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季 猛龙过江

第0020章 借酒消愁

美国就不一样了,中学生想搞点大麻都很容易啊。他们下课跑去厕所抽两口大麻,就跟华夏中学生抽两口烟似的。所以即便是美国的穷人,买大麻的路子还是有的,这点闲钱到也还是有的。
但仔细想一想,毕竟人家国家开放,连学校的宿舍都是男女混住的,出来开房的功夫在宿舍都完事儿了,而且美国人又喜欢那种宽大的汽车,大皮卡满街跑,震个车什么的也方便。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导致了这里小旅馆业的不发达。
抽得起大麻的最起码也得有两个钱吧?起码是小混混这种来钱简单的,或者是娱乐圈那些捞钱容易的,要么就是暴发户,不知道钱是何物的。
徐云苦笑,他也想豪爽啊!但是那需要资本啊,如果现在一点事儿没有,清闲的很,白小叶说想要喝酒,他绝对带着她去星凯顶楼的酒廊喝个痛快。第一不用担心突然有事情要做,第二不用怕口袋里的钱不够花。
……
酒吧老板听的头头是道,但最终还是没有听明白。不过他也懒得多想,随便吧,愿意给三十人份的钱就给三十人份儿的钱。因为他m.hetushu.com觉得,自己从未一瓶酒能倒三十人份的时候……
可越是有烦心事儿的时候,人就反而更喜欢用酒精来麻醉自己。似乎这种麻醉能短暂的让人忘却心里的苦闷和烦躁。然而却忘记了,这也只不过是仅仅能解决一时的烦躁而已。
“徐云,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哥啊?怎么那么小气呢,一瓶酒?够谁喝的啊?罢了罢了,你这哥,我不要也罢。”白小叶还使起了激将法:“你要想当我哥,那就豪爽点。”
这里弄点大麻什么的可跟华夏不一样,华夏人民群众多困难啊,基本还都挣扎在温饱线,能有房子住,有车开,还能有两个存款的,都属于不错的小康之家了,哪有那个闲钱抽大麻啊?
好在他们都是高手,酒精虽然有影响,但还不至于让他们像普通人那样根本把持不住自己。酒吧老板这么能喝酒的人,都被这俩人的酒量给折服了,喝到中午,两人身边已经有了七个空酒瓶了。
“我店里从未整瓶的卖过酒啊。”老板有些诧异,这个不知道如何收费啊。
连大麻都抽得起,那就更别说喝酒了,和图书有些闲散懒惰的酒鬼,更是一大早就到酒吧,直接喝到晚上深夜才醉醺醺的回家去睡觉。
美国人的数学还真是超级差,徐云早就有所耳闻,据说,一个华人在美国若是买一条七十美元的烟,华人给卖烟的一百二十美元,他完全不知道对方的意思是让他直接找给五十美元就好了,反而还认为华人的脑子不好,先把那二十美元还给了华人,然后在正儿八经的找给华人三十美元,认为这才是正确的。
“行,管饱,行了吧。”徐云没办法,只好又给白小叶倒上酒,现在可是要看好她了,不能惯着她这么没有节制的喝下去了。
徐云给美国大叔普及最简单的数学加减乘除法的时候,白小叶已经将自己一整杯酒喝下肚子。
“老板,能不能多倒点?”白小叶道。
看来这里的老板也是如此,小学数学估计是美术老师教的。
“是你说两人份的。”中年老板歪了歪头,耸肩道:“直接倒半杯?”
白小叶虽然表面上是被徐云给哄笑了,但是心里烦躁啊,直接推开一家小酒吧的门便走了进去。徐云无奈,只能跟进去,http://m•hetushu•com到不是真心疼口袋里面那俩钱,是真担心白小叶喝这种闷酒,气酒。
“威士忌,两人份。”白小叶往吧台前一坐,敲了敲台面。
可是这三两杯酒一下肚,徐云的心理防线也崩塌了,他也心烦,也不舒服,他跟谁说去啊?除了跟白小叶这个妹妹聊,他也没有人可以倾诉啊,这种事儿能跟谁说啊?说了人家谁不笑话啊?
借酒消愁愁更愁,这绝对是名言,徐云可是有亲身经历的啊,他可以非常肯定这一点,越是碰到烦心的事儿,越容易醉。
徐云也把白小叶开导出来了,而现在却轮到白小叶开导徐云了:“哥,你从小都没见过他更好,眼不见心不烦,我现在就觉得这样挺好的,有这样一个父亲,还不如没有!来,咱俩再走一个。”
“来!走一个!”徐云笑着举起酒杯,是啊,眼不见心不烦!以后他就当自己没有这么一个老子!
现在可不行啊,起码要留够了回家的机票钱吧?总不能回加拿大之后,还去求人家席琳借钱买机票吧?他一个大老爷们儿的实在是张不开口啊。
真搞不懂美国人怎么那么m•hetushu•com喜欢喝酒,路边上酒吧比旅馆多太多了吧?难道开房的人就那么少吗?实在是让人不能理解。
徐云更直接:“你直接把酒瓶给我就成了。”
跟白小叶说没事儿,谁让徐云的老子也是白小叶的老子呢?他俩还真是叫同病相怜啊。
酒吧老板笑了笑,看得出来这个亚洲姑娘肯定有心思,直接给白小叶倒满了一整杯。
“满上。”白小叶道,两百五十毫升的威士忌酒杯,倒满了也就半斤而已。
“你少喝点。”徐云不知道白小叶的酒量,真不敢让她多喝,万一喝多了他可不知道怎么办了:“酒量不好就别逞强。”
徐云可真没想到,就是横跨了一个太平洋而已,这边还真就有一大早便开门的酒吧。
酒吧老板拿着酒瓶站在徐云对面,挑了挑眉毛,似乎是在问他,是不是也要倒满?
“愁也不用这么喝啊。”徐云赶紧制止了白小叶跟他抢酒瓶:“我陪你,咱俩慢慢喝,就这一瓶,谁也不许多喝。”
刚才徐云一直忍着,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个男人,而白小叶已经在这件事情上受到了打击,很脆弱了,他不想自己再表现出来什么。
http://m.hetushu.com吧老板是个看上去年约五十的中年人,胡子很长,有些发白,很快就在徐云和白小叶两人面前拍下两个酒杯,娴熟的给两个酒杯里都倒了一人份的酒,大约半两左右,然后还拿出一个冰桶放在两人面前,示意他们加冰的话自助。
酒吧发达的原因就简单多了,无业游民也能领取低保金,越是闲散懒惰的家伙,反而越是喜欢喝两口,抽两口。当然,抽可不是抽烟,是抽大麻。大麻这种东西,在美国酒吧里还是比较好弄到的。
“你们一人份大概卖多少钱?看你刚才倒酒的计量,一人份大概有二十五毫升,这瓶沾边波本七百五十毫升,也就是说,一瓶酒能倒三十人份儿。”徐云道:“这样你就会算了吧?如果你一人份一美元的话,这一瓶就是三十美元。”
白小叶还没等徐云坐下,就直接一饮而尽杯中的酒,这一口一口的喝起来太简单了。
然而,转眼之间,三、五瓶威士忌便喝光,徐云也把不住了,心烦啊!不管是谁,若是知道自己的老子在生了自己之后,扔给别人,自己去风流快活了,谁心里也不舒服吧。
说完,徐云也把自己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