷:“知道他们没事了就好。谢了。”
……
“举手之劳,跟我还那么客气。那么多年老朋友了……”万狂啸微微一笑。
“时间可以把一切都洗淡。”徐云道:“慢慢的一切都会好的。”
徐云试图让她冷静下来:“不管怎么样,她至少一直都陪在你身边。她是做得不对,很混蛋,但她肯定也有她的难处,这个问题,大家相互理解,千万不要钻自己的牛角尖,这样只会让大家都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