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12章 官大一级压死人

这声音还真他妈是谭局的,毕忠华尽量让自己平静道:“谭局,是我,毕忠华。”
“你们……”毕忠华一时有些语塞,捉贼捉赃,捉奸捉双,没有证据,就算他是警察也不能怎么样啊,屎盆子乱扣也是玩忽职守,他把目光放在了拍卖行经理的身上:“他们是不是找你麻烦了?”
“哪个毕所长啊?你把电话给他!我到看看是谁管你杜老弟的闲事呢!”
毕忠华的态度虽然没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但也起码转变了一百六十度:“杜总,都是自己人,刚才那点小误会你可千万别介意。”
毕忠华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还是不敢造次的:“谭局,这边可能是误会了。”
毕忠华听到杜天这边打电话,满脸写满了震惊和不可思议,听到人说他多管闲事,当时就有点冒火,可面对杜天扔过来的手机,他就好像被人在头上交了一盆冷水,不知道如何开口了都。
杜天想说熟有个屁用,他又不是找地方,他是找人!找录像!
“这是什么情况啊,门口那么多车乱停乱放的。我这和图书区的治安可是全国著名,今年可是要争评全国先进啊,谁如果耽误我争先进的事儿,那就是跟我过不去。”毕忠华一步跨进来,瞪着两个圆咕隆咚的眼睛,瞅了杜天一眼,又瞅了杜天身后的沈晨等人一眼。
毕忠华接起电话。
那你他妈给我打电话?毕忠华心里憋了一口气!行,既然你们这么玩儿,那也别怪老子不客气:“行了,都别说了,我看你们就是要聚众闹事!都跟我回一趟所里!”
“那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啊!”杜天已经彻底撕下了自己伪善的面具,就像个彻头彻尾的土匪一样:“今天我杜天就把话撂在这里,今天这事情若是搞不清楚,谁他妈都别好过,我今天就把这地方给铲平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距离拍卖行最近的派出所终于来人了,监控室被推开,几个身穿制服的人往里一进,杜天的情绪也稍微稳定了一点。
这就叫关系硬!官大一级压死你。杜天才懒得跟什么小所长交朋友呢,燕京城这地方什么最不值钱?官最和图书不值钱!不到燕京不知道自己官儿小,这话是肯定有道理的。下面县市的个别书记总以为自己很牛逼,但若真到燕京,那才知道自己只是个九品都不品的芝麻官。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拍卖行经理急忙道。
杜天点点头,并没有领他什么大人情:“行,那你就看看吧。尽快给我个信儿。”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现在监管严啊,忙的很。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事儿要我出面帮忙的?”
“哦哦,老毕啊!你说你现在是不是闲的啊,当所长事儿不够多是吧?要是闲不住,我让你到基层去,你自己给我写个报告,真的,我一定照顾你。”谭局这话说的,相当噎人。
“行,杜总,我现在就联系。”毕忠华说办就办,马上就办!
毕忠华连连点头:“谭局,我知道了。”
“喂?!毕所?哪个毕所!?”
“那个,杜总,有什么情况你跟我说,我帮你处理。”毕忠华道:“这毕竟是我的辖区,我熟。”
“行了,你也是http://m•hetushu.com老干部了,我相信你处理事情的能力!”谭局道:“这个杜天是我朋友,搞房地产的,就是开发那个御园的。你多少给我点面子,问问他那边有什么需要你帮助的。大家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你儿子也大学毕业一年了,你不是正准备买房子给他结婚吗,跟杜总聊聊,说不定给你打个九折,一套房子搞不好能给你省出一辆帕萨特呢!”
拍卖行经理是会来事儿的人,虽然毕忠华是他私下打过电话请来的,但他仍然不希望自己会得罪杜天:“毕所长,这都是误会,误会,没什么事儿,嘿嘿嘿,您怎么有空来这里玩了。”
“我这是玩儿吗,我这是来工作的。”毕忠华道:“你小子会不会说话啊?不会说话就把嘴缝起来。”
“怎么不合适了?我还没有这点权利了是不是?”毕忠华现在是看见他就觉得不爽:“让你们走就走!哪那么多废话!”
“毕所长……这,这不太合适吧?”拍卖行经理一听这话,顿时慌了。
杜天轻哼一声,默默在口袋掏出了电话,http://www•hetushu.com面无表情的拨通了一个号码:“谭局,这阵子不见,工作是不是太忙了啊?”
“威胁我?”杜天一怔:“毕所长是吧?你知道你们谭局跟我是什么关系吗?”
“我一定注意保持,谭局放心。”毕忠华说这话的时候心都打颤。
哼,杜天神气的看了一眼毕忠华,心里道,怎么不牛逼了,刚才不是挺牛逼的吗?
“既然是误会那你还搀和什么!抓紧时间回你所里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谭局道:“你这三个季度都表现挺不错的,怎么,最后一个季度准备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先进所还要不要了!”
燕京城就这么巴掌大小的地方,他杜天好歹也是混了这么久,这点关系若再没有,连一个小所长都能在他头上拉粑粑,那他还混个棒槌!
毕忠华先是有些皱眉,后来又表现出一些不屑:“认识几个人就想压我了?你当你是谁啊,谭局跟你什么关系我不管,就算你跟我们公安系统的一把手是拜把子的仁兄弟,敢在我地界上惹乱子,我该抓的还是抓。”
拍卖行经理看到毕忠华都对杜天态和-图-书度这么大的转变,他也意识到了杜总不好得罪,马上把一切起因都说了个清清楚楚。毕忠华听完都一头茫然,这事儿还真蹊跷啊:“那,这样,我想办法去调取街道上的民政摄像头,尽量给你们查一下。”
“哈哈哈,谭局真是料事如神,是有点小事儿,不过不用你出面。”杜天道:“你辖区的一个毕所长,有点喜欢多管闲事。”
“怎么的,你有什么意见?我看你们这些人就不像什么好人啊。”毕忠华眉毛一挑:“我看这样吧,既然有问题,那就跟我到所里谈谈!在这里说些废话没什么意义!”
杜天是什么人啊,能看不明白这里面的事儿么?他冷笑一声:“行,跟我来这一套是不?你有本事,把人民警察都请来当保镖了啊?”
“行了,没事儿我挂了,我还忙着去开会呢,你把杜天的事儿给我处理好昂!”谭局说完就挂了电话。
拍卖行经理不愿意惹麻烦,当然不会说:“没……没,就是一点误会。”
“说我们惹乱子最好有证据。”沈晨冷笑一声:“不知道毕所长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惹乱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