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27章 叛逆的光头强

光头看了一眼矮子乐:“你也觉得这事儿不怪我?那你车上下来还骂我!”
招风耳和矮子乐看到徐云出现还挺警惕的,但光头却不那么觉得。
他每天都是哼着“我要上公司,天天不迟到,爱抗事儿爱操劳,发誓要为公司立功劳”去忙活,可却仍然没有个一官半职的。
矮子乐拉了光头回到车旁,却得知他们要在这里等雷雨想办法过来。他们顿时都明白了二老板的意思。
矮子乐拉了光头一把,不让他乱说话:“兄弟,我们该走了。”
“你们这是去哪啊,那么远,还要倒班开车?”招风耳也补充一句。
这边才刚闹完别扭,徐云就又出现在了光头的身后:“哥们儿,太巧了吧。咱又碰面了,你们也停车休息解手呢啊?”
毕竟现在他心里已经给二老板下了一个结论,二老板喜欢西兰花那种会说话的,而不喜欢他这种只会办事儿不会说话的。
“……”招风耳一阵无语,见不得光的事儿你也敢说?
一看二老板那自以为是命令他的样子他http://www•hetushu•com就心烦!凭啥西兰花现在啥都不用做?什么都要他们跑腿!
他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个跟他称哥们儿开卡宴的帅哥绝对没问题:“哎呀,你们也来上厕所呀?”
眼瞅着西兰花办完这次事情就要当中层了,他心里能舒服了吗?羡慕嫉妒那是肯定的,恨的心都要有了。
凭啥他光头就不受待见!
光头想想也是啊,自己这么多年在公司没少背黑锅,没少立功劳!
人家给你发工资,你他妈就得忍者!这点小事儿都不明白?矮子乐真想抽他,但他也知道光头是顺毛驴,越说越容易上火:“行了,二老板咱都知道他什么人,你消消气,来,抽根烟,别想那么多了,想法越多,气性就越大,这事儿又不怪你。”
“他要面子我不要面子啊,我说点啥他都一副不相信不信任我的样子,我心里舒服啊。”光头哼了一声。
“行了行了,知道了。”光头烦躁的摆摆手:“撒尿,撒尿!都别叨叨了,就这么和_图_书点小事儿,整天没完没了的,没意思!”
光头心里当然不服,这次任务被二老板说的就好像都是西兰花一个人的功劳似的,一开始他还忍着,毕竟西兰花跟他关系不错,他们算是兄弟,可现在他真不能忍了!
徐云在对方的表情上就看得出对方的心里想的什么,微微一笑道:“我敢跟几位说,是因为我看得出来,几位干的事儿可能跟我这行也沾边儿,嘿嘿,干我们这行的人都有直觉,直觉这东西真不好说……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是啊,去去晦气,看到那么惨烈的车祸,我这浑身都起鸡皮疙瘩,若不去去晦气,没法上路。”徐云嘿嘿一笑:“哥几个也是来去晦气的吧?”
招风耳淡淡道:“二老板既然那么说了,你管他是不是真有问题,你注意就是了,你非要跟他对着干,这不是打他脸么?他本来就是要面子的人,你还这么整!”
凭啥他什么都不用做!
矮子乐和招风耳也想跟二老板解释解释那个卡宴的事儿,不hetushu•com过想想这时候说话肯定得罪人,干脆就别说话了,最多是他自己意识到是误会,那样也没他们什么事儿。
虽然徐云声音小,但也不怕对方听不到,反正对方长的是一双招风耳,虽然不好看,但听力绝对没问题。
因为要留下一个人监视那辆奔驰唯雅娜的情况,万一有什么事情沈晨又不方便出面,所以徐云才让麻三儿留下来的。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是,是啊。”矮子乐也笑了笑,问徐云道:“你那个一起的朋友呢?他不来去去晦气啊?”
西兰花就开着租的豪车去拍卖行装了一会的逼而已,凭啥他就能比他们地位高!
徐云知道他们说的是麻三儿,因为沈晨一直没露面,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车里还有一个人:“他啊,他不信这一套,车里睡着了,我这哥们儿有夜盲症,晚上不能开车,那我就让他睡充足了,明天白天倒班开车呗。”
怕就怕光头忍不住乱说话,然而怕什么来什么光头还真忍不住开口了。
所以徐云必须委婉,他一招手,低声对和-图-书招风耳道:“哥们儿,兄弟做的事情儿是地底下的那些货,见不得光,嘿嘿,我去哪可不敢跟人乱说啊。万一碰到有心机的举报我,我可就死的惨了。”
“矮子乐!你说老子平时对你们怎么样?”光头有点怒了:“我做事儿哪地方差事儿了?凭什么跑腿的屁事儿都让我干!我比谁下贱呐?”
当时让西兰花伪装成杜天,那是因为他形象差不多符合,西兰花只是去参加拍卖会而已,而之前找杜天弄邀请函之类的活儿都是他带着矮子乐和招风耳干的活儿!
“成,慢走,有缘再见。”徐云笑着摆摆手。
“那不是说给二老板听的吗!”矮子乐道:“你要是老板,我也什么好听给你说什么,真的,只要你每个月给我掏钱,你想听什么,咱就说什么!这点事儿还用我说吗?你自己怎么就不能动动脑子琢磨琢磨呢。”
矮子乐对光头道:“我们这么对你真是为你好!你也不想想你得罪了二老板有什么好处!二老板什么人我们都清楚,他就是喜欢西兰花又怎么了,本和图书来你做事儿就没人家西兰花精细,说你两句还不乐意了,你给谁甩脸子呢?那是老板好不好?!”
“兄弟,你是牛人啊。”光头怔了好一阵子,说真的他们还真沾边儿,他们做的是地底下那点东西仿制品的买卖:“说不定我们还真能有机会有生意上的合作呢。”
这人若是不服谁,任何人都劝不了,现在就算光头强他老子来跟他说二老板是慧眼识珠是对的,他都不会服气儿的。
“一会儿回去给二老板认个错,这事儿也就过去了。”招风耳道:“成不?不然的话,咱这一路谁都不好过!我这可是实话实说!”
“老板也不能这么损我啊,我又不是不给公司办事儿!”光头强仍然愤愤不平:“而且我说的是事实吧,人家那个开卡宴的除非有毛病才跟我们过不去!”光头道:“不然人家又不缺钱,招惹我们当娱乐啊?”
凭啥?凭你妈蛋!
这就好像是逼问似的,其实他们就是在套话,如果徐云说了一个目的地,那他们若是还在那个目的地之后的地方,就不能再继续跟下去了。