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21章 关于服务区的斗智斗法

他们这二老板的脾气他们都清楚,第一,不喜欢别人叫他二老板,因为这个二字在他心里的印象非常不好。
光头和其他两个人正在一根儿接一根儿的抽着烟,因为老板不抽烟,所以车上是肯定禁烟的,几个人烟瘾又大,晚上在高速上赶夜路肯定都会犯困,现在有机会当然要多抽几根,猛抽两口。
那时候他是学校的软蛋,不敢跟学痞叫板,就那么强忍着烟呛,听着自己心中的女神在那学痞怀里撒娇卖骚的。
“是。老板。”电话另一端爽快回答道。
虽然他在十年前就已经买凶让人把那个当年留给他阴影的学痞给弄成了残废,后来没撑两年就死了,但这阴影却仍然没有消除。
当然,这肯定不是说业务类的工作,做业务类的若是不会点吃喝嫖赌的,那肯定混不开,这是行业规矩,国情。
所以他对“二”这个字相当敏感!二老板在他的眼里,跟二逼老板没什么区别,所以他不准许别人这么叫,叫就叫老板,不能带二!
这哪像是一个跟踪的车辆啊。这让他觉得的确是他们太多疑了。
“看情况吧。这事儿……不好说。”徐云道和-图-书:“如果对方只是怀疑,没能确定的话,那我们就尽量避开,如果真的已经怀疑到了头上,那我们也没办法了……”
上车的时候,中山装还有些厌烦的说了一句:“以后少抽点,不抽烟死不了人,抽烟到可真活不长。”
“现在就跟他们进去,你以为他们是傻子?”徐云淡淡道,不急不缓的开着车往前面走:“这辆唯雅诺我们在快速干道那车祸现场见到过,司机技术挺不错的,撞开两辆车,自己的车灯都一点没花,最多是前杠打磨一下,那就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从此之后,他闻到烟味就响起那片让他永生蒙羞的小树林。
光头几个人只是嘿嘿傻笑,也不敢多说话,谁让他们二老板不抽烟呢,如果是大老板在的话,早就没人发一根特供中某海的销魂中华抽抽了,那还至于抽个烟都会被挨骂呀。
“喂喂喂!哥啊!你开过了!那车进服务区了!!”麻三儿张牙舞爪道,恨不得上来帮徐云开车:“你要是累了换我开,我不累,疲劳驾驶容易出状况。”
还有一个就是,他不喜欢人抽烟,这就跟初中有关系了,因和*图*书为他初中暗恋的女生在学校小树林被一个学痞给霸占了,他正好逃课路过听到动静。
数学老师差点气的喷血啊,都他妈小学三年级了!十岁了!竟然不知道三加二等于五,还说等于六!老师一气之下说了句脏话:二逼!
“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徐云道:“我能记得住他们的车,他们车上就肯定有人能记得住我的车。这一点是肯定的。所以他们必然会起疑心。”
沈晨咧咧嘴:“我假扮服务员进去跟他们碰过面,一会儿若是碰面,我是不是还要回避一下?”
当那辆奔驰唯雅诺在第一个高速休息服务区便驶进去的时候,徐云并没有跟进去,他的脑子高速转动,这事儿肯定不对劲儿。
中山装比较欣赏这几个人里的习阑桦,有一个辅助原因非常重要,那就是因为习阑桦不抽烟。现在不少公司都这样,不抽烟的肯定有录取优势。
“这就对了!”中山装点点头:“天底下没有免费的馅饼,那也肯定没有免费的水酒。外人给的东西不能碰,这一点我相信你肯定比他们几个有自制力。这就是我让你担当这次事情责任hetushu.com的原因。”
众人都上车之后,奔驰维亚诺重新上路,中山装往燕京那边打一个电话,是打给那个留在快速干道帮他拦住两个撞车路怒青年的魁梧年轻人:“雷玉,你去看看最快的飞机航班吧,这边有点情况,我们已经上高速了,不会去接你了。”
眼瞅着距离燕京南的高速服务区越来越远了,麻三儿有点着急:“那我们怎么办,这总不能跑他们前面吧?咱不是跟踪他们的吗,这到头来成了他们跟踪我们了。”
从此之后,他就有了这么一个不雅的外号,男同学也好,女同学也罢,都叫他2B!
他的女神也因为初中怀孕而被开除,后来不堪心理压力巨大跳楼自杀了。
中山装没有说话,专心致志的放水,等到自己舒服了,才整理好裤子对习阑桦道:“可能是我多虑了。不过,干我们这一行的,若是不谨慎小心一点,很容易阴沟翻船啊。你还年轻,要学的东西有很多。”
小时候他学习不好,连个三加二等于五都要掰着手指头算半天,有一天数学课,老师又问这个问题,他一时之间没捣鼓清楚手指头,说了个等于六。
http://www.hetushu.com些东西他当然不会说出来,但勾起他这些不痛快回忆的事情,他肯定会不喜欢。
他那一句“抽烟到可真活不长”其实不是说别人,只是说那个留给他中学阴影的学痞而已。
“老板教育的是。”习阑桦道:“我一定谨遵老板的教诲,以后做事儿一定小心再小心,任何可疑的危险都会注意道。”
两人完事儿之后,学痞点了根烟,说了一句:“爱后一根烟儿,赛过活神仙儿~!”
中山装本来是不想耽搁时间的,但这几个人虽然丢掉了烟,可身上的烟味也挺浓的,他干脆就停下来多等了一会儿,等到几个人身上的烟味消散的淡了之后,他才让习阑桦开车门。
……
“徐总说得对,这样主动权就在我们手里了,不是他们遛着我们玩儿,而是我们钓着他们的心玩儿。”沈晨道:“这样对方就更不敢轻举妄动了。”
中山装微微一笑:“那你们今天在帝都娱乐喝酒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什么可疑的事情?”
“有。”习阑桦道:“我们总共才点了三千块钱的酒水套餐,夜场的领班就安排人送了瓶夜场里最少也卖一千五六百块的酒。”习阑http://www.hetushu.com桦道:“光头和矮子他们想喝呢,但我没让他们喝,我怕有问题。”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中山装点点头道,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卫生间,这时候司机已经去加满油回来等待了。
习阑桦深深的低头道:“多谢老板栽培,阑桦永远都会记得老板的栽培之恩,以后一定不辜负老板期望!”
燕京南高速路服务区的卫生间里,习阑桦和中山装两人一起站在小便池前。
麻三儿这才算是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云哥,你这脑子动的也太快了点吧,这么短的功夫能考虑那么多事儿。得嘞,我看对方这次碰到你,算他们倒大霉了!”
“老板,我们是不是想多了?”习阑桦质疑的问道,那辆黑色卡宴见他们进服务器,根本连一秒的停顿都没有,嗖的就超车离开了!
麻三儿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那辆车啊!竟然还是‘熟人’呢!云哥,没开玩笑吧?”
“我们去前面服务区等着,顺便加满油。”徐云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他们怀疑,我就让他们觉得他们多心了,他们觉得没事儿了,我就要让他们心里在提起来。想那么顺风顺水的离开燕京,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